匪地 第一章 第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冲到了兵营门口,首先看到的是两个躺在土坡上不醒人事的哨兵。没有一点迟疑,从众匪中便冲出两人,一人一个把俩哨兵拖进了兵营大门。在兵营明亮的灯火下,冷山众土匪看到了一幅让他们终身难忘的场面。上百名伪军全部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这场面让所有的土匪大脑很很的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喜悦“嘭”的一下冲进了整个大脑。满脑子里除了“发财了”这仨字,就再也无法想到别的任何东西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反应快三秒的土匪喊了一句:“发洋财了,兄弟们抢啊!”这才把那些大脑陷入停顿状态的土匪给叫醒了。于是各种兴奋的的狼嚎在兵营里响了起来。费了老大劲才让自己从极度兴奋中清醒过来的陈癞子,一边大声骂着,一边让风标上兵营高处给躲在另一处的朱五发信号。等朱五带着四十多号人马冲进兵营时,陈癞子正举着斧头,一个劲的在劈小军火库门上的锁。

一拉开军火库大门,看着那大半屋子,堆的老高老高的弹药箱。陈癞子全身上下的血都沸腾了起来,烧倒他满口胡言乱语。好在陈二,朱五跟老杆子还算是能保持一定的清醒,四下里把正在发狂的其他人给拢了拢,这才让事情慢慢转入了正道。

土匪们也开始从极度兴奋中摆脱出来,把兵营里四下缴来的枪械统统堆到了一起,军火库里的弹药也一箱箱的往坪里搬。看着这些东西,朱五有点笑不出来了。这买卖做的忒大了一点,整个兵营所缴获的物件多得有点超出了冷山土匪的搬运能力。全部搬上山?有点难度。不全部搬?实在又舍不得。正在他犯难之时,陈二给他支了一招:“这兵营不是还有牲口吗?笨重的东西让它们驼上,再让兄弟们也各自扛一点,不就完了嘛。”就这样,忙了半夜,土匪们带着自己的战利品离开了兵营。为了安全起见,回山时,大伙都尽可能的往没人的小路上绕。路是多走了不少,可大伙并不觉得累,这心里还乐着呢。

大桥兵营被洗劫的消息传到敬山永寿耳朵里时,都已经是第二天晌午了。发现这一情况的是鬼子自己的巡逻队。要不是带队的队长有那么点责任心,看到兵营没人站岗,去看了一下的话,天知道这一连的伪军尸首会不会臭了才被人发现。

饭都来不及吃上一口的敬山匆匆赶到兵营。刚到门口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往外冒,熏的敬山的胃是一个劲的乱翻。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吃午饭还是挺明智的。

兵营中一片狼籍,整个营地到处都是伪军的无头尸体。在大坪的中间,摆了一个由百余个脑壳堆成的小山。所有房子的墙面上写满了血字。虽然敬山对中文并不精通,可墙上写的字他还是基本能认识的。

“血债血偿!”“打倒小日本!”这些抗日口号对敬山来讲根本算不上什么,自打他来中国后,这类的标语他看多了,已经没有什么触动。可等他看到另外五个字后,他的血一下冲上了脑袋,冲的他几乎晕了过去。

“冷山抗日军!”这五个字几乎所有的墙上都有写。鬼子敬山知道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自打他被任命为冷山地区守备长官后,就一直尽最大努力想去避免,消灭此类事件。虽然在这前,冷山一带有过一些抵抗的痕迹,自己手下也吃过一个大亏,可他并不害怕。在他看来,那些来自民间自发的抵抗行为,只是一些乌合之众。没有形成有组织有政见的抵抗,是很难持久壮大的。他相信以他手里的武装力量,可以十分轻易的击败那些仅来自民间的星点抗争。可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了。“冷山抗日军”的出现,在敬山看来,这是一个会让他送命的危险。意识到危险来临的鬼子敬山全然不顾这满兵营的血腥味,拼命大口吸着气。企图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鬼子敬山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他心里清楚,如果他不能尽快想出行之有效的办法,把这个腾空而出的“冷山抗日军”消灭在萌芽状态的话。那么,一旦让这抗日火苗燃起冲天火光的话,即便是自己没有被这把火烧死,自己的上司也会以这个原因把自己处死的。

带着满脑袋的苦恼,鬼子敬山走出了兵营。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应该想好怎么去跟自己的上司去做汇报。当然,在离开的同时,敬山并没有忘记对手下发出封锁消息的命令。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兵营所发生的一切,早在他赶到兵营之前,便以最快的速度在整个冷山地区蔓延开了。还有一点他是他更加没有想到的,这个“冷山抗日军”其实就是他一直想报复,却怎么也找不到的冷山土匪。

关于“冷山抗日军”腾空出世所带来的种种震动,这一事件的制造者们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当初在兵营留血字时,陈癞子只是让朱五把他跟山头的字号画上便完事。照他的想法,这可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听说书的讲,过去的英雄好汉都这样干。叫杀人壁留名,威风着呢。所以他也想过回瘾,威风威风。

可朱五当场就表示反对。朱五认为这回事闹得大,对大家的将来都有好处。不能就这样随便给浪费了。抗日时下在中国那可是高过天的大事。万一咱们干的这挡子事给传到政府的耳朵里,那被招安的可能就大了去了。所以不能乱写东西,要写也得写对大伙以后有好处的东西。

朱五这番话一下子打动了陈癞子的心,于是让朱五拿主意。朱五到底是读过洋学堂的,这事他在行。就这样,这个什么“冷山抗日军”便被朱五搞了出来。让陈癞子跟朱五没想到的是,因为自己的一时之举,竟然给这一带带来了巨大的震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冷山土匪们的举动不但给予了广大冷山人民抗争的勇气,也给大家指出了一条有效的抗争方式。

望着这堆积如山的枪支弹药等一干物品,冷山土匪们觉得从来就没有哪天象现在这般开心,这般满足,这般硬气。十几个土匪带着刚入伙的四十一个新土匪,满山的打猎练枪,乐和去了。子弹充足的直接后果便是一连几日,山中的飞禽走兽遭受了一场恐怖的屠杀。当猎物多得实在是吃不赢时,冷山山区的枪声这才慢慢消停了下来。

对大伙这般浪费弹药,老杆子的口都骂的快干裂了。安静下的土匪们这才开始正而巴经的,在老杆子跟陈二的指导下练习射击。但对众土匪一下子干了六百发子弹这事,老杆子心疼了好久。因此平时练枪时对这帮家伙要求异常严格,把这班新老土匪整得叫苦连天。但也使土匪们的枪法有了质一般的飞跃。在后面许多次跟鬼子的交锋中,让鬼子们吃尽苦头。

冷山土匪们在山里一边努力练枪,一边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而此时山外县城里的鬼子敬山却是度日如年。兵营事件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上司的骂没少挨,可凶手的影子却一点没有,这让他十分心烦。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缉拿凶手,可也要有线索才行啊。宪兵队长的调查报告让他如看天书:凶手人数不详,手段不详。现场没有任何打斗反抗的痕迹,似乎在用餐时间被杀。尸检没有发现任何中毒的痕迹,食物中也没有毒物,等等。

按这份报告的推测,那一个连的伪军全部被人灌醉,然后被人加以杀害。这么荒谬的结论也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得出来的。相比之下,敬山更愿意相信是一群忍者结果了这一连伪军。整份报告里,唯一有用的线索就是这群人是用伪军连养的骡子把东西带走的。冲着这条线索,敬山动用了一切可用的力量足足查了半个月,却仍然一无所获。无奈之下,鬼子敬山把心里那股子邪火全部撒在了冷山一带普通百姓身上。祸害了好些乡亲才罢手。

敬山能当上鬼子大佐,这畜生当然不是草包。他心里清楚,自己这样也就是撒火而已。总不能把这一带的百姓统统给杀了,不然光占这地又有什么用。于是像疯狗一般乱咬了一通之后,敬山开始把重心放到了日常的治安巡查上。这么做,一来尽最大的可能去防止再一次发生类似事件。二来也算是给上司一些交代,自己还是能管好冷山这一地区的。

还别说,不知道是鬼子的屠杀把这一带的百姓给吓到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冷山这一带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不但没有出现鬼子敬山心里担心的暴乱四起的局面,就连那个所谓的“冷山抗日军”也没有了一点动静。这样的局面让鬼子敬山暗暗松了了一口气。正当他准备在冷山展开第二系列举措时,上头下达了紧急军情通报跟更加重要的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