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关于我对刘邦同志的一点看法

(呃……起了个很“上世纪”的题目)

老早就想把这看法写出来了。

刘邦同志,首先是很值得肯定的,他是我国第一位成功的无产阶级革命领袖,注意哦,不是“老一辈”,而是“第一位”!

秦朝末年,朝纲不振,民不聊生,陈胜“奋起挥黄钺”,发动了著名的大泽乡起义,拉开了反秦大革命的序幕。不论是世家贵族,还是三代贫下中农,纷纷登上了历史的大舞台。刘邦就是积极投身革命的一位流氓无产阶级,他的老班底们,樊哙是屠户,夏侯婴是县政府的公车驾驶员,曹参是监狱长,萧何是县长的秘书,周勃则是平时织席贩履,人家办丧事时就替人吹个箫哭个丧什么的赚点外快……后来加入的几位:陈平也是一农民,只不过一肚子“坏水”;韩信差不多是个要饭的,只不过心比天高,“脸比纸薄”;张良出身最好,差不多和本拉登家里一样有身份有地位,只不过当年也是个恐怖分子……

刘邦本来不叫刘邦,叫刘季,这名字的性质,跟早年间乡下的女娃娃叫李三王四差不多。季既能表示三也能表示四,按“伯仲叔季”的排行,他似乎应该是老四才对,但史书上提到了他早死的大哥,会持家的二哥,就没提到他还有三哥的,所以他想必是老三。他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刘交,字游,有名有字,而且做了二十几年楚王才死,说明小他很多岁。总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刘邦都是家里的老幺,“皇帝爱长子,百姓宠幺儿”,刘邦也就难免不被惯得好吃懒做,在那个很多阶级弟兄有时候“手不停口也会停”的困难年代,他竟然没给饿死,也足以说明他小子的成分其实是个富农。另外,他小时候还和卢绾一起去上过学,那个年代失学率多高啊,这也说明他们家其实家境不错。

刘邦在家里被惯坏了,出身社会后就沾上了资产阶级的恶习,鄙视生产劳动,成天游手好闲,先是混黑社会,纠集了一帮人到处骗吃骗喝,惹是生非,搞得很多人包括他爹他嫂子都厌恶他,三十多岁的人了也娶不上个媳妇(俺到三十岁会不会也……),只能找些寡妇鬼混,还生出了个私生子;不过,县里的萧秘书不知为什么,有什么事总是护着他。后来,乡亲们干脆让刘邦做了个亭长,这个大约相当于咱们今天乡下的派出所所长吧,只是没今天的所长们这么吃香,在当时,领点儿微薄工钱,到处吃吃摊派……

很难想象这个年纪的刘邦日子究竟过得怎么样?虽然他性喜“狎侮”(大约相当于今天四川话的“洗脑壳”吧)同事,成天有钱没钱都去酒色财气,大大咧咧,嘻嘻哈哈,但我想,他心里其实是不好过的。

一是三十多岁还没娶个媳妇,这在当时必定是很丢脸的事,跟今天三十岁还没交过女朋友一样。从刘邦后来的经历来看,他其实是个粗中有细的人,就算别人一个字儿不提,自己心里也不会一点不自卑的;

二是长期郁郁不得志。刘邦是个有大志的人,志向应当不是做皇帝,但肯定跟陈胜一样是“大富大贵”。这不光是从他不愿意参加生产劳动看出来的,因为没志向的懒人也同样不愿劳动;也不光是因为他见了伟大领袖秦始皇后会艳羡,是人都会艳羡,刘邦只不过口气大些,但并不是就要立志造反做皇帝。而是,除了那些普通流氓无产阶级之外,他还积极结交张耳这些贤名满天下的精英分子。所以他平时看不起同事(素易诸吏),多半也是觉得这些小公务员没啥出息,自己以后要当省长,要当总书记,要娶很多很多漂亮女人……遥想当年,三十多岁的刘邦,别人心里看不起他,他也看不起别人,大概他也常常感叹自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吧……

一个几十岁了还成天“多大言,少成事”,只知道好高骛远却连个媳妇也讨不到的人,在任何地方,人缘都不会有多好。幸亏刘邦花起钱来还够豪爽,对此有所弥补。

(关于刘邦的年龄问题,一直有多个说法,据说比较可信的是出生于公元前256年,起义时已经47岁了!我一直很奇怪,他们如此言之凿凿,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哪地方见着记载了?不过,我书读得少,也没有啥考据癖,也就懒得管它。只是我见刘邦给他儿子刘盈的家书里,开篇就是“吾遭乱世,当秦禁学。”翻译成现代汉语酷似于:“我小时候啊,碰上秦始皇搞‘文化大革命’(焚书坑儒等)……”总之这个给人的感觉,建立秦朝那会儿他应当还较年轻嘛,不到三十岁才对,怎么算,他起兵的时候顶多也就四十出头,犯不着接近五十吧……算了,反正刘邦他也不爱学习,差不多就秦始皇“反右”(坑儒)那会儿,他便跑去落草当“造反派”了……)

后来,一个叫吕公的有钱人因为避仇来到了沛县,结果刘邦得到了一个媳妇,就是后来权倾天下的吕太后。史书上的这段记载有点莫名其妙,如果真的是吕公赌胆包天,愣是因为刘邦长得富贵而把女儿嫁给他。那么,为什么吕公还要把吕后的妹妹嫁给樊哙呢?刘邦只是个爱吹牛的亭长,樊哙则只是一屠狗的,难道樊哙的相貌也有什么特别之处?能看得出来他将来必定是个侯爷?(如果有肯定会像黥布卫青周亚夫等人一样被大书特书)只是后来吕氏一门被功臣集团和刘姓宗室联手打成“现行反革命”,全部被诛杀!由此看来,老吕这双眼睛,只瞧得出来富贵,瞧不出来祸害!呵呵,开个玩笑。我猜,只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吕公后来和刘邦接触时间长了后,刘邦身上有些特质让他看出来这人不简单,跟陈平张耳等被有钱人家看上的原因一样。工作差了点儿的樊哙也是一样,后来刘邦进了阿房宫就找不着北,樊哙居然能保持无产阶级本色,跟见过富贵的张良一起劝谏,使刘邦顶住了糖衣炮弹的进攻;在鸿门宴上,更是表现得有勇有谋!可见他也是一民间精英。总之,这么“一见钟情”地就找了这个当时看来极不出色的女婿,我是不相信的。

另外,从婚后刘邦夫妇贫穷的生活来看,吕家当时肯定也没什么钱了。这应当也是老吕愿意选择刘樊二人做女婿的原因。

后来,刘邦领导沛县起义,吕氏也举族跟随刘邦,吕后的两个哥哥,成为刘邦的得力干将;而吕后本人,也是首屈一指的权谋家,辅佐刘邦平定天下,诛杀功臣,干得不亦乐乎。这次婚姻,刘邦真捞到不少好处。

两人婚后没几年,刘邦就被迫在芒砀山落草了,这苦日子,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吕后在家里被牵连,先是坐牢,被刑讯逼供,但她岂是寻常女子,坚决不向反动当局交待;后来被革命同志营救出来,还是尽做妻子的本分,无怨无悔地给刘邦做饭,送饭。N年后,这段本当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却被别有用心的马屁精们吹捧得大走样,说吕后能望到刘邦头上的天子之气,所以每次一去就知道刘邦的位置。切!他们哪知道人家革命夫妻在干地下工作,咋会连个暗号标记也不做呢?!

刘邦起义时,自称赤帝子(看来这小子确实是天生的政治家,这么早就知道要炒作自己了)。于是,“旗帜等皆尚红色”,堪称“红军”。其实一开始,刘邦本人对这“红旗能打多久”也不是很有信心,所以“贪财货,好美姬”,能享受多少先享受多少,这还止不准什么时候掉脑袋呢!他啥时候有做皇帝的野心的呢?我看啊,开始可没有,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直到发现天底下就剩项羽一个人够资格做他对手了才有这野心的——这小子是个纯粹的实际主义者。而怀王命他西入秦,能灭了秦就做关中王,那时候的刘邦,也只是想去富庶的关中做王而已。项羽要不是把他分封去了老少边穷的巴蜀,他这个年近半百、已得了大富大贵的王爷肯定还懒得起兵呢。

后世大都认为,刘邦这个人,本身没什么能力,也就是靠会用人,这才得了天下。其实不然,刘邦还是很能带兵的,他起义时聚兵两三千人,四处攻城略地,不仅胜多败少,还将泗水郡守都给杀了;他也很会观察战略形势,在名义上的上级陈涉败亡,反秦革命遭到重大挫折,自己也处于困境时,迅速地加入了景驹和项梁先后建立的新的反秦同盟会,获利甚多。

而与刘邦差不多同时起义的张良同志,本人是“盖世之材”(苏东坡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但和韩王成领着千把人打来打去,始终不成气候。当然,这也和张良打游击的地方是天下要冲颖川,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秦军主力较看重有关。只不过,我们后来确实可以看到,张良同志跑去跟着刘邦入关后,是再也懒得带兵了。显然,做谋士的才干和做将军的才干是不一样的。

刘邦后来做了皇帝,出去粉碎燕王臧否、陈豨、淮南王黥布等反革命集团,也都是自己领兵,这当中一方面有自己已经做了皇帝,“以上临下,以顺讨逆”和老百姓都不愿再起战乱的人心因素,但另一方面也足以说明刘邦带兵其实并不是很差,要怪,就怪项羽那厮带兵太厉害了!

刘邦为什么能够战胜项羽,后世普遍认为,是由于项羽自用,而刘邦用人。这就为后世起来争夺天下的人们提供了最好的案例。一方是个人能力很强,但不会用人;一方是个人能力很弱,但会用人。结果会用人的一方取得了天下!所以后世凡稍有见识的统帅们,都学会了既要恭敬爱人,礼贤下士,又要懂得分享,不能太心疼银子;碰到人才要想方设法招揽,光靠自己是没用的……所以刘邦的这点道行,其实放在后世,已经不算什么了,即使是放在一堆庸才的五代时期,刘邦也没得到天下的可能。其他时候就更不用说了,碰上刘秀,他死定了;碰上李渊父子,他更死定了;碰上群英荟萃的三国时期,他恐怕连个泡都鼓不起来……

其实刘邦之所以会用人,主要在于识得人性。人是分派系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连洋人的公民社会里都一样。刘邦对于自己的丰沛老乡,那是放心大胆地使用,因为这些人除了跟着他,去了哪儿都没吃的。去项羽那儿?项羽能信任他们吗?而对韩信这样的空降兵,那就要小心点儿了,用是必须用,但身边要有曹参等人替自己看着他,这种家伙,可是会跳槽的!至于同样空降而来的陈平,张良,反正只是谋士,而且“穷鸟入怀”,也无门无派,给个好待遇,有用就用,不能用也无害,至少是刘汉王招贤纳士的好象征,有利于团结其他可以团结的力量。同时,刘邦同志对自己集团的整合能力也挺强的,史书记载,不同派系之间也就有过一些小矛盾小报告事件,没有过大的消耗革命力量的事变发生。而且到后来,陈平和张良这些,也逐渐变成了刘邦的老班底,在刘邦死后,成为功臣集团的骨干力量,在吕氏外戚和刘姓宗室的倾轧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唯一差的是韩信,非要做什么异姓王,把自己从嫡系干部变成统战对象。刘邦刚开始的时候,还要“团结一大群,打击一小撮”,一建立新中国,立刻就翻脸,首先开刀的就是韩信。

而这些“旧社会的旁门左道”,想必还是得自他在基层的工作经验吧。做基层干部的,谁不会看人下菜啊?刘亭长当年大概也不会想到,这做乡镇干部跟做国家干部,居然也没什么两样。

但不是所有的基层干部,都有这么高的悟性。参加革命比刘邦早(很早就一手炮制出博浪沙恐怖袭击事件),声望比刘邦高(汪精卫当年就是因为刺杀清摄政王未遂而声望大振,几乎成为孙中山先生副手的),出身比刘邦好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张良同志,之所以能跟刘邦一见如故,也是因为刘邦悟性高,能领悟到张良那一套计谋。士为知己者死,所以到复国希望完全破灭的时候,张良就死心塌地地为刘邦打工了。

也正因为悟性够高,刘邦才能够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革命中迅速成长。开始的时候被项羽打得团团转,后来才发现,跟项哥哥玩战术活,那是鸡蛋碰石头;只能比战略,打持久战,凭借沃野千里的关中大后方,与项羽哥哥拼实力——战争可是综合国力的战争!项羽哥哥后方还有刘邦的统一战线盟友彭越等人在骚扰,当然拼不过了!

项羽失败的原因,后世大多除了谈用人还是谈用人,这恐怕跟士子们希望人主都能重视人才重用人才有关。后来本朝太祖爷又多给了一条解释:因为项羽开历史倒车搞分封制,而刘邦代表了历史的前进方向郡县制。这肯定不是太祖爷的真实想法。(太祖爷从刘邦身上学到的东西是做领导最重要的工作有两点:一是决策对头;二是用好干部。)否则,刘邦实行的是分封制和郡县制的结合,还不如他们埋葬掉的秦帝国先进呢,尤其是秦帝国的公务员制度,管理之严明,连本朝都望尘莫及。

项羽的失败,除了用人失败的因素以外,战略上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在灭秦之后,实行分封是不可避免的,否则项羽还不得给“日夜望有咫尺之封”的人们撕来吞了。又有很多人认为,项羽分封不公,这才导致天下战乱不断。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换了谁又能分封得大家都满意呢?而且在当时,六国的旧贵族希望恢复六国原来的疆域,革命中崛起的新贵又希望能因为自己的战功大捞一票,怎么分很多人都一样不会满意的,即使是最能“宰天下”,对人性洞察得最透的陈平来分,结果肯定也是一样。刘邦后来分封的诸侯王,不也大都相继造反了吗?项羽主要失败在没有定都关中,没有获得一个稳定富庶的根据地,“高屋建瓴”以临诸侯之畔。其实项羽不是没有认识到关中的战略地位,否则也不会那么急地想要抢个关中王来做。只是他在兴冲冲地闯进咸阳后得意忘形,一双手抢得利索,一把火烧得漂亮,跟着就嫌弃这里已经无利可图,不如回老家耀武扬威去。结果,他定都彭城,也就是现在的徐州,这地方倒也是战略要地,不仅是中原的核心地区,而且是南北的门户,甚至有“得中原者得天下”之称。可惜,诸侯四方发难,这地方无法形成稳定的大后方。项羽彭城以东去打齐王,彭城以西去打刘邦,以南还得去打彭越英布……忙得团团转,仍是到处都有灭不完的火。而刘邦后来定都关中,不管东边的诸侯怎么跳,后方始终铁板一块,所以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当然,刘邦的成功还得自运气,一是时势,这个不用提了,像他这种社会渣滓,不是遇到一个风云际会,连个县长也做不了。刘邦的命格,大概就是典型的那种少年不得志,人到中年,突然“一朝时来运转”,跟着就“破万难而成大业”啊,“深得众信”啊,“权威四方”(引号里的全是网上玩算命时“捡”来的词)啊什么的。

二是命大。据有人统计,他起义之后,受重伤十二次(可见作战时十分勇敢),还被丁公活捉过一次(这也足见他革命信念的百折不挠),而丁公这白痴居然把他放了!(后来革命成功丁公跑去刘邦那儿市恩,结果给他宰了!)而跟着呢,他就汲取教训了,早早悬赏:能干掉项羽的,赏千金封万户侯!这下再傻的傻逼都不会把项羽给放了!

另外,刘邦的性格也很有意思,他一方面心狠手辣,为了自己逃命,亲生儿女可以推下战车;死到临头的时候因为不放心,连当年最铁的哥们儿樊哙都要砍了!另一方面,他却又时时表现出人情味,替曾“约为兄弟”的项羽办丧事的时候哭天抹泪,这可不一定是作秀,因为哭也好不哭也好,天下已铁定在他手里了;在得知韩信之死时他也不止是“喜”,还“怜”,也说明他并非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嘿,不知道我朝太祖当年得知林副统帅坠机大漠时,又是不是一样的心情呢?

其实,形成这种性格是不奇怪的。刘邦本身的性格还是外向开朗,仁爱大度的;但是,人一旦走上争夺最高权力的道路,要统合下面的那帮亡命之徒,虎狼之将,要压制他们不对自己的江山构成威胁,就必然又要形成残酷自私,翻脸无情的权力人格。刘邦半生戎马劳碌,做了皇帝也没消停过,到了晚年,孤独之感非常强烈,“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其实表现出了对周勃樊哙等仍在的老功臣已无友情和信任可言;对赵王如意母子的万般不放心,则是和早年的革命伴侣吕娘娘之间,不仅早没了爱情,连亲情也十分缺乏……

汉太祖高皇帝(我很喜欢的易中天老师居然在百家讲坛里犯低级错误,说他庙号是高祖)刘邦,是我国第一位出身平民的皇帝,而且他的起义仅用了七年时间就成功了,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在下介绍过,跟着他打天下的老班底们,也几乎都是平民。在秦末那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陈胜王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成为那个时代的最强音。而平民刘邦的最终战胜贵族项羽,更为此做了最好的注解!他告诉了我们,皇帝不一定只能像秦始皇那样由世代的贵族“晋升”。从此以后,“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两千多年,中国历史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从平民到帝王的传奇,然而,出身平民领导“红军”而建立起大一统王朝的,仍然只有刘邦和朱元璋而已,如果……不算上本朝太祖的话……

(鸣谢天涯上偶最佩服的锐圆老哥,没有看他的历史随笔,偶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作于2007年12月23日星期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