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采访过程中,许父不断地抽烟。


仅仅多按了一个“零”,许霆的人生从此改变了。一个家人朋友眼中的“好孩子”、一个律师眼中的“厚道人”、一个“1.8米,相貌堂堂的帅小伙”,怀揣恶意取款获得的17.5万元走上了流离失所的逃亡之路,“不敢回家,怕连累家人”,最终成为阶下囚,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其辩护律师的话一针见血:“看到钱能不拿吗?恐怕很多人都过不了这一关。”但为此赔上自己的终身,对于许霆来说是“太沉重了”。



想取100元,多按一个“0”


2006年4月21日晚10时,在广州打工的许霆,像往常一样来到天河黄埔大道西平云路银行柜员机前面取钱。23岁的他很穷,卡上只有170元。据许霆笔录称,“我原本想取100元的,不知怎么的多按了一个‘0’,变成了取1000元,谁知那取款机真的吐出了1000元。我觉得很惊奇。我原来的卡上只有170多元,我查了一下余额,发现没有扣钱。然后,我再按了一次取款1000元,那提款机又吐出了1000元……就这样,我连续使用银行卡,那提款机也不断吐出1000元来。”


“我从取款机取了大约4万多元的时候,郭安山(许霆打工同伴、已因盗窃罪被判刑)走过来找我,看见这个情况,非常惊奇,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不知道。我把这些钱塞到上衣里面,塞呀、塞呀,然后用皮带扎好,塞得鼓鼓的。”当时,许霆“满脸是汗”。



“忘记取了多少次”


两人回到宿舍,许霆“掀开衣服,从身上掉下一沓沓的钱”,他们把钱全倒到床上,数了一下有6万多。许霆在笔录中称,“我和郭安山聊天,问要不要报案或者是报告公司的领导,郭安山说‘那机器是坏的,不用怕的’。”“郭安山说再去取,用他的银行卡去取,我叫他不要去了。我说,我这里给你10000元,然后就真的给了郭10000元。但他(郭安山)仍然很激动,要我和他一起去,我便同意了。”


那时大约凌晨1点多,许霆和郭安山分别再次去提款……这次,他们“忘记取了多少次”。两人再度作案后,还回到宿舍坐了一会儿,冷静了一下。郭安山说还要回去取,许霆说,“你去吧,我就不去了”。警方调查显示,许霆与郭安山连续用自己的借记卡取款171笔,共计17万余元。



逃亡路上丢了5万


许霆被抓后,曾万分后悔地说:“开始我想过要报案或报银行,但郭安山不让我报,还做我的思想工作,后来我就没报了,也没有告诉公司。”就此错过了挽救的机会。据许霆辩护律师吴义春介绍,取完钱后,许霆一直非常担心,心里琢磨着,银行一定会来追讨的,到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后果?


22日,星期六。许霆照常回到单位值班,他看到人来人往,一有人走进警卫室,就“疑神疑鬼”,以为是银行派来的人。结果,当天相安无事。23日,星期天。本不是许霆值班,但他也回到值班室等候,也是风平浪静地度过。


星期一早上,许霆以为银行不会来追讨那十几万元,便立即离开了单位。谁知,银行总部当天下午才接到报告,当银行联系上许霆所在的保安公司时,他已经不辞而别,离开广州。此后,在逃亡的路上,许霆丢了5万元钱,另外投资10万开网吧也亏了本,最终被法院认定为“潜逃,并将赃款挥霍花光”。今年5月22日,许霆在陕西宝鸡火车站落网。此前,郭安山已向警方自首。



许父称要将官司打到底


“许霆取款案”在国内引发热议。21日凌晨3时多,被告人许霆的父亲许彩亮摸黑出发,赶来广州。21日下午,记者在律师事务所里采访了许彩亮。整个采访过程中,许父不断地抽烟,声音沙哑,提到许霆时一度哽咽。今日,全国第四届“法律思维与法律方法论坛”将在华南理工大学举行,记者获悉,会后,“许霆取款案”将被提上议程,与会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华南理工大学刑法学教授徐松林、民商法副教授关永宏等10多名法学专家将开一个小型的研讨会,集中讨论此案。许彩亮此行就是为参加这个研讨会。


对许霆被定盗窃罪,许父表示难以理解。“案子很简单,把钱退回去就没事了。我觉得,银行报案是有问题的,找不到许霆还钱,为何不联系他家人呢?如果找到我们,我们一定想办法把钱还了,要是犯盗窃罪,该有破案的过程,他用的是工资卡,身份资料都很清楚。”许父还说:“许霆被定了盗窃罪,我就知道没办法了,就跟律师说,你们按照程序办,我等判决。判10年我就上告10年,判15年我就上诉15年。”



链接


英ATM机出错狂吐钱


取13万监禁15个月


去年10月21日,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一部ATM机发生故障——取10英镑吐出的却是20英镑。于是数百人排队“占银行便宜”,直到ATM机里面的钱被取光。现场的气氛非常热闹,所有人都沉浸在狂欢宴会似的气氛中。


此前的2002年8月份,英国一家银行(考文垂建筑金融合作社)电脑故障,导致其ATM机“狂吐”5天,不管人们输入什么密码,是否正确,取款机都会乖乖地吐出要求金额的钞票。其间有人甚至往返20次取了成千上万英镑,银行总共被取走了100多万英镑。朱伯特一家人取走了13.441万英镑,警察找到他们的时候,发现了一辆新车、一套新沙发和几张飞往牙买加的机票。47岁的朱伯特和他20岁的女儿被判15个月监禁,20岁的儿子被判12个月监禁,他45岁的妻子因为身体原因获得延期审判。他们的辩护律师尼尔·威廉姆斯认为,站在这样的机器面前,就像小学生站在糖果店面前,“任何人都难以抗拒想多拿一点儿”。来源:《扬子晚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