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九十七章 热河抗战前的局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在山海关方面刚刚开始打的时候,安平就已经提醒张学L要加紧布置热河方面的防务,做好准备了。张学L看到热河的战事已经不可避免,于是也开始着手布置具体的防务工作。他将热河、察东、冀北、平津一带的国军部队15个军、25个师,另10个独立旅及炮兵、工兵部队,统一整编为2个集团军,9个军团。

察东、冀北、平津部队共6个军团编为第1集团军,20万人,由张学L本人代委员长兼任总司令(北平军分会的委员长是蒋介石,张学L只是代理委员长);热河部队3个军团编为第2集团军,20万人,由张作相任总司令,汤玉麟任副总司令。2个集团军的作战地域分界线为朝阳、凌源、平泉至承德的公路,公路以南为第1集团军,公路以北为第2集团军。

热河的防御部署如下:

第5军团汤玉麟部第55军1个师、4个旅,防守朱录科、建平镇、黑水镇至赤峰(不含)之线,正面约100公里。第36师及骑兵第36团担任北票、朝阳前线阵地和朱录科至建平镇间阵地,另以1个团控置于平泉、承德间作为军团预备队,第31旅防守黑水镇至赤峰间阵地,骑兵第1旅防守青沟梁地区,骑兵第9旅防守开鲁地区,骑兵第10旅防守天山(今阿鲁科尔沁旗)地区,炮兵第36团配置于建平镇附近。

第4军团万福麟部第53军6个师,防线为朱录科(不含)、叶柏寿、大城子、凌南、喇嘛洞、于沟镇、义院口之线,正面约200公里。第130师防守叶柏寿至大城子间阵地,第119师防守大城子至凌南间阵地,第129师(知道抗日战争时八路军115、120、129师的番号是怎么来的吧,都是用原东北军缩编后裁撤的空番号)控制平泉、三十家子间地域,第108师防守凌南至喇嘛洞间阵地,第116师防守喇嘛洞至义院口间阵地,第106师控制叨尔磴、汤道河间地域,炮兵第11团配置于左翼凌源附近。

第6军团孙殿英部第41军3个旅,防守赤峰、范胡屯地区;第63军冯占海部防守奈曼旗、下洼地区;东北挺进军刘震东、李忠义部防守开鲁地区,邰斌山、邓文、檀自新部防守经棚地区。

其余第1军团于学忠部防守津塘地区,第2军团商震部防守滦东地区,第3军团宋哲元部防守冀北地区,第7军团傅作义部防守察东地区,第8军团杨杰部和预备军团集结于北平附近。中央军之第17军目前正在兼程从安徽赶来北平。

安平认为这个计划完全是张学L保存自己实力的体现,所以在现场听了之后,完全没有什么表情,偏偏张学L很在意安平的意见,现场咨询安平的意见的时候,安平只是嗯嗯的说了几句话,催促尽快执行计划,但是脸色上还是不好看,散了会之后,张学L专门把安平留下来问安平的意见。

安平看了看张学L已经开始变得有点红润的脸,说道,“既然少帅在军事方面不想听我的话又何必留我说什么话呢?”

张学L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说道,“安先生,我一再说过,汤玉麟的事情实在是不好办,而且现在也不是时候办,过两天宋院长要到北平来,我和他一起去视察热河防务的时候会找汤玉麟好好谈谈的,你也不必过于在意这些事情。”

“哦,是吗?”安平笑道,“那么辅帅(张作相)年纪那么大上战场是不是有点吃不消,不如派年轻点的人去接替他好了。”

“这个我会考虑的,和叔叔商量一下才行。”张学L挥了挥手,有点尴尬地说道。

“少帅,”安平撇了撇嘴,“您现在还有机会信我的,等到何应钦何部长来接替你的话,那就晚了,这话我直接说给你听,不过热河的战事到时候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虽然我不愿意给别人一种我似乎是神棍的印象,不过我希望到时候您能够为了民族和您自己的利益稍稍相信一下我。”

听到这话之后张学L更尴尬了。

“顺便说一下的是,”本来已经敬礼了向外走的安平突然转过身来说到,“为了战事的需要,我可能会直接从兵工厂里面拨出军火,希望少帅能够谅解一下。”这才完全转身走了出去,留下张学L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发呆。

日本进攻榆关的时候,正值国联开会,引起了国际上极大的反响,世界各国出于不同目的纷纷评论,美国表示反对日本扩大战争的行为,表示愿意和国联一起制裁日本,苏联也表示了强烈的不满,不过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巴不得日本和中国死掐起来。日本看到国民政府过于依赖于国联的调停,但是国联又对于自己没有办法,所以一边向英美法苏意五国表示事态不会扩大,一方面又公然宣布热河乃是满洲国的一部分,日本人乃是出于维护和平的目的将要出兵热河清理那里的不稳定因素。从这方面讲,人真是能够无耻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了不起了。

这时候中共也跳了出来宣布愿意在三个条件下与全国任何武装部队订立停战条约,共同抗日。三个条件是:(一)立即停止进攻苏维埃区域;(二)立即保证民众的民主权力(集会、结社、言论、罢工、出版之自由等等);(三)立即武装民众,创立义勇军,以保卫中国及争取中国的独立统一与领土完整。这个声明让蒋先生大怒,加紧了在江西的进攻的力度,这些条件只要是有脑袋的政府都是不会同意的。第一二条还好,答应了也无所谓,第三条就麻烦了,按照中共的力量,组建的义勇军恐怕不用半年全部姓共了,而且这样子做的话不就是表明了要和日本全面开战吗?当前情况下是根本打不赢的。

但是蒋先生还是做好了打一场局部战役吃吃小亏的想法,调集中央军徐庭瑶的部队北上,同时国党中央常会决定在新乡设立中央执委会华北临时办事处,张继为主任,接着又先后派遣代理行政院长宋子文,军政部长何应钦,内政部长黄绍竑,外交部长罗文干等到北平。宋子文受蒋委员长之托,带了一笔钱给张学L,同时要想办法让张学L和日本人死拼。蒋先生的算盘就是一旦战事不利,那么张学L就可以当替罪羊,何应钦就可以接替张控制华北的局势,帮助中央政府把华北纳入中央的控制。得到了安平提醒的张学L对于何应钦的来临自然是忧心忡忡。

接下来宋子文在北平代表政府发表了绝不放弃热河,当全力抵抗日军侵略的申明,也算是代表蒋委员长表了一个态,同时私下里和张学L、安平谈话,说决定把中央税务总团拉到北平来帮助张学L抵抗。张宋两人私交甚好,张学L当下答应下来,并且表示愿意提供一切费用但是被宋子文拒绝。安平说河南省主席刘峙是蒋先生的心腹,最好的办法是买通韩复渠走山东济南这条线,宋子文和张学L都表示同意。

接下来,宋子文、张学L和黄绍竑赴热河承德检阅军队,宋子文又发表了一番不放弃热河不做城下之盟的允诺,力求热河军队奋力保土。当天,张学L领衔,张作相、汤玉麟、万福麟、冯占海等二十七名将领联名发出抗日通电,称将“武力自卫,舍身奋斗,以为救亡图存之计”,又说“但有一兵一卒,亦必再接再厉”。安平在北平的军工厂里面听到了这样子的话,觉得倒是充满了反讽的味道。

同时安平华北的公司里面两百辆大卡车已经完全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拉了枪炮和补给品上前线。张学L临时任命了安平作为军需临时副官,收取民众捐款和部分自己的私产支援前线,以表示自己对于安平的信任,开出了第二条补给线。对于安平而言,这确实是一个机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