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九十六章 热河抗战的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1932年下半年对于安平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日子,这段时间他充分体验了作为一个管理者是多么的痛苦,特别是一个权利受到限制的管理者。虽然张学L先生出于感激他帮助自己治疗毒瘾,对于安平在北平的活动提供了大量的帮助,但是这和日本人作战和整合自己的军队上面,这位少帅就听得十分有限,这多少出自一个军阀的私心,安平知道这一点就尽量在这方面少说话或者是尽量采用符合张学L观点的方法办事,这就包括帮助东北军成立专门的炮兵训练营。

安平还在做的就是同时以北平为中心组建了经贸公司,销售美国货,由于是打着美国牌子,同时又有宋子文,孔祥熙,张学L作股东,又和阎锡山,韩复渠几个关系大好,美国货一路畅通无阻,居然穿过了山西往西买到了陕西的红军区,往北通过热河卖到了日本人的手里,往南和埃里克森先生设在上海,广东,福州,桂林,重庆的分部遥相呼应,行销全国。美国的低价农产品和纺织品大大打击了日本人的走私事业,同时埃里克森先生通过在中国的合伙人,宋先生和孔先生兼并了大量中国的企业,提供技术生产打着“MADE IN USA!”的中国造商品。

这些商品虽然打着英文和中文,但是却享受到了不收关税的待遇,因为这些公司的主要股份是中国人的,宋先生和孔先生的股份加起来总是刚刚超过50%,连带着以埃里克森先生股份为主的其它公司的税务也得到了一定的优惠,蒋先生自己也让自己的老婆通过宋子文投了不少私房钱进去,得到的钱直接拿去从慎昌洋行那里换成火炮或者通过埃里克森先生的代理商行换成飞机。出于对德国军队的仰慕,蒋先生还试图组建自己的机械化部队,埃里克森先生马上捐赠了二十多辆军用大卡车和五辆美国军队淘汰掉的旧式坦克,并且表示可以通过关系搞到相对应的机床生产汽车配件和坦克配件,结果就是埃里克森先生旗下的汽车公司接到了国府的一个坦克团的订货,然后相对应的工厂也在南昌、重庆、成都等地建了起来。在不担心资金的情况下,安平透过张学L向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提供了一批军火,主要是一些轻炮和轻机枪,对于张学L安平的解释是这是帮助张学L救命的前期投入,虽然张少帅非常的不悦,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对于美国方面在中国大肆扩张自己的势力同时支援中国的工业体系的建设,日本人很有意见,当然这只是在私底下高层的抱怨,中国的军队情况一直是日本人关注的重点,蒋先生的部队又是重中之重。德国方面帮助中国组建德械师,已经引起了日本方面的极大的警惕,特别是上海作战时张治中的教导师的表现让日本人不得不重视和正确评估中国军队的战力,虽然日本军中狂妄大胆之徒委实不少,但是有头脑和冷静的人也不是没有,特别是土原肥贤二阁下和冈村宁次阁下,通过中国的情报网他们已经知道埃里克森先生已经和中国政府里面的高官,而且很有可能是蒋委员长本人勾结起来了,源源不断地向中国军队方面提供军火上面的支持,协助中央军的整编和德械化。

但是这两位先生限于自身职务和日本本身的原因,不能够提出相对应的解决办法,甚为遗憾,但是土原肥贤二阁下还是提供了埃里克森先生和宫泽栩先生和安平先生有特殊的友谊的情报,认为很有可能是安平先生透过埃里克森在援助中国影响和打乱大日本帝国对于中国的吞食计划,这种情况在上海已经发生过一次了,很有可能在华北和东北继续发生,为此土原肥贤二阁下在得到了关东军司令部的同意之后实施了针对安平的刺杀计划,结果就是执行任务的人全部被当场打死,这位关东军的高级参谋大大地被扫了面子,灰溜溜的从北平溜回了东北,他可不想蹈自己手下川岛芳子的覆辙,莫名其妙地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踪掉。

虽然在处理美国人对于中国的支援方面和安平先生的问题方面一筹莫展,但是关东军方面还是按计划发动了热河方面的攻势。一九三三年一月一日晚上十一点,日军守备队长落合正次郎在榆关宪兵分遣队和守备队派出所前制造了手榴弹爆炸事件,事发后向中国驻山海关驻军第九旅的旅长何柱国提出了四项无理要求,要求中国军队撤出山海关南门让日军进驻,遭到何柱国的坚决拒绝。实际上早在一九三二年下半年的时候,,日军就已经通过何柱国的日本同学向何柱国劝降过,许诺升官发财,但是被拒。第二天,落合指挥日军向山海关发动了进攻。

日军为了防止自己在进攻热河的时候,中国军队从山海关方向出击,所以首先攻打山海关,这是热河方向上动手的前兆。何柱国部的官兵奋勇抵抗,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之前由于安平的建议,何柱国部的轻机枪的配备量大大增加,日军吃了不少苦头被打了回去。接着第二天也就是一月三号早晨,日军集中飞机,坦克和军舰,以此为火力掩护向东南城角和南门附近发动了重点进攻,这时候第六旅搬出了储存良久的大炮,对着对方的军舰,坦克,飞机什么的,就是一阵猛轰,日军方面火力被压制,被打落五架飞机,击毁十二辆坦克,击伤两艘军舰,军舰连忙脱离东北军的火力范围,远距离支持火力,但是效果不是太好,日本军队发动多次进攻,都被中方的火力压制住了,急得日方的指挥官落合直跳脚。于是深恨情报部门对于对方的火力侦察的不仔细,居然没有告诉自己对方有大量重炮。

榆关地区的战火一直持续了三天,直到最后由于炮弹用完,东北军的火力才被日方压制下来,日军的关东军眼见自己的守备部队以压过对方兵力的优势,并且在飞机,舰队的支援下,同时配有坦克进攻的情况下,仍然被连续阻击了四天之久,大为不满,派遣关东军一个大队带着重火力支援,在重火力的支援之下,日军打破山海关的东南墙角,突入城内,中国军队方面在得到了撤退的命令之后,交叉掩护撤退,层层阻击日军的进攻,一直到了六号的凌晨,日军才完全占领了山海关,中国军队方面殿后的安德馨一个营六百人全员战死。日军马上接下来向着山海关西面的五里台地区发动了进攻,但是何柱国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在得到了安平从后方拨上来的炮火支援之后,在五里台地区狠挫日军。加上日军在夺取山海关的时候,损失太大,死伤一千人以上,和中国军队方面基本持平,丧失了进攻的锐气,加上基本完整的关东军的一个大队又被何柱国狠狠打击了一下,双方开始在五里台,九门口一线相持不下,日军见占领山海关的目的已经达到,立即在这一线采取了守势,加紧布置热河方面的进攻计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