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九十五章 越过大洋的通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你既然知道张学L的布置和历史上面一样,肯定要吃败仗,为什么还不提出来帮他修订计划呢?”埃里克森先生在电话,不好意思,是不明身份的终端机的那一头说道。

“虽然我在他面前很好的扮演了一个巫医的角色,”安平说道,“但是我能直接跑去和他说你的叔叔和你的弟弟是两个傻瓜,你的心腹手下打仗不行,一交手就被日本人打得跑,你的无数手下都会向日本人投降吗?就算他相信他也不会用我的计划的,实际上,这种人如果不吃苦头就不会听别人的话,历史上面少帅为什么和中共联合呢?实际上是因为他的手下剿共很不利,被别人打得要死,这样子他不在热河的战事上面吃一点苦的话,是不会来求我做出礼贤下士的举动的。”

“但愿你能够力挽狂澜同时又不过于刺激日本人的神经,”埃里克森笑着说道,“这个时间和日本人全面开战可不明智,更何况现在他们上台的都是一群疯子。”

“不,我想我们的日本朋友大概也没有做好准备,说实话,对于他们现在拙劣的和历史上面完全一样的行动方式而言,我已经完全的厌倦了,难道那两位大约可能和我们一起过来的先生和小姐就没有帮助他们祖国的打算吗?”

“也许那两位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是日本人吧,”埃里克森先生在那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也不一定就过来了,难道就因为那位国安局的小姐的出现就加强了你的这个看法吗?”

“当然这是很坏的想法,不过你要承认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比较好,我必须承认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那个日本人对于整个对华作战表现出相当地战略头脑,希望这两位不要出来填补了这个空缺。”安平叹着气说道,“你在福建去觉得怎么样?”

“很好!”埃里克森在那一头很轻松的说道,“那位小姐不愧是国安局出来的,现在福建已经变成了一个铁桶,让我想起了广西。蒋先生和蔡先生对然对于你投靠国府,不,是蒋委员长颇有不满,但是还是很器重龙小姐,她现在在十九路军里面组建了一个抗日救国社的小团体,首领乃是蔡军长本人,她本人是所谓的执行委员兼秘书长,不少军队里面的蛀虫以及那位委员长阁下派到福建的卧底都被她清了出来。我去见她的时候她让我转告你说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轻松,但是还是让你放心,她不会让福建事件发生。出于对我们朋友的信任,我购买了他们大量储存的钨矿,当然用了不少武器和工矿设备以及车床换的,也打算在福建内陆里面建厂帮助他们搞活经济,在我看来,蒋先生和蔡先生都是极富有能力的人,我倒是很放心他们。”

“希望是这样子,但愿那位小姐不要把他们全部发展入党了就好。”安平难得地笑了一下,“最近我感觉你的终端老是接收不明信号,同时发出不明信号,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安平想了想说道,“不过都是测试信号,也无所谓,可能是宇宙的背景波。”

“是吗?”埃里克森先生在那边也不明白,“那样子无信息的信号让外星人收到也没什么吧。不过我接下来想说的是我和广西那边也达成了不少协议,包括帮他们建立军工厂什么的,同时龙小姐已经指点他们支援贵州的毛凤翔了,王家烈先生似乎没有什么机会入驻贵阳了。”

“哦,”安平拍了拍自己的头,“这下子好了,这位小姐还真是熟悉历史呢,看来她对于那位最后回到大陆的总统先生极为有好感!但愿她不要暴露出她的身份才好,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向何部长解释。”

“你完全多虑了,”埃里克森先生在另一边说道,“为了可能在这边呆上一辈子打算,我资助了一位印度尼西亚的华侨先生,这位先生正在策划组建一个华人的社团以保护在印尼的华人的利益不被当地的土人侵犯。于是我就建议他,为什么不试图建立一个华人自己的国家呢?以避免再次出现巴达维亚大屠杀这样子的事情,荷兰当局是不可能保护当地华人的。”

“说的真不错!卡尔,这位先生被你说动了吗?”安平笑着问道。

“当然,我告诉他说远东很明显是日本人要和中国人打仗,而且日本人对于南洋也是垂涎欲滴,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建立独立帝国的好机会,于是这位先生就接受了我的建议,开始准备组建自己军队了,我个人提供给了他不少资助,我们觉得现在缺少的只是时机,我觉得1939年就挺好,那个时候大概他的势力能够发展到占领半个印尼的地步,不过我们不需要那么多,有一个岛就好了。”

“那要看是那个岛,先生,”安平不无讽刺地说道,“如果是加里曼丹岛,苏加诺先生怕是要发疯了,美国先生和英国先生怕是也不安稳吧。”

“岂止如此,”埃里克森先生回答道,“如果是那样子的话,我会被当作卖国贼送进监狱的,如果是那位麦卡锡先生当法官的话。但是现在那位先生不得不埋头与发展自己的经济和黑社会势力,我想在我的帮助下,这位先生会把中华联邦合众国建立得很好的。”

“哦,那就是你起的名字吗?”安平问道,“这位先生居然这么相信你,我认为你多多少少对他采用了一点不符合人道主义的手法。”

“这个绝对没有,”埃里克森先生在地球另外一边诅咒发誓道,“这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因为自己的父亲死于和当地土人的械斗,所以多多少少对于我的计划感兴趣,而我也不适合自己出面去当这个国家的总统,我想你大约也不肯,为了我们在1945年以后还用过控制国际局势的力量,我个人认为有这么一个国家存在是非常必要的。”

“卡尔,”安平动情地说道,“我会代表中国人民感谢你的,你能告诉我这位年轻人的名字吗?”

“大概是在国外长大的缘故,”埃里克森不好意思的咳了一下说道,“他的中文不是太好,我知道他姓王,他母亲叫他二狗子,他就说他叫作王二。”

“这是一个很有浪漫特色的名字,”安平评价道,“但是你不觉得没有气势吗?不如你说服他让他改名叫做王重阳怎么样?”

“实际上,”埃里克森先生说道,“他的大名已经有了,是他母亲起的,叫做王长安,和你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很不错的名字呢!”安平点了点头,“那么宫泽先生去了哪里呢?我倒是很想和他谈谈的。”

“抱歉,宫泽先生协助王长安先生实现计划去了,宫泽先生已经在美国待不下去了,他的同胞见了他都要向他吐口水,我个人建议他到巴厘岛去旅游一下,顺便帮组长安先生和当地的华人建立起好的联系,你知道的,有他的妹妹在身边,他连女人都不敢多看。”

“但愿宫泽先生平安,”安平祈祷道,“不过这个灯泡不在,这倒是你和亚美小姐增进感情的好机会。”

埃里克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