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九十四章 安平在北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汪兆铭院长前脚离开北平,埃里克森先生的万吨货轮后脚就到了天津,少帅的弟弟张学铭在少帅的命令下亲自派人到码头监督工人们把机床和一些军火送上了火车,一股脑拉到了北平,安平把少帅在北平郊外的临时军工厂接收了过来,把美式机床往里面一摆,就开始自己制造大炮和机关枪,这个兵工厂和少帅说好,美国的先生们占五成股份,少帅占五成股份,东北军买东西一律打八折。同时运过来的的重炮和一些轻炮被拉到了山海关补充给了何柱国的第九旅,同时少帅在安平的建议下,也觉得榆关地区兵力不足,而且很有可能是日军的重点进攻对象,所以又给何柱国多拨了两个团增援。这些景象日本人在北平天津的间谍都如实报告给了关东军总部,但是这些东西让准备进军热河的关东军高层不以为然,以为凭自己的实力,和东北军低下的战力,这些举动都是于事无补的,至于兵工厂的建立也是张学L担心自己的实力受损后的补救措施,完全不必在意。

只有在上海受了斥责的土原肥贤二对此表示了深深的担心,他在上海损失惨重,丢失了大量的谍报人员,甚至损失了自己最优秀的手下川岛芳子。而这个安平也是在上海战事里面做过十九路军军需官的家伙,皇军在上海损失惨重和他大量卖给中国军队武器密不可分,现在他身任北平军分会的参谋,他的存在是皇军的巨大威胁。但是刚刚上任接替本庄繁中将的关东军司令官武腾信义对于这个商人一样的军人一点也不在意,反而讥笑土原肥贤二在上海失败后变得胆小了。虽然同样在上海吃过一点亏的关东军的参谋长冈村宁次少将很在意土元先生提供的情报,但是整个关东军已经被之前的九一八事变后的顺利占领东北的胜利冲昏头了,认为可以很快占领任何,逼近长城窥视华北的人不少,冈村宁次也无可奈何。

安平除了帮助张学L组建新的兵工厂之外,就是报告张学L请求组建临时的炮兵学校,最少也要培养大量能够操作新式美国大炮的人才,张学L同意了,拨了一个团的人来让安平训练,安平把他们交给了这次跟船过来的美国教官,每天打上一百多发炮弹,张学L听说之后那叫一个心疼啊!

张上尉和徐上尉也每天跟在安平的后面,安平也没有瞒着他们,每天到兵工厂视察和到炮兵训练营视察训练的情况的时候都带着他们。徐上尉和张上尉也委婉地代表了委员长表示了对于安平帮助东北军增强实力的不满,但是安平直接向委员长发电说不能因为华北的出事影响到江西的剿共,所以东北军必须想办法自己首先在热河顶住。委员长接到这个电报,虽然还是有点不满,但是已经心安了不少了。

七月十七日,日军借口军事联络员石本权四郎等三人在朝阳北票之间失踪,以武装收缩为名,派日军三百人向辽宁和热河边境上面的朝阳寺进攻,并且占领了该地。二十三日,日本飞机飞至热河平泉,凌源,承德一带侦查,并且散发传单。张学L也看出来了日本对于热河的态度,开始准备调遣军队进入热河防御,同时向中央大开口,要钱和装备。

之前由于土原肥贤二和冈村宁次的坚持,隐藏在北平的日本谍报人员策划了一起针对安平的暗杀行动,但是很可惜,失败得很惨。直接参与暗杀的六名杀手被安平直接用枪打死,只有安平身边的徐上尉被日本间谍的流弹稍稍擦伤了一下。这次暗杀让张学L和远在江西剿共前线的蒋委员长大为紧张,虽然事后张学L下令严密稽查但是还是没查出什么结果来,已经猜到是日本人干的,但是日本人就是死皮赖脸不承认。这次的行动也让安平的神秘更上了一层楼,有四个人都是刚刚拔出枪来就被他直接打死了,另外两个只有机会开了一枪,打偏了,只有徐上尉受了点轻伤,六个人都是一枪爆头,大大地体现了安平的素质。在蒋委员长的安排之下,戴总管在北平的人员加入了暗中保护安平的队伍,张学L派了一个排的人跟着安平作为警卫。

顺便值得一提的是前几个月,也就是四月份的时候,中日两国在上海正式签署停战协定前,历史上是日本人在4月29日于虹口公园举行阅兵,庆祝日本天皇长寿的天长节及日军胜利。韩国人反日志士尹奉吉混入人群中,向主宾席投掷炸弹,结果白川义则被炸死,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被炸断一腿,植田谦吉中将师团长被炸瞎一目。尹奉吉后来被捕,在日本被处死。结果由于安平布置了人向尹奉吉提供了威力更加强大,携带更加方便的炸弹,结果导致上面这三个人全部被炸死,还炸死了多名到会的军中将领。虽然尹奉吉先生对后还是被捉了,被杀了,但是他的战绩显然更加光荣和伟大了!对于自己被暗杀的事情,安平就当作是日本人对于自己礼尚往来的报复了,一点都不在意,真的。

虽然热河已经吃紧了,但是由于张学L要钱要枪的不诚恳态度大大地激怒汪兆铭院长,汪院长认为自己在北平和张学L的谈话完全是白费了,自己的脸是丢大了,他张学L完完全全就不是想打日本人于是汪院长为了给自己人一个交代,在1932年8月6日请求辞职,并发表通电斥责张学L道:

“北平缓靖共署张主任汉卿勋鉴,溯兄去岁放弃沈阳,再失锦州,致三千万人民,数十万里土地,陷于敌手,敌气益骄,延及淞沪,赖第十九军及第五路军奋起抵御,为我民族争生存,为我国家争人格,此本非常之事,非所望于兄。然亦冀兄之激发天良,有以自见。乃因循经年,未有建树,而寇氛益肆,热河告急,中央军队方事剿匪,溽暑作战,冒诸艰苦。然为安定内地,巩固后方防计,义无可辞。此外惟兄拥兵最多,军容最盛,而敌兵所扰,正在兄防地以内。故以实力言之,以地理之便利言之,抵抗敌人,兄在职一日,断非他人所能越俎。须知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凡属族类,皆有执干戈以卫社稷之义务,当日第十九军及第五路军作战淞沪,实本斯义,岂有他求!及战事既酣,在中央固悉索敝赋,以供前方;而人民更裹粮景从,以助士气。今兄未闻出一兵,放一矢,乃欲藉抵抗之名,以事聚敛,自一纸宣言捍御外侮以来,所责于财政部者,即筹五百万,至少先交两百万;所责于铁部者,即筹三百万;昨日则又以每月筹助热河三百万责之于行政院矣。当此民穷财尽之时,中央财政歇蹶万分,亦有耳目,兄宁不知!乃必以此相要挟,诚不解是何居心!无论中央无此财力,即令有之,在兄为实行抵抗以前,弟亦万不忍为浪掷!弟诚无似,不能搜刮民脂民膏,以餍兄一人之欲。使兄失望,于弟唯有引咎辞职,以谢兄一人,并以明无他。惟望兄亦以辞职以谢四万万国人,毋使热河平津为东北锦州之续,则关内之中国幸甚!”

张学L也不示弱,公开回复道:“自九一八日本侵华以来,国家力谋团结御侮,汪先生如欲辞职,尽可明白向余表示,何必发表与事实不相符合之谈话?自日军侵犯东北以后,余毫无个人生命财产之观念,但因华北治安责任在身,未敢擅离职守,余为军人,负责统率大军,一切行动当不如汪先生自由也,余虽准备交卸,但一旦在职,不得不努力华北治安。”

安平虽然能够理解张学L不想牺牲自己手下的性命,但是还是觉得张这个人眼光太狭窄了,和他的老爸比,实在是一个败家子。在经过安平的治疗之后,张学L的身体已经大大好转,基本上摆脱了毒瘾。看到党国内部随着汪先生公开宣布辞职陷入了内讧和攻诘中,安平于是劝说张学L早日布置热河的防务,不要老是和国府的高官们打是否爱国的嘴仗。虽然张学L分了心,但是八月份一开始,他还是让万福麟率领五个旅进入了热河。不久蒋委员长就发电来也说到热河的汤玉麟和日本人勾勾搭搭,极不可靠,叫张学L赶快想办法把他换掉,同时说可以调中央军北上支援,就近可以调晋绥军和宋哲元的西北军支援热河,张学L考虑了很久,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没有答应。只是要钱要枪。

布置热河防务的时候,安平作为参谋也在场,听到张学L和历史上面差不多的布置,安平不禁皱了皱眉毛,出于对安平所说的话考虑,张学L把自己新建的炮兵部队布置在了,山海关、喜峰口、冷口、古北口长城一线,以便随时支援前线,看到这个布置,安平着实头痛,除了山海关的炮兵之外,其他地方根本就是前期不可能打上仗的后方,张学L根本就没有信心去前线博命。张学L看到安平的脸色不好,心里面也很忐忑,但是安平也没有说话,他就马上命令部队按计划布置。

散了会之后,安平找到张学L问他道,“不知道少帅准不准备撤汤玉麟的职?”

张学L很尴尬的回答说,“汤玉麟乃我父亲的旧部,也是我的长辈,虽然为人粗野贪昏,但是他在热河已久,熟悉当地的情况,临时换将,对于热河的守军来说恐怕会打击他们的士气,而且这次他也是发誓要和日本人干的,加上我多次邀他来北平他也借故不来,我对他也没有办法。”

安平看到张学L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只好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子下去少帅迟早要后悔,到时候恐怕……,不过也不是不可以挽回,如果到时候少帅相信我的话,我还是可以帮忙的。”

张学L连忙说,“安先生的能力我是相信的,而且蒋委员长也对安先生也是信任有加,不如安先生说明一下哪里有问题,我们好马上改变布置。”

安平深深看了张学L一眼说道,“我虽然有心帮助少帅,但是毕竟是外人,有很多牵扯到少帅的心腹人的事情我是不能做的,不如再等等,到时候看少帅愿不愿意相信我好了。不过还是请少帅把预备队和第二第三防线布置好,到时候也有备无患。”

张学L听到安平这么说,明显呆了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