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九十三章 巫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张学L听了安平的话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这是什么,诅咒吗?”

“多少算是吧!”安平耸了耸肩膀,“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预言,如果张少帅继续满于现状不求振作整改的话,丢掉热河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到时候民怨沸腾,加上您前面还有丢掉东北的罪状,如果蒋先生逼您去职出国的话,您是没有办法反抗的。”安平说着还点了点头。

赵四小姐一脸焦急地看着脸色发白的张学L,连忙伸手帮他在胸口按摩。

“汪兆铭指责我之前没有出兵东北策应上海的战事,安先生也想这么指责我吗?”张学L皱着眉头说道。

“不去主动挑衅日本人是对的,”安平悠悠地说道,“我只是说您现在保卫热河的方式不够恰当而已,对于汪先生的军事素养我一向不抱有期待的,但是如果少帅在经历了九一八事变之后还是抱着一种天真的幻想去处理军务的话,我想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也就呆在北平好好做生意算了。同时我还是不能相信您从锦州撤下来之后居然不没有足够的警惕,先前日本人认为锦州是您反击东北的据点,现在他们大概认为北平是您北上的集中地,不过以你现在的状态我实在是不敢对您抱有任何可能的期望,我个人觉得也许蒋先生派另外一位先生来顶替您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安先生还在怪汉卿没有按你的建议死守锦州吗?”赵四小姐看到张学L面色发白,头上冒汗,连忙找个插话道,同时紧紧握住了张学L的手。

“没关系,夫人。”安平皱着眉头看着张学L的毒瘾又开始发作了,原来历史上说张学L的毒瘾很大是真的,真不敢相信这样子的人最后怎么活了一百多岁,“即使是我,也不能够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和没有军事背景的人在战术战略上面轻易地相信对方。少帅要考虑自己二十几万手下的问题,我不用考虑;少帅要考虑别人抢他的地盘,我不用考虑的;不过我不认为少帅这么做结果会很好就是了,虽然现在蒋先生不想和日本人开战,但是我个人觉得日本人逼急了蒋先生也是不得不打的,就少帅这个样子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被拿来抵罪,什么罪看您现在的外号就知道了。”

张学L的身子已经开始颤抖了,他喘着气说道,“安先生说的我会想一想的,小四,你扶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赵四小姐挂着担心的表情默默地扶起了张学L,对着安平歉意地一笑,“安先生,汉卿身体不好,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好了。你说的话,我们都知道的。”

安平又皱了皱眉,站起来把手搭在了张学L的肩膀上面说道,“少帅还是坐下来比较好,您这个样子的话,让你布置热河的防务我还真的是不放心呢。”说着扶着张学L把他硬按回了座位。

“你想干什么?”赵四小姐厉声叫道,同时高声叫道,“警卫兵,进来。”

唰,门马上被推开了,几个有点过于惊慌失措的卫兵踢开了门冲了进来,手里面的勃朗宁手枪黑洞洞地指向了安平,有个像是领头的军官叫道,“夫人,怎么了?”

“没什么事情了,出去。”反而是张学L低着声音说了话说了话,安平的两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面一动不动,满脸的严肃,张学L感到一股热气从自己的肩膀往下流着沿着脊柱向全身发散开来,自己身体因为需求毒品的不良便大大地缓解。张学L知道这是对方在帮自己治病,于是开口说道。看到自己的卫兵还是傻傻的站在那里,拿着枪对着自己,他不禁有点发怒,但是又不知道自己现在适不适合动,只好对着赵四小姐说道,“小四,叫他们出去,我没事,安先生帮我治病呢!”

赵四小姐这才惊疑未定的命令闯进来的卫兵出去,顺便关好了门,自己坐在张学L的身边,看着自己的男人冒着热汗脸色逐渐变得红润起来,连忙拿出自己的手绢来给张学L擦汗,张学L睁开了眼睛,怀着深深的情意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自己体内舒适的感觉,几乎忘掉了毒品的诱惑。

过了好一会了,安平才放开了按在张学L肩膀上面的手,“少帅的毒瘾太重了,”他说道,“我用这个方法可以算是转移您在毒品发作时候身体对于毒品的渴求,这个样子慢慢地您就可以凭自己的意志压制住对于毒品的瘾了,当然,前提使您能够有这个决心和毅力。否则我也是帮不了您的。”

“安先生太客气了,”张学L感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好了起来似的,马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安平的肩膀,“你对学L真是有大恩大德啊!如果不嫌弃的话,您就是我学L的朋友了。”

“对啊,谢谢安先生,以前汉卿为了戒毒把自己绑在床上,结果还是戒不了,这次真的要谢谢您。”赵四小姐也站起来说道,同时不无疑惑的问道,“你刚才的那个是什么,难道是传说中的内功吗?”

“啊,算是吧,我在欧洲的时候学过一点乱七八糟的东西,上不得台面,但是倒是挺管用的。”安平笑了笑,“但是少帅,我是不敢因为这件事情就要求您做什么事情的,关于热河的防务,当然是您自己布置,我只是希望提醒您要看重它而已。而且这几天我有朋友想在北平附近建一家军工厂,希望少帅支持。”

张学L本来已经热烈的眼神渐渐冷静了下来,看着安平一脸诚恳说道,“安先生本来就是学L的参谋长,对于热河防务提建议是份内的的事情,倒不必避嫌。”张学L知道安平是怕自己怀疑他是蒋先生的人,是来消耗东北军实力的。“至于军工厂那是一定要建的,反正我们在东北的军工厂全部都丢了,自己的装备什么的全部靠中央政府和花钱购买也不是办法,这个兵工厂挂着我的名下就是了。”

“谢谢少帅,”安平敬了一个礼后说道,“那么不早了,我就不打扰少帅休息了,请少帅找个人领我回去住的地方好了。”

“等等,”赵四小姐在旁边说道,“安先生……汉卿的……病要是再发作,安先生到时候……”

“夫人,”安平正色说道,“今晚上是不会发作的,到明天早上发作的时候找我就好了。”赵四小姐点了点头,叫进来一个卫兵说道,“送安先生回去。”

看到安平再敬礼出去之后,赵四小姐对着张学L说道,“汉卿,这个人是什么人,我怎么感觉他好像不太普通的样子。”

“当然不普通了,”张学L拍着赵四小姐的脸说道,“这个我也说不上来,不过他要是穿上道袍,但是挺像传说中的高人一样。”

“现在难道就不像高人了吗?”赵四小姐说道,“他之前说的东北的事情好像是亲眼看到过一样,事情也像他说的那样发生,现在人家又有治你病的方法,汉卿,我觉得自己好怕。”

张学L故意奇怪地问道,“明明我都要好了,你怕什么啊?”

“人家不是怕这个啦,”虽然心里面很担心,但是赵四小姐还是被逗得笑了出来,“是他之前说的你要倒霉一辈子的事情,倒霉到九十岁,汉卿,这算不算是在帮你算命,说你能活到九十岁以上?”

“这倒是个问题,”张学L摸了摸脸,“委员长一心剿共,对于我这里的防务也不怎么上心,就是想打也不发钱也不拨人,我还要担心山西的阎锡山和西北军,那有什么心力和日本人打起来,要是能够打赢倒还好,就怕是到时候东北军损失惨重,委员长背后落井下石。汪兆铭来了之后帽子倒是戴得高,就是不说一点点实在的东西,没钱怎么打啊!”张学L叹气道,“说起来都怪我当初没有坚持守住锦州,不然现在平津也不会这么危险,要是日本人接着打进热河,我们东北军可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汉卿,”赵四小姐帮他拍了拍胸口说道,“你看这个安先生可以相信吗?他能不能帮你?”

“这个,”张学L沉吟了一下说道,“还是看一段时间再说吧,不过热河的防务确实要加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