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九十二章 宴会和少帅的接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张学L的宴会不仅宴请了汪兆铭和他带来的人,包括安平和他的两个副官,还包括了北平的名流人士。包括北平各大大学的校长,报社的主编,著名记者等等,安平在席间居然看到了洪学峰也坐在席上,看到了安平穿着中央军的军服,挂着少将的军衔很是吃惊的样子。安平向他稍稍点了一下头,和王以哲一起坐到了军人的桌子边上去了。

张学L和汪院长的谈判明显很不开心,这从张学L和汪兆铭对视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在这种场面之下,双方表现得还是十分友好的,汪院长在席间向北平关心国事的社会名流保证,政府是下定了决心要守住热河的,张学L也做了同样的表态,日本在热河方向上闹事情是谁都看得到的,同时汤玉麟的态度也是一个大的问题,日本之前的建国会议上面居然直接把汤玉麟提名为委员,这充分暴露出日本人对于热河的野心和汤玉麟不稳定的阴影。在这个宴会上面,爱国人士由于蒋先生坚定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态度产生了很严重的担心,但是汪先生和张学L都纷纷安慰大家,一再代表政府开空头支票,同时扯着国联做挡箭牌,安平觉得这两位先生实在是太累了。席间张学L屡屡往安平这边看过来,眉头深锁,不知道在考虑什么。

安平在和东北军将领同席吃饭的时候,主要就军队的装备等问题不住地询问,荣臻和王以哲是在摸不清楚这位中央军少将想干什么,只好捡一些不重要的情况说了一下,但是已经让安平对于情况有了很清楚地了解。九一八之后,东北军的空军完全被抹掉了,只剩下了飞行员,陆军损失更严重,大量重武器和轻武器都被丢掉了,最倒霉的是兵工厂落到了日本人的手里面,华北方面的兵工厂又不能补充东北军的损失,而且张学L个人丢掉了大量的财富。虽然如此,东北军还是有将近十万人左右装备精良,实力还是不弱的。

饭后,不少主编和记者都围着张学L和汪兆铭,希望能够就中央的政策做更多的了解,安平作为惟一一个穿着军服的南京来的人员,但是毕竟脸生得很,反而没有多少人关注,他刚刚站起身来,想靠近张学L说说话的时候,洪学峰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安……将军,不知道你到北平来有什么事吗?难道说是因为华北要打仗了,所以派你过来吗?顺便问一下,埃里克森先生和宫泽先生没有和你一起来吗?”因为和安平还是有一点熟,洪学峰直接问道。

“洪先生,”安平伸出了手和洪学峰握了一下,“见到你很高兴,埃里克森先生和宫泽先生已经去了美国了,我现在算是政府的顾问,穿这身衣服多少正式一点就是了。”

“哦,”洪学峰恍然大悟道,“安先生眼光非凡,被聘为国府的顾问也是正常的,这也算是能者尽其用啊,只是不知道先生对于北方的战事有什么看法?”说着目光炯炯地盯着安平,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点端倪。

“我到了这里来是任北平军分会的参谋一职,算是帮助少帅尽守土之职而已,说是有什么战事那也不是我们能够妄自非议的,要看国府的政策如何,我能说的也就和汪院长以及少帅一样。”安平笑着回答道。

“先生先前对于东北的战事料事如神,怎么会不知道热河将来会怎么样?”洪学峰仍然不死心的问道。

“洪先生,先前身份不同,说什么话别人听了也没什么,现在我说的话一不小心就可以造成外交纠纷,洪先生难道不知道吗?”安平只是脸上笑着,说出来的话却是实在绝情,一下子就打消了洪学峰想捞独家新闻的念头,“这局势是越来越紧张了,报纸记者的工作怕是停不下来的,洪先生后面还有的忙呢!”安平刚刚说完,就有一个穿着军服的东北军的少校走了过来说道,“安……先生,少帅想见你。”

安平看了看四周,张学L已经不见了,大概是早早地退场了,只剩下汪兆铭和他的属下还在那里应付这一些记者和社会名流,安平点了点头,对着洪学峰抱歉地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洪兄,我在北平很要待一段时间,到时候我请你吃饭。”说着就要跟着那位少校走了去见张学L。同时安平看到围着汪兆铭一行人的人已经渐渐散了,王以哲和荣臻正在和汪兆铭说些什么,大概是安排住宿之类的,安平对着自己的两个副官说道,“你们先去问问王军长和荣参谋长我们住哪里然后等我回来就是了。”

两个副官面面相觑,然后不情愿地点了一下头。

————————————————————分割线————————————————

张学L在一间内室里面和安平见了面,在场的还有赵四小姐,安平看到宴会的时候张学L不住地打哈欠,知道他是毒瘾上来了,进了门看到张学L一脸神采飞扬的样子,就猜到可能是刚刚打了吗啡。看到赵四小姐也是一脸担忧的神色,安平撇了撇嘴,行了一个军礼说道,“见过少帅。”

“啊,安先生,请坐。”带安平过来的的少校敬了一个礼之后就出去了,张学L抬起头来看着安平说道,“北平一别不到一年时间,安先生就已经是国府的少将了,委员长已经给我发电,说要派一个厉害的参谋给我,我还说是谁呢,原来真的是安平先生,”接着他又说道,“上次安平先生说的话学L一直铭记在心啊,最后还是没有按照先生说的做,结果丢掉了自己的老家,变成了千古罪人,这次委员长派安先生到北平军分会任参谋长,学L还想多听听你的教诲啊!”

安平顺势在大圆桌边上坐了下来,听到张学L提到蒋委员长的话,知道他对于自己来的目的有怀疑,害怕自己是蒋先生派过来的有意图的人,但是也不分辨,只是笑了笑说道,“少帅说什么教诲的话实在是太过于言重了,其实安平也就是一个卖武器的武器贩子,在上海的时候也只是帮了蔡军长和蒋总指挥一些忙,承蒙委员长看重,让我做了国府的顾问,又提了当了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但是至于来北平我是主动要求的。”安平说着,眼光直接盯向了张学L。

“哦,”张学L很惊讶的看向安平说道,“安先生莫非是慎昌的人?前端时间慎昌也到我这里来推销枪炮,也是安先生授意的吗?安先生到北平来有什么事情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四小姐悄悄的在张学L的手上抓了一下,张学L顿时明白自己问得有点冒失了。

“没关系的,少帅,”安平看到之后扬了扬眉毛说道,“我很愿意给你讲讲我来北平的意图,如果您像上次一样不听我的话也没有关系,不管怎么样,坏的局面总是不可避免的,您的个人遭遇总是可以避免的,如果您真的愿意改的话。”

赵四小姐和张学L的脸上都挂着不解的神情看着安平。

“我很不愿意向蒋先生预言什么,因为他个人实际上不怎么听得进去别人的目光远大但是和他的意图不相符合的建议。”安平接着说道,“但是少帅,我可以预言,如果您再把热河也丢掉的话,你就要倒霉一辈子了,一直到九十岁。”

在张学L和赵四小姐的面前,安平露出了魔鬼一般的笑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