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九十一章 汪兆铭和张汉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对于汪院长,安平在南京之后见过几面,但是因为汪院长负责政务工作,管不到财政和预算这一块,所以接触也就很有限。安平倒是和财政部长宋子文,军政部长何应钦,兵工署长俞大维一伙人混的很熟,抱着薄利多销的想法提供慎昌的武器报价表给他们,大大打击了以前和政府关系密切的礼和洋行的生意。当然,在得到了不少人的好感的同时也得到了不少的怨恨。加上蒋委员长频频召见,一时间,国民政府内部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位亦官亦商的当前委员长的红人,当然,汪院长一系统的人对于安平还是颇有看法的。哪怕安平多次强调了了汪院长提出的一边抵抗一边交涉的外交方针,但是却把它曲解为军事上面运用最小的力量有计划有目的地拖时间抵抗,政治上也是拖时间谈判,请求外国干涉,逼日本人退步。对于这样子的人,汪院长实在是提不起来好感。

于是在飞往北平的飞机上面安平和汪院长一行人泾渭分明地分开了,要不是蒋委员长配给安平的两个副官居中调和,安平还真不知道怎么和汪院长说话,毕竟自己对于这位将来的民国第一大汉奸委实没有什么好感。也许是因为如果对于安平对于冷淡的话可能就是不给委员长面子,汪院长在休息了一下之后主动跑到安平的身边和他聊起天来。不得不说汪先生相貌堂堂很会说话,说起国家大事,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个时候汪先生还是坚定的抵抗日本的一份子,但是对于军事似乎还是没有清醒的认识,安平知道这就是为什么这位先生在抗战开始态度急转直下,显然是被日军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吓住了。

就这点上来看,这位汪先生在政治远见和手段上面还存在很多先天的弱势,所以屡屡被蒋先生排挤,最后还是凭借自己的资历被人利用,可谓是一个相当失败的政客。安平判断政客合格的标准,首先看的是能力,其次才是政治的远见和手腕,从这方面上来讲,汪先生很不合格,他的得力助手妻子陈璧君、陈公博、周佛海、以及唐壬生,各个都是眼光短浅气量不足的家伙,当然,这是一个未来人的眼光下的最粗浅的结论。

汪院长此时对于抗战虽然不抱有盲目的乐观,但是他的见解还是有很多不切合实际的地方,比如说淞沪战事正酣之际,汪先生就已经电告张学L让他出兵东北,减轻上海方面的压力。被张学L直接拒绝。这次到北平,汪先生对于张学L根本不抱有一点点的好感,只是一味的埋怨张不听中央的指挥,自行其是。安平对于汪先生幼稚的想法不能加以驳斥实在是感到憋闷得很,于是转移话题谈到中国的军工厂的军火制造和矿产,按照安平的想法,中国要和日本人对抗,首先要有先丢掉华北,华南,华东的觉悟,然后要能够在西北西南等内陆地区建立起自己的军工体系支持抗战,至少要撑到国际局势变化,日美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安平狂放的想法让汪院长和他的手下们跟不上思路,他们的思维只局限于当前的状况,所以对于安平这种对于“真实状况”的夸夸其谈感到很不适应,双方很快就感到无话可谈。只是安平的两个副官张上尉和徐上尉很忠实得把安平先生说的话都记了下来。

飞机在北平机场降落的之后,张学L将军亲自来接院长先生和随行的官员,包括他的夫人,外交部长蒋作宾,次长唐壬生等等,同时李顿调查团里面唯一的中国人顾维钧也到了机场来迎接。迎接民众的队伍排在了张学L的卫队的后面,大多以青年学生为主,还有不少记者,大家拿着鲜花、相机,当汪院长挂着迷人的微笑携夫人走出飞机的时候,闪光灯马上亮了起来。大多对于政府抱有期望,实际上政府对于国联的调查团抱有希望,真正的现实是希望是不存在的。安平最后一个走下飞机,和自己的两个副官一起,前面已经和汪院长及其下属握了手的张学L在见了安平的时候明显一愣。早在南京方面发电说将派一个参谋长到张学L的北平行营任职的时候,张学L就已经在嘀咕这个安平会不会是自己见过的那个人,同时揣摩委员长派这个人来是什么意思,猜来猜去也不得要领,现在见了真人,更是不清楚事情了。

安平很爽快地和张学L握了手说道,“少帅,很高兴又和你见面了,但愿看到我不会让你感到反感。”

张学L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说道,“怎么会呢?安先生,我一直想和你再见面呢!”

——————————————————分割线——————————————————

汪院长在机场发表了简短的演说,无非是什么政府将努力致力于外交解决东北事件云云,一点新意都没有,安平在旁边听得只想打哈欠,草草打发了那些记者一行人就上了张学L安排好的汽车直往北平行营开去。其中最有趣的倒是有几个激进的学生拉着“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和“打回东北老家去”的条幅跳出来意图冲破警卫线没有成功,相对的,张学L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

安平对于接下来张学L和汪院长的会谈不感兴趣,而且就是谈自己也插不上话,毕竟自己还不是纯粹的政府的工作人员。于是向张学L要求要到东北军在北平附近的驻地去参观,张学L很大度地派遣了王以哲陪同安平去参观,连带着张上尉和徐上尉也跟了上去。安平知道这次国际调查团一点作用都没有,汪院长来的主要目的根本就没有达成的希望,从顾维钧来迎接他的时候忧心忡忡的样子就知道,对于国际调停根本就没有希望,汪院长此时来到北平也就是和张学L相互指责一遍罢了。

在东北军驻扎在北平的几个营地里面,安平看到东北军士气低落,军备松弛,重武器严重不足,于是随口问王以哲是不是其他驻地的情况更加糟糕,王以哲深感尴尬,随行的张上尉和徐上尉倒是暗自偷笑。接下来安平询问张学L在热河的防卫布置,王以哲吱吱唔唔,推说是军事机密,请安平去问少帅。安平觉得难怪东北军老是被日本人追着打,现在已经一点气势都没有了,迟早被委员长吞并掉。

连续走访了几个营地之后,王以哲觉得面子上已经挂不住了,就借口说时间晚了,少帅已经设宴接待南京来的代表了,把安平拉了回北平行营,安平觉得自己掌握的情报也差不多了,于是就带着自己的副官准备回去吃饭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