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安平带过来的美国顾问们都开始了自己的工作,蒋先生在见识了上海战事中新式飞机的威力之后,决心加大投资组建中国自己的空军。到中国的退伍的美国空军们都拿着高额的补贴来教练中国的飞行员,按照安平的说法,空军人才是关键,最好还是建立起广泛的人才培养系统,用低价的训练机大量培养飞行人才。同时建议因为飞机工业技术含量太高,中国目前可以先从修飞机开始培养经验,同时要大量购买囤积飞机,因为到时候和日方作战飞机是坏一架少一架,如果没有外国的工业支持,中国方面不可能一直支持规模的空军作战。这个建议和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有异曲同工之妙,墨索里尼曾建议:中国建设国防应从空军着手,因空军可较快发展,所需经费也比海军少,将来战争胜负将取决于空军。

于是蒋先生接受了安平的建议,首先在南昌建立起一个飞机修理厂,然后又在重庆,成都,昆明相继建立起飞机修理厂,这些厂直到一九四二年接受了美国大量的技术援助之后才能够少量制造一些飞虎,野马等螺旋桨飞机,同时大量修理同类的飞机。当然,这是后话了,等到这个时候洛克希德公司已经研制出成熟的喷气式飞机了。同时蒋委员长继续向埃里克森先生的洛克希德公司下定单购买新式的美国飞机,埃里克森先生随机附送技术人员和飞行教官,同时表示愿意向中方出售零件生产线和培养技术人员。这样子优厚的条件让蒋委员长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结果就是埃里克森先生的洛克希德在经济大萧条的时代里面保持了相当的订单量,他的这种行为被后来的人认为是相当有远见的销售手段,因为后来国民政府发现他们已经用洛克希公司的飞机用的太顺手了,都换不了了,而且意外的,由于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蒋先生原本计划拿来买飞机的钱,也没有向历史上一样被他的老婆和连襟存到美国的银行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安平向蒋委员长提出,自己想到北平张学L将军的麾下做参谋,或者说是到北平去看看张将军。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这个要求主要是处于以下几点的考虑:一是现在埃里克森先生派往中国的人员都已经相继到位,建设工作已经展开,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安平自己关心的;二是蒋委员长已经开始部署第四次围剿的计划,为了防止自己被拉去出主意那么最好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情作;还有一点就是之前向何应钦,俞大维这些人行贿打通关节,帮助慎昌洋行和埃里克森的公司获取商业份额的事情安平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于丢脸了,虽然送钱送股份的时候都是慎昌的工作人员干的,但是大家都知道背后是谁。连老蒋都知道安平派人给自己的老婆送了不少皮货和黄金首饰。安平怎么说还是有羞耻感的,觉得不适合再在南京呆下去了,不然,龙月凤小姐肯定认为自己背叛革命了。

“去北平?为什么?”蒋先生皱着眉头问道,“难道你还想卖东西给张学L让他增强实力?”蒋先生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没有采纳安平所提的碉堡政策,齐头并进,层层围剿的剿共方案对方不满意,顺便说道,“你的剿共方案不是不好,但是就是太耗时间了,为了抓紧时间剿灭共匪之后对付日本人,还是要各个方向上集中兵力,分别突破的好,这次一定把朱毛消灭在江西。”

“不是,委员长阁下。”安平说道,“我担心的是日本人在北边又要动手了。”

“什么?”委员长马上站了起来,“你确定吗?又要动手了?他们不是才占了东北吗?”

“国联的调查只是走了个过场,其实就算是国联主持正义,日本人就未必不敢退出国联,他们国内也有不少人在闹着要退出国联。李顿调查团的这次调查更是给日本人过于的宽容了,助长了他们的野心。其实日本人一开始就想吞并热河,只是东北还散布着一些抵抗势力,日本人后方不稳,所以暂时以拉拢汤玉麟,看起来不出半年,日本就会试探攻击热河,到时候如果不把日军抵抗住的话,日军恐怕就会直接南下,窥视平津要地,到时候华北危矣。这样子的话,委员长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得不和日本打起来吧?”

蒋委员长站了起来,焦虑地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其实也不是很严重,我估计以张学L的军队的战力和汤玉麟的水平,很有可能一开始就把热河拱手相让,因为张学L舍不得把自己的精锐部队顶在最前面,而汤玉麟是根本没心思打。到时候虽然可以借机会解除张学L的职务,夺取他军队的控制权,但是日本一定会进兵长城一线,以求更大的利益,到时候中央在全国压力之下,可能不得不举兵抵抗,但是最好的险要地势已失,到时候局势糜烂,恐怕就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安平说的话蒋先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还是心存侥幸,而且顶在最前面的是张学L的部队,损失了也不是自己的,削弱和打输了正好,正好拿张学L背黑锅,把华北拿过来。但是如果真的最后局势糜烂,被日本人占了大便宜也确实划不来。

蒋委员长听到安平把消弱张学L的话都说了出来,还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咳了咳,走回自己的位子坐下,“那么你有什么计划?”

“我觉得我可以去见张学L,努力说服他在热河积极抵抗,希望能够让局势好一点,最好还是能够最后逼日本人和谈,起码美英两国是不希望日本在中国的权力继续扩大的,国际外交上面我们还是有优势的。委员长此次剿匪极有可能在半途中,就发生日军进攻的事情,到时候不说国内的民怨,恐怕党国内部的压力就不小,可能剿匪也功亏一篑啊!”

“啪!”委员长一拍桌子说道,“这确实是极有可能的,不过说服张学L你到底有几成把握?他怎么会听你一个外人的?”

“委员长阁下,”安平拉了拉领口,“我在北平的时候见过张将军一面,后来又通过慎昌和他做过生意,如果您在给我一个名义,我想见到他和他谈一谈不是什么大事。何况九一八事变之后,张将军一枪未放就丢了老家,他自己背着‘不抵抗将军的名声’,我想我说的话,如果真的是有理的话,他还是愿意听的。”

委员长阁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吟良久,说道,“马上兆铭兄要到北平去会晤国联的调查团,同时和汉卿商量热河防务的事情,我让你和他一起去好了,顺便指派你作华北军分会的参谋长,这样子也突出了你的重要性,你看怎么样?”

“好的,”安平点了点头说道,“只要能和张将军说上话就好。”

“易生(老蒋给安平取的字)啊,”委员长很感慨地说道,“你说你是数学系毕业,怎么对于军事也这么在行呢?我看你这段时间说的战事,好多都和实际发生的一摸一样呢!听说蒋光鼐和蔡廷锴在上海打仗的时候你也帮了不少忙。”

“实际上,委员长阁下,”安平说道,“我是不太懂打仗的。只是不知道您信不信,我对于任何事情的发生多多少少有点预测的能力,这个大约可以看作是一种天赋的异能吧。”

蒋先生顿时两眼发光死死地盯着安平,“你说这次江西剿共会有什么结果?会不会成功?”

“蒋先生,”安平说道,“这个还是不要说的比较好,有些事情我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这多少牵扯到一些隐密的禁忌事项。对于告诉您我这个个人的秘密我并没有想以此作为邀宠的本钱的意思,而且按照我们家族的训示,过于运用这种力量干涉世间的事情是不允许和折寿的。”

蒋先生顿时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位先生的价值突然之间涨了起来,不仅仅是一位财神,已经上升到了神仙的地步了。十九路军为什么能和日本人抗衡,那位埃里克森先生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美国的大富豪,以及这位先生为什么信誓旦旦说日本人会进攻热河。那么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先生会算。所以蒋先生一时对于把安先生派到北平去感到一丝后悔,应该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做高级顾问的,蒋先生想到。

“易生,”蒋先生说道,“没有其他人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吧?”

“知道的都不在国内了。”安平回答道,同时心里面笑了笑,自己居然变成了一个神棍!

而蒋先生心里面想的是是不是再拨点私房钱交给孔祥熙带到美国去加大和埃里克森先生合作的力度,这极有可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