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安平所提的《关于特种矿产国家统营的计划和方法》完全就是照抄民国政府几年之后历史上面所实行的的计划,但是总的来说要完善得多,充分体现出了未来资讯的强大。在安平看来,既然蒋先生的政府是抗日的主要力量,那么无论这个政权被宣布得如何反动我们也必须加强这个政府的实力。因为现在不是一九一一年,我们没有时间去建立一个新政府。当然一九一一年和一九二八年这段时间建立一个新的地方势力乃至新政府都是可能的,但是很不幸,安平到达的时间是一九三一年,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加强当前的合法政府了。

宋子文和孔祥熙仔细研究了这个计划,同时和德国顾问交流了以后,觉得这个计划非常的好。中国方面看到的是统销统营之后,提高了中国矿物的竞争力,不怕军阀们私下里低价销售,压低了中央的利润,同时也相当于卡着了日本资源的脖子,大大有利于中日关系的“改善”;德国方面看到的是自己能够通过武器出口换到大量自己需要的资源,大大有利于自己的工业的发展。虽然对于美国的企业也插手到了军火生意上面来有点不满,但是毕竟中国的市场很大,而且中国政府也承诺在轻武器方面主要依靠德国,所以这个带着军人味道的德国顾问也就没有说什么。安平在意的是和宋子文借着这个机会搭上了关系,宋子文对于安平在上海之战里的行为感到很有兴趣,也很有好感,所以在知道了埃里克森先生能够低价向中国出售重武器之后,宋先生当即表示很感兴趣,把慎昌列入了自己的合作人的列表里面。同时大量订购美式武器,补充税务总团的损失。

出于笼络人才的目的,蒋委员长先生聘请安平先生担任了国民政府财政部的高级顾问,同时给他挂上了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的职位,当然这也是看在瑞典美国人埃里克森先生的面子上,埃里克森先生的美龄号波音飞机让蒋夫人感到非常满意,同时也让蒋先生非常满意。蒋夫人甚至也接见了安平先生,和他谈了谈欧洲和美国的音乐方面的话题,还请他和蒋委员长一起用餐。接下来安平知道不能够再在军阀以及剿共等方面刺激蒋委员长阁下了,于是不再肆无忌惮的批评蒋先生的政策,不过还是大谈世界范围内的经融危机和美国经济的前景,建议蒋先生出一部分资到美国收购产业股票,到了经济好转的时候卖出。并且以埃里克森先生为例,说明这样子行动的合理性。蒋先生不是很能理解经融危机,但是宋子文和孔祥熙听得两眼冒光,直接的结果就是孔祥熙出国考察的国家上面又多了美国,埃里克森先生将在美国接待他并且商谈合作的事宜。这样子大家看安平的眼神就完全变了,好像是看财神一样。

————————————————————分割线————————————————

安平接到了埃里克森先生打来的电话,准确的说是埃里克森先生通过他的小型接收发射器和安平的终端连了起来,打了个跨洋电话。

“我已经通过另外一家表面上不在我们名下的石油公司签订了向日本出售石油的合同了,这家公司表面上跟着我们进军中东,在沙特有两口井,他们的老板是一个表面上亲日的美国人,已经安排好了。根据我们的估计,只要美方石油一禁运,凭日本人这么些年储存的时候,最多维持半年的时间。现在我们帮他们一把,到时候他们就更惨了。”埃里克森向安平报告道,“到时候不仅是燃料,他们的石油相关的工业都要通通停下来,这个损失足以让他们下定决心去占领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了!”

“做的很不错!”安平赞赏道,“但愿宫泽栩先生的身份不会给他带来麻烦。”

“哦,宫泽先生和我都已经准备加入美国籍了,宫泽先生到了美国之后屡次在公开场合发表对于当前日本政府不满的言论,指责日本不应该侵略中国,大力谴责一二八事变,同时还努力和日本的左派势力联系,宣扬他的新日本观念。就因为这样,日本政府没有少抗议,同时也没有少派人来刺杀他。”

“你让我想起了江南案,先生,那么美国政府的反应是什么呢?他们一定不会在一九四一年的时候把宫泽先生和他的妹妹关起来吧。”

“现在日美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埃里克森回答道,“大家虽然赞成宫泽先生的理论,但是也没有对日本政府表示明显的反感。美国政府宣布说言论自由是美国的基本国策,所以他们不能同意日本政府提出的抓捕和引渡宫泽先生的请求。当然,我也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就目前来说,虽然宫泽先生被人深深的憎恨,但是一点都不影响他作为一个富翁在美利坚的生活,你知道我们一向的原则的。”

“我知道,”安平说道,“但愿她的妹妹能够明白自己哥哥的苦心,以便于明白盲目的爱国心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埃里克森说道,“现在我的妹妹和宫泽妹妹沉心于研究这个世纪的苦难,犹太人和中国人的命运激起了他们深深的同情,说实话,真正有效有力的同情心是与当前残酷现实相联系的同情心。现在我只是有点担心她们的神经不是足够的强韧,当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不担心的。”

“我还有一个担心的是那位公安局的未来特工小姐要去福建。”安平叹了一口气,“她准备把上海的事情理清楚了,就直接去福建帮组十九路军建设未来,要求我们的帮助。”

“哦,那你怎么想?帮助她吗?”埃里克森耸了耸肩,但是安平看不见。

“我一再告诉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实在是没有必要让十九路军和中央军打一场,最好的办法是帮助十九路军变强,留在福建,到时候就是一张和日本人打仗的王牌。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们帮助他们完全没有问题。”

“那位女布尔什维克她答应了吗?”埃里克森笑着问道。

“她说她还是明白大局的,所以答应了。”安平又叹了一口气,“我还是很担心这位女士是不是有足够的影响力,让陈铭枢和其他人放弃他们一步登天的梦想。事实证明,蒋委员长是军阀里面最厉害的,但是我怕那位女士出于某种天真办了不好的事情,不如说为了减轻中央苏区的压力。”

“这还真是一个问题,”埃里克森听出了安平的意思,“那么还是我趁去中东的时候顺便去一趟福建比较好。顺便说一下,慎昌基本上已经被我们控制了,我想对于刘雅士先生,你有足够的领导权了。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北方的那位我们见过的张将军吗?”

“在这之前,”安平接道,“我希望能够得到蒋先生的谅解,让他明白从某种意义上讲,帮助张学L先生是有助于他的利益的。”

“希望你能够说服这位固执的先生,”埃里克森说道,“我会好好接待孔祥熙孔先生的,从另一方面讲,他是我以后的重要顾客呢,我很希望能够在中国开一家银行的。”

“存储了足够的金子吧,”安平说道,“我听说美国联邦储备的金库被偷了?”

埃里克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