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五章 “偷渡者”到来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齐平和他唯一的队员鲁志明带着惊讶和钦佩的心情听完了游击支队的战斗历程。齐平承认,如果他在龙行健的位置,不可能比这做的更好了。

天亮后的小山村静谧安详。齐平喝完一缸子凉水,急着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支队长,你们是怎么遇见我们的?”

“巧合。完全是巧合。本来我们是到119号公路设伏的,最近敌人一直在调兵。听见汪肇镇里的枪声,我们改变了行动方向。这不,我们就见面了。”龙行健解释道。

“我还有一个组员降落时失散了。方位大概在汪肇镇西北13里的地方------”

“我会派人到那里去找。现在恐怕不行。敌人大概正在那里搜索呢。”

“这里安全吗?”齐平问。

“在敌后,严格的说没有安全的地方。不过这里敌人今天不会来。”龙行健笑了,“这一个月敌人被我们弄得快发疯了,紧追不舍呢。”

齐平疑惑地看着龙行健和屋里几个年轻的军官,他们都穿着兰斯军服,手枪也是兰斯人的制式手枪“高山鹰”,久经训练的齐平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们打死了他们一个大官,大约是大队长一级的。”周峰解释道。

“好!”齐平喝彩。

“不过不是好事。”龙行健笑着说,“敌人新来的联队长比原来那个强,有点头脑。他组织了许多精干的小分队对付我们,每个分队100人左右,战斗力很强。我们伏击过一次,没能全部消灭,援兵就上来了。现在还没找到对付的办法。”

一名穿着兰斯军服的士兵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布包,里面是烤熟的几个芋头。

“齐支队长,吃个芋头吧。吃完后我带你去看个地方。”

齐平对鲁志明递个眼色,两人同时从行囊里取出几支“能量棒”这是一种野战用高热量食品。

“你那个东西还是留给伤员吧。”龙行健将一个最大的芋头塞在齐平手里。

饭后,龙行健和秦祥俊带着齐平向山里走去,经过一个半钟头的艰难跋涉,途经几处明岗暗哨,他们来到了一处石壁前,秦祥俊打开手电筒向上连着划了三个圈,不久,一根绳梯从绝壁中间的一个石缝里悬了下来。带着好奇,齐平首先顺着绳梯爬了上去。

石缝深处竟然是一个天然的山洞。里面篝火熊熊,一个漂亮的女兵惊讶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陌生人,“不要慌,自己人。”齐平阻止了女兵掏枪的手。

后面上来的龙行健向齐平介绍了苏洁。齐平则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山洞。山洞约80米深,30米宽,大洞套着小洞,“里面还有点地方,是苏医生的卧室,不过很不好,太潮湿了。”龙行健说。

“好地方。”齐平当然知道这个山洞的价值,但马上意识到它的缺陷,“有一个问题------”

“我知道你说的问题。这个洞子储存的粮食够20个人用1个月,里面那个小洞有渗水,半个钟头可以接一锅。这里主要是安顿伤员。战斗是不行的。”龙行健看看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苏洁,“伤员没问题吧?”这间洞子里住着12个伤员,他们也是看守,看守俘虏,看守物资。

“主要是药品。消炎的都没了,只剩了盐水------”

齐平立即将背包交给苏洁,“里面有些应急的药。哦,还有一份,在另外一个人手里。

苏洁欣喜地念着找出的药品名,“都是急用的,可惜太少了。”

齐平深切感受到敌后与战线那边的不同,“那你们平时------”

“抢。至少有两仗是因为物资打的。最近一直谋划着再打一仗呢。你也看见了,药品没了。”

“准备怎样打?”齐平问。他现在是游击支队的二把手了,当然要知悉一把手的行动计划。

“最近兰斯人沿着119号公路大规模向前线增兵。沿路的村庄被强制拆迁。我们准备在119号公路上伏击敌人,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本钱有限,太大的仗没法打。”

齐平是情报军官,立即警觉起来,“支队长,你说敌人一直在增兵?”

“是的。我们侦察了很久,最少两周了。每天晚上敌人最少有120辆以上的车队向前线输送。而回来的很少,不到30辆。而且,有装甲部队调动,前天,不,3天前,一支坦克部队沿着通过了119号公路,至少150辆。”

“一个装甲师团。”齐平吃惊道。他的使命之一就是侦察兰斯军的调动布防,没想到刚到敌后的第二天就获得了如此重要的情报。

“从齐宗通向战线的铁路被彻底破坏了。几座桥梁至今未修复。敌人的装甲部队只能沿着公路机动。”齐平自言自语,“这意味着什么呢?”他像是问龙行健,又像是问自己。

“敌人在谋划一次大的进攻。”龙行健肯定的说,“我们苦于和帝国无法联系。早想把情报送出去了。光明神庇佑,把你送来了。”

齐平同意龙行健的判断。但仍然问道,“支队长,为什么肯定敌人会发动进攻?”

“连续增兵只能是这个解释。我计算了一下,以一辆军车载30名士兵算,这半个月,敌人仅通过119号公路就向前线调集了3个师团。这还不算我们漏掉和通过别的道路运送的。据我所知,齐宗城至少有3条道路可以到达前线,119号不过是路况最好的一条而已。”

“对头。这个情况相当重要。要立即告知司令部。”

“哦。我一直想知道前线的战况,能跟我说说吗?”

“当然。”齐平将界口之战之后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衡东会战的结果让龙行健感到兴奋。

“再多的我也说不出来了。反正我们是挡住兰斯人了。红旗军现在换了王庸元帅指挥。部队一直在嚷嚷着反攻,可是------”

可是兰斯人在谋划着进攻!齐平越想越怕,连一秒钟都不愿意耽搁了。

“走,回去将情况发出去。”龙行健点头。苏洁将他们送下悬梯,“小心些。”她对龙行健说。

游击司令部接到齐平的电文没有怠慢,立即报告了司令官武大中上将。武大中将电文看了一遍,拿起了桌上的红机子,那是和王庸元帅的专线。

“司令官。我有很重要的情况,要立即见你。”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走出办公室,出了大楼,沿着一条长长的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到达掩映在树林深处的一幢绿色的小楼,那是王庸的小楼,居住办公都在这里。

王庸被电文的内容震惊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谋划着反攻,兵力部署都是进攻姿态的,如果敌人抢先发动------王庸沉思良久,“这个支队的情况核实了吗?”

“核实了。”武大中肯定的说,“电报密码是新启用的。电报员的指法也确认了,是我们刚空投过去的。我们设计了一种暗号,是防备报务员被俘而用的。没有问题。”

“这个支队的情况你给我说说。”

“是这样的。”武大中将龙行健支队的情况说了一遍,“按照权限,我提升这个叫龙行健的中尉为上尉。”

王庸并不关心这个。提拔或处分一个下级军官他根本不过问,“你命令这个支队用全部手段查明齐宗城附近敌人的部署情况。不惜一切代价。他们的情报要在第一时间告我。如果情报准确,我要亲自嘉奖这个支队。”

王庸脸色凝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