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一卷 归途 第二章 联袂逃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蓝枫看着对面的这个人,与自己一样的黄皮肤黑眼睛,冰冷的脸孔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里也没有一丝的波动,如果不是他还站着,蓝枫还真会以为他是个死人。

“报告教官,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蓝枫还是老样子,笑嘻嘻地问铁笼子外面端着机枪的白种人。

“说!”白种人冷冰冰地只吐了一个字。

“教官,我们两个可是你的几百个学员里自相残杀剩下来的,你就忍心看到两个精英只剩一个的下场吗?我们能不能不要决斗啊?”

“不行,你们还不是精英,精英只能是最后剩下的那个,他将是血狼的继承人”

“可是教官,有两个血狼不更好吗?一个可以去DJ杀小犬,一个可以去M国干掉那个战争狂,或者去给教官抢几个美国妞…………”

“住口,准备吧”

“等等,教官,我还有一个问题呢。这个问题不问清楚我难以瞑目的”

“说!”教官知道,这两个人中有一个可能会是将来的血狼,他还不想太过得罪这两人,万一要真是他成了血狼,报复起来自己还真吃不了兜着走。只好又勉强地吐了个“说”字。

“教官,可能一会儿的决斗里我就要死了,可我还不知道女人的滋味呢,教官,你知道吗,先给我说说好不好?”

“不知道!”白种人又吐了三个字。

“教官不会还是老处男吧”

“……………”白种人无语中。

“教官,难道你真是老处男?对了教官,你家里有妹妹吗?漂不漂亮?”

“嘭!”枪声响起,子弹在蓝枫脚下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个小坑,白种人忍不可忍冷冷道:“再废话你就可以不用参加决斗了!”

“哎——”蓝枫根本就没有在乎那一颗子弹。长长的叹了口气,又看向正面的好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少年。少年叫什么蓝枫不知道,不过蓝枫知道他的代号,十二号。从他八岁被人拐卖到这个杀手集中营开始,他们就不能再用自己原来的名字了,每个人都有一个编号,也不是他们的名字。

十年了,不少人在被自己的同伴杀死的时候,都忘记了自己原来叫什么名字,只知道自己的代号。蓝枫的代号是十三,一个被西方人认为不吉利的数字。也因此,蓝枫很不喜欢这个代号,才死死的记住了自己原来的名字。不过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他面前叫声蓝枫,可能他还会想一想才知道是在叫自己,但如果有人叫十三号,他会想都不想就答声到。

蓝枫有时还真是忌妒这个家伙居然有个这么吉利的代号,比起他自己的那个倒霉的代号十三号来说,那简直比他被拐骗时为的那根棒棒糖还具有诱惑力。

只要一想起自己被拐卖的事,蓝枫都会捶胸顿足大呼后悔,如果自己当时不是为了那根棒棒糖,也不会被关在这杀手集中营里过非人的生活十来年。

“那是我人生的败笔,是比被夏薇看到内裤还要丢脸的事”蓝枫若干年后还这样回忆。

“你好像对自己没有多大自信,还没上场你就知道自己要输?”十二号冷冷地盯着蓝枫道。在这个集中营里,会笑的可能只有蓝枫一人了,其它的人都与这十二号一样,随时都绷着招牌似的冷酷面孔。

在很久以前,大约在五年多前吧,蓝枫也是这样冷冰冰的,那时候的他天天都还在为他被一根棒棒糖就骗到这里来而后悔呢。当教官下令几百个差不多大小的少年相互撕杀,谁到最后脚下没有两具尸体就要被枪毙时,

蓝枫干掉的是两个8号和18号的白种人,因为他忌妒他们的代号太幸运了,居然都带有八。自那以后,蓝枫又学会了笑,后来的每次杀人,蓝枫都会笑着对已经被自己杀死的人说上一句话:

“对不起了,我也想舍生取义,将我自己变成尸体送给你,可我的老二他不干,他说他还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不想永久性的硬梆梆(死人)”

当生命从他手里流逝的时候,蓝枫的心里已经开始麻木,但他还是爱笑,他将自己的冷漠埋藏在内心的最深处,因为在他的理念里,一个成功的杀手,就是要让人死也不相信他是个杀手。

蓝枫在听到十二号的话后笑嘻嘻地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嘛,你是十二号,多吉利的数字啊,月月红呢,我呢,13号,见他妈的个鬼的十三号,这倒霉的数字就怎么轮到我了呢?当初排号的时候要不是我被尿憋急了去尿尿晚到了一步,你那十二号就是我的。”蓝枫哭丧着脸叹息着自言自语道:“老二啊,老大对不起你了,看来你也只有持久硬梆梆的命了。尝不到女人味了。也活该你,早不尿急晚不尿急,在排号的关键时刻急什么急,好了啰,十二号被人抢走了,你活该。”

某人心里一心想着的只有女人。突然抬头看向对面的十二号。一本正经地问道。

“喂,十二,你有尝过女人吗?”问过之后蓝枫才发觉自己犯了个错误。自我纠正道:“算了,你和我一样,十年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来的女人?”

突然他又好像想起了什么,道:“不对,十年内不行,那十年前总见过女人吧!我可都让人揭过小美女的裙子,他有可能比我还厉害哦,这个我都能想到,我真是天才!!”

天才好像又发现了错误,又自我纠正道:“也不对,十年前,他不是才七八岁吗?那时候他能尝到女人吗?难道是传说中的超级童子鸡?”

“扑————”十二号感到眼冒金星起来,狂吐鲜血怪叫一声倒在地上。

“咦,十二,你怎么就倒地了呢,还没打呢?”某人惊讶地问道。

十二号好不容易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怒叱蓝枫道:“你还打不打?不打就自已了断吧!”

“打,怎么不打,要输也要拼到割断你的命根子,让你以后也别想玩女人”忌妒起十二号的幸运数字的蓝枫想到了最毒的手段提前为自己报仇。

“嘭——”又是一声枪响,子弹擦着蓝枫的脚踝穿过,又在地板上留了个洞。

“快点!”那个白种人在铁笼子外面不耐烦地吼道。

蓝枫回头扫了一眼那个白种人,眼中闪过一丝没人察觉到的冷芒。听对面的十二号冷冷地问道:“有什么遗愿吗?”

“有,多着呢,不过你以后当了杀手时间肯定不多,但有一个忙你一定能帮上,以后你要是杀了漂亮的女人,记得在他身上刻上十三号的字样,让他到地下来后直接来找我。还有……”

“扑——”十二号再吐鲜血。狠狠地道:“行了,混蛋,你让我死,你活着行了吗?”

“嘿嘿,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十二,我真是太爱你了!”某人不知廉耻地笑着。

“动手”本来还笑嘻嘻的蓝枫说完突然脸上骤变,变得冰冷。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把飞刀。向对面的十二号掷去,快,快如闪电。

但对面的十二号也不慢,在蓝枫的飞刀掷出去后,十二号的飞刀已经飞了过来。

蓝枫掷出飞刀后就闭上了眼睛,他在等着十二号的飞刀或者说笼子外面的教官们手里的机枪向自己喷出子弹扎进自己的身体。他的飞刀是掷出去了,也是向着十二号的,但目标却不是十二号,而是站在他后面的五个教官。他没有向十二号下手,他下不了手,以前他杀人,可从来没杀过一个黄皮肤的人。对黄皮肤黑眼睛的人,他下不了手,那是自己的同胞,与自己一样,被拐卖到这里来的说着中国话的同胞。杀过不知道多少往日一起训练的同伴后的蓝枫已经看透了生死,当然了,除了还没有尝过女人这点是他最大的遗憾。

“扑——扑…………”

“当——咣——”

没有枪声,也没有飞刀扎进身体的痛苦,但响声却不断从四周传进了蓝枫的耳朵里。

蓝枫惊讶地睁开眼睛,却看到周围的十来个教官都倒在了地上。而十二号第一次在蓝枫面前露出了笑容。微笑着看着蓝枫睁开的难以置信的眼睛。而他手上却正在用一根小铁丝捣鼓着铁笼子的锁。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超级笨猪啊,杀了我你就可以出去享受天下美女了,居然不下手”蓝枫严肃地说着一句很不严肃的话。十二号淡淡一笑,没有回答他,回头专心地开锁,啪的一声过后,他拉开了铁笼子对蓝枫道:“你不是也没下手吗?笨猪,快走吧,那杂碎按了警报了!”他说着指了指角落里一个额头上插着飞刀的黑种人教官,那家伙手指正按动着一个红色按钮。

蓝枫跑出笼子,蹲到那个向他开过两枪的白种人面前。那家伙最倒霉,眉心处居然插着两把飞刀,一把是蓝枫的,一把则是十二号的。

抢过白种人死了还捏在手里的机枪,蓝枫踢了他几脚狠狠道:“本少爷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向我开枪了,这东西可是凶器,走火了要死人的”

十二号又差点吐了口血。气道:“你搞清楚点,我们是杀手,正在逃命的杀手。”

蓝枫呵呵笑道:“错,我们在逃命没错,但已经不是杀手了。”

两人沿着通道往外跑。一路上居然一个阻碍都没遇到。

“怎么回事?怎么没人来阻击我们?”十二号有些迷茫了。

“管他那么多呢,没人来还不好吗?你想有千军万马来杀你啊?我们从后面冲出去,到海边去了再说。”蓝枫推了推思索中的十二号向另一边丛林跑。

二人跑了好远才听到后面传来枪声还有猛烈的爆炸声。二人只当是因为自己二人被发现了。更加不要命的往前跑。

“妈的,原来逃跑这么容易,早知道我早几年就逃出来了,何必在里面受那么多罪呢?”

逃了一个晚上的蓝枫和十二号终于跑到了海边。却一个阻碍都没有遇到,顺利得让十二号有些不安。蓝枫却后悔自己没有早一天逃出来。

以前不是没有人逃过,不过逃走的人都会很快被教官拖回来展示在还没有逃却准备逃的受训者面前。当然,拖回来的是尸体而已。

“不对,我感觉不太对劲,你不觉得我们逃出来太顺利了吗?”十二号的些担忧地道。

“不错,你是个有能力继承我的称号的人!”十二号的声音刚落,沙滩边上的丛林里走出了一个黑衣人,语气冰冷地说着,声音中带着浓浓的血腥和杀气,让蓝枫和十二号都脸色大变,惊叫道:“血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