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琴弦断了。。。(三)

接上回的故事,下面是故事的最后一部。。。。



当时,重庆市市长佘子立,也是个京戏迷。他想抬高自称(第五名旦)徐碧云的身价,特地来信托乔仲泉必代请陈十二爷去渝操琴,重金礼聘,招待从优。乔师长把佘市长的信亲自交与十二爷过目。“不去!不去!”徐碧云也能算第五名旦么?除非太后老佛爷封他!十二爷不赏脸!其原因是全国上下家喻户晓,老少咸知的京剧就只有四大名旦(梅,荀,程,尚)哪里钻出来个第五名旦呢?殊不知驰誉十里洋场上海的旦角徐碧云的确也唱的很不错,颇有特色,但他到北京登台唱戏是吃不开的。一方面由于京派与梅派的门户之见非常严格;另一方面徐碧云真要比梅,荀,程,尚四大流派,又的确甚有逊色。乔师长便对十二爷苦口相劝说:你既然回到了四川不到重庆拉有失众望,将来会遗憾的啊!陈彦衡托不过乔仲泉的情,便说:我去也可以,但要萧承先陪我一道去。这样,师徒二人便一路同行重庆。而徐碧云知道后当然高兴非凡!事先,他还不相信佘市长真能把一代琴王请来为他操琴,一旦梦想变成现实之后他那个第五名旦的自吹自擂,也将变成稳坐泰山了。他爬在地下给十二爷磕头,行参拜大礼,含泪道谢:你老人家真肯为我这当晚辈的伸腰壮胆!我徐碧云若有发迹的那一天,终身忘不掉十二爷今日的大恩大德!



柴家巷国泰大戏停止了电影,改唱京戏,门前高搭彩场,五色电灯泡照亮陈彦衡与徐碧云联名的斗大金字,三天戏码刚刚挂出《大登殿》《春秋配》《玉堂春》,宋经理喜欢得眉开眼笑。三天座票一抢而空,就连站票和黑市票都供不应求。市长也每夜亲自临场,台口摆满了赠送给陈徐二人的花蓝,场面的前头特地摆设了一个虎皮披垫的金交椅,专门为十二爷操琴而设的宝座。第一夜的《大登殿》夺了个满堂彩,第二夜《春秋配》彩场更加热烈;到了第三天的下午,突然陈彦衡不操琴了,他要告病休息。宋经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跑到山城大旅馆去求十二爷."不要紧,"十二爷躺在烟盘子上面授机宜"你临时挂一个牌出去,用我的名义发个声明,就说我因病告假改请名票萧承先操琴.虽然宋经理知道观众是来看陈十二爷演奏的也有很多不愿意但陈十二爷坚持说"到时候我自有妙法绝招!"也只好由十二爷摆布.而徐碧云也对这个安排大吃一惊但也不敢得罪陈十二爷只好去找萧先生合弦试调,萧承先却分外镇静,笑道:徐老板!临时抱佛脚恐怕来不及了,你我只好台上见罢.



事情果然不出宋经理的预料,在垫戏《洪羊洞》已过,《玉堂春》快上场,经理亲手出台挂上告假病牌时,观众大哗犹如开水沸腾,佘市长想出面安抚秩序也无能为力了。“上!”陈十二爷慢条斯理地立起身来,提著胡琴拄著手杖,叫著萧承先跟他走,吩咐著场面上紧打催场锣鼓,就在这一片混乱嘈杂声中他亲自出台把场,将他的得意门生代理琴师送上了虎皮交椅的宝座上,面带微笑点头招呼大家雅静。台下观众马上愣住了,嘈杂渐停。只见他指了指萧承先又向观众比了比大指拇,再指指自己的耳朵,然后还轻轻地鼓了一下掌。观众被他这一连串神鬼莫测的动作完全迷住了。就在这刹那之间,徐碧云在马门内高叫一声:“苦---哇!”全本《玉堂春》以《苏三起解》开始,冷不防出场了。观众还来不及反感操琴换人的时候,萧承先仗著常拉的老戏又看过两夜徐碧云的戏路子,便立刻拉响了他试好的琴弦,紧紧滚著苏三唱的流水板,真像行云流水滚瓜烂熟地伴奏著。萧承先聚精会神越拉越妙,徐碧云也越唱越精,拉,唱珠联壁合,琴,腔天衣无缝,场内的掌声和喝彩声也越来越响亮。一夜名琴,话随风走,从第二天起,萧承先在票友界京剧界不仅名满山城而且驰誊全川!后来,连北京的故旧也知道陈彦衡名琴的继承者就是那友联票房出类拔萃的萧承先!在以后,陈十二爷在离川的前夕,本想要萧承先上京崭露头角扬名天下,但萧承先却婉言谢绝了,也让陈十二爷大失所望!



萧承先为什么不去呢?因为在旧社会等级区分极为严格,一入梨园行便算下海当了戏子,不免被人轻视,远不及不卖钱的票友以花出钞票为清高。萧承先出身书香门第对此自然有所顾忌,加上家眷不能搬迁等等原因。所以虽然有名师撑腰但仍然不敢闯荡江湖,虽然这样有些误了他手里那把惊世胡琴的远大前程!而陈十二爷也不好相强,师徒不免临别依依在分别之时陈十二爷把手抄师爷梅雨田的琴谱以及自己常拉的一把京胡留赠给了萧承先他的得意门生。而在以后的岁月中萧承先一直在默默无闻中渡过也曾想把琴技寄托在小儿子萧扶邦的身上,但萧扶邦虽然聪明也从小就喜欢拉胡琴,但毕竟年纪太小无法接受他父亲的琴艺真传。一直到了解放后,萧扶邦参加了内江京剧团的操琴工作,名正言顺地搭班下海,但其琴艺与他父亲他师爷相比却有天渊之别!适逢五十年代,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第二次来川在重庆公演,萧扶邦在后台拜访了他并说:“程先生还认识我不?”“不认识了,眼戳!”“我看程先生的戏,那阵子还太小,你当然不认识我啦。只是那回为程先生演《三娘教子》操琴的萧承先,你还记得吗?我就是他的儿子。”“哦!记得记得,陈十二爷逝世前还在北京同我好几次谈起过他,你父亲现在哪里?”“他已经去世多年了!”程先生怅然久之,叹道:唉!可惜呀,可惜!一代名琴,琴弦断了!”



这个故事讲完啦,其实之所以讲这个故事只是因为我也有位教我练琴的老师有很多地方有点像似萧承先,所以个人有些感触,但也绝不是为老师悲哀!因为艺术的本质是归其自然并不一定要扬名天下。。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