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让我魂牵梦绕的她

让我魂牵梦绕的她



一夜无眠的我,双眼通红地坐在电脑屏幕前,无神的眼里释放出没有光亮的眼光。可浓浓的感情,却象大海的波涛在汹涌翻滚;深深的思念,却象脱缰的烈马在放纵狂奔。

放在键盘上的手在颤抖,坐在凳子上的身在颤抖。

秀,我心爱的人儿,你仙女的神手,牵走了我的魂,攫去了我的魄。

秀,我心爱的人儿,你仙女的靓影,充满了我的脑,占据了我的心。

我多想充当好汉,可脆弱的心却告诉我:秀你是我今生今世最值得你付出的人!

所以那天当你急匆匆地要回家时,我没有理智地想挽留你;所以那天当你焦虑虑地要离开时,我没有人性地想把你拦住。秀,你骂了我吗?你恨了我吗?

秀,我知道,也许你会笑话我;也许你会怨恨我。我都能接受,因为这时的我别无选择。

还记得那天讲故事吗?你笑得似乎是那么的开心,你笑得似乎是那么灿烂,可我总觉得是那么的勉强,那么的隐含淡淡地忧伤。我当时真的好想把你拥抱在怀里,好想把两颗心紧密地靠在一起,以抚慰受伤的心灵。可我没有,我反而把你的椅子轻轻地推了一下。秀,那是我情不自禁呀!

心爱的秀,还记得那个故事吗?“饱汉不知饿汉饥。”多好的一句话,多深情的一句话,让我回味不已,让我萌动不已。我把这个故事编辑了一下,寄托了我情与感。

当我们接待完来人,要返回家时,秀,我再也忍耐不住对你的思念,再也理智不住自己的谎言,再也扼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拨动了那牵着我心弦的号码。电话中我明显感觉到,你似乎有点不安,你似乎有点郁烦。可我真的是没法控制我的情与爱呀,秀!

冬雨是那么的寒冷!冬夜是那么凄清!我骑着摩托车,在雨中,缓缓行走着,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只有无情的冬雨在抽打着我的脸庞,只有无情的冷风在吹打着我的心胸。头发全湿透了,水珠在向下流淌,我没有知觉。

秀,当摩托车经过你家的门口时,我的心禁不住颤动不已。你那曲线优美的身躯、活泼动人的风姿,仿佛出现在我的眼前。

还记得那天我们俩一起去找人的情景吗?我摩托车一到,你的人却已在那等候,你柔软的小手在空中一舞,我仿佛看到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你坐到我的摩托车后,我轻松地向前驶去,内心充满了惬意。那时,我也就是非常非常惬意。我也非常愿意多有几次这样的惬意呀。

还记得我们相约一起去一个单位玩吗?可最后,你没有去,那次我是多么失望,也是多么难受。要不是没有办法,我也一定不会去的。可人总有那么多的无奈呀——

街道是这么的凄清,除了车辆,几乎没有了行人。秀,除了在我心中,街道也没有你的身影出现。我沉重的身体负着沉重的心,在凝重的冬夜,漫无目标地踟躇难行。

秀,你知道吗?我在不停地为自己的行动悲哀,为自己的糊涂想法悲哀。

是呀,自己为什么要装英雄?自己为什么要装无情?自己心里明明时时装着自己心爱的人,自己明明时时在心底呼唤自己心爱的人,可在爱降临时,却那么手足无措。这是在做什么?这是在心灵自杀呀!

也许某种意义上讲,是对的。可对自己、对自己心爱的人却是多么的残酷、多么地残忍呀!虚伪地自我也许会说,爱就是要奉献,就是要让自己心爱的人幸福,就是要让自己心爱的人明天更加美好。可自己这样自欺欺人,又有什么意义?

也许你还会说,你自己对自己心爱的人还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尽管这个梦想不是自己在一时三刻想出的,可以说是早有的,即希望她成为本地的第一人。可那还需要多少努力,还需要她的真诚配合,还需要她的理解支持,她会有这种愿望吗?她会有这种追求吗?更何况,对她有这种梦想,最当初只是缘于自己对她工作热情、工作责任和工作态度决定的呀。今年,她不就已经拒绝了吗?

是呀,秀,人生就是这样的矛盾;人生就是这样难以把握。我真是后悔呀!

凄冷的冬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严寒在步步地侵袭着我的身心,我毫无知觉。

街道的灯火,在发出淡淡地忧愁的光亮。它们在竭尽全力地想把黑暗驱走,可黑暗却是那么宽广无边。无力地光亮,被黑暗所完全吞食。

秀,你知道吗?此时此刻,我滴血的心在哭,我流血的灵在泣。我仰望黑空,低声长号:我的爱在哪里?我的情在哪里?我的明天在哪里?

没有回音,没有答案。只有无情的冬雨,不停地冲刷着我身体;只有无情的冬雨,淋湿了我的心灵;只有无情的冬雨,淋湿了一个行驶在寂寞边缘的没有灵魂的躯壳。

凄雨,笼罩了整个街道;悲哀,笼罩了我整个人心。

雨滴,在不停的滴下,就像我的思念;思念,在不停的漫延,就象天空的雨滴。

摇曳,飘渺,无助,凄苦。

脸颊流下了带温度的液体,是雨滴?是泪花?

秀,我心爱的人儿,此时此刻,我多想对你说一声:“我爱你!”

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我也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可我真的是从内心上做出了决定:我要一生一世爱你,我要一心一意爱你!如果你愿意,我会陪你到永远,决不瞻前顾后,决不后退半步。

秀,你会愿意吗?那天“放飞”说的话是真诚的吗?

在我思想凄苦漫步的时候,迎面的小车从我摩托车旁擦过,吓人的喇叭却没有把我呼唤清醒。

“是找死吗?”似乎有人在骂。

“是骂我吗?”我自言自语。“如果是,”我真想对他说:“是呀,你能赐予吗?”

车轮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思绪却回不到了原点。

“你去哪了?”她们问。“怎么都湿透了?”

“回家换一下衣服,再来接我,好吗?”她说。

我点了点头,回到了家里。

手机拿在了手中,却只有发颤。我真想把手机仍掉、砸毁。我没有。只有用力地把自己的头发篡紧。

我机械地、熟练地打开电脑,不由自主地进入了铁血网页。似乎什么也不想看,什么也不想读。突然,有一个好友传来了一个短信,让我点击“他”的贴子。

“我还在等着晴天,还在等着未来。 烟雨飘渺的天,还是那么寂寞,雨,还飘摇在风中,人,还在寂寞边缘上。”

怎么有这么相近的意境?怎么有这么一致的景致?仿佛在描述我刚才风雨中骑着摩托车缓慢地前行的情境。我不禁悲从心来:我多么希望风雨,能将我和车一起吹到深深的沟壑,永远不再上来,让我告别人世,告别煎熬。

秀,我虽然在期盼晴天;秀,我虽然在遐想未来。可我会有吗?

秀,我希望听到你的声音;秀,我更盼望马上见到你的身影。秀,可我内心也觉得没脸见你呀!

面对黑黑夜空,我不禁无奈祈祷:冰冷的风雨呀,如果秀不再爱我,你能带我离开人间吗?


我本不想再写自己心中的情与感,也不想再抒自己心中的爱与怨。可一夜的无眠,可二夜的思量,却让我心中无从排解。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尘封我对秀的爱,我也没有办法尘封我对秀的情。即使梦想存在,内心强烈的欲望还是冲破了拦阻。我敲响了键盘,在屏幕前无羞地哭泣,在屏幕前无羞的诉说:秀,我爱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