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祸起萧墙 第十二节 勇者归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首长,好消息啊,丁参谋长回来了,哈哈”,钱江的电话打到了龙天的办公桌上。


这回轮到龙天扔电话了,钱江还在电话里“喂,喂,喂”地叫,龙天已经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了楼下,骑上快马一溜烟跑出了军营,后面跟着他的警卫班,虽然他们擅长骑马,不过今天他们怎么也赶不上龙天的速度。


基隆港陷入了一片忙碌而又喜庆的气氛之中,钱江调了两千名二支队的官兵正在港口内卸货,几十艘大型海船依次停泊在港口内,从吃水线上来看,丁念祖此行一定是满载而归。战士们忙得满头大汗,只有丁念祖饶有兴致地拉着钱江在海阔天空的神聊,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从二月二十五日启程,历时八个多月的时间,丁念祖终于又重新踏上了台湾的土地,下船伊始他就趴在地上狠狠地打了个滚。


“苍天哪,我终于回来了”,丁念祖张开细长的双臂跪地仰天长呼。


正当战士们为之鼓舞并拼命鼓掌喝彩的时候,丁念祖又画蛇添足地加了两个字“妈的”,引得官兵们一片倒胃。


龙天催马扬鞭,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驰骋后,马蹄直接踏进了港口,他的这匹白马是钱江在忠州牧保卫战中缴获后送给他的,脚力相当强健,而且通体雪白一根杂毛也没有,港口的警卫战士远远地看见一团雪球滚滚而来,连忙收起了铁栏杆,龙天急匆匆地一穿而过。


“丁念祖,你老人家终于回来了,可把我想死了,看看身上少了什么零件没有?”,两人互相敬礼又热烈地拥抱了一阵,然后嘻嘻哈哈地嬉闹起来,自从“五。二九哗变事件”之后,战士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过龙天的笑容了。


一番久别重逢的神侃胡吹之后,丁念祖把龙天拉到了偏僻的角落里,“首长,钱江都告诉我了,想不到我走之后台湾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也别太难过了,很多事情不是咱们所能左右的,想开一点吧”,丁念祖安慰了龙天几句。


龙天心怀感激地点了点头,正想说两句感谢的话,突然间丁念祖又翻了脸:“妈的,首长,我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摸摸地把我的职务给撤了,倒让郑彬那小子捡了个大便宜,首长,你说吧,怎么赔偿?”。


“赔偿?你小子想得美,以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总队,哪儿你也别想去,就给我干好你的参谋长就行了,还想回海警支队啊?下辈子吧,你要是不愿意啊,干脆就一直呆在袋鼠国天天和袋鼠赛跑得了”,龙天也开始反击了。


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谁也不愿让步,活脱脱两只斗鸡场上的公鸡,倒让在场的战士们实足地看了一出好戏,等两人骂够了又骂累了,又开始勾肩搭背,亲热得象同胞兄弟一样。


丁念祖此行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战胜了千难万险,终不辱使命,带着两百多吨优质黄铜和钢铁顺利地回到了台湾,看着码头上堆积如山的紧缺物资,龙天兴奋地不能自已,不停地拍着丁念祖瘦屑的肩膀,把丁念祖都给拍矮了一截。


“嘿嘿,首长,猜猜这箱子里装着什么东西?”,丁念祖拍了拍一只沉甸甸的大木箱,得意洋洋地问道。


龙天猜了半天也没猜出来,丁念祖洋洋自得地命人撬开了木箱,在阳光下箱子里散发出一片金灿灿的光芒。


“黄金”,龙天惊叫了一声。


“嘿嘿,正是,想不到袋鼠国除了有上好的铜铁之外,竟然还有金矿,那可是一个大金矿啊,乖乖,可惜咱们的人手太少了,否则的话我一定多冶炼一些回来,首长,这次再去的话,一定要多派些金匠去,那里可真是个聚宝盆啊”,提到袋鼠国,丁念祖由衷地赞叹道。


“辛苦了”,龙天习惯性地举起了手,结果却拍了个空,丁念祖早就闪到一边去了,龙天的力气很大,他的肩膀可承受不住龙天的大力一拍。


回台北的路上,两人刻意放慢了速度,晃悠悠地骑马游荡,丁念祖一提起这趟远洋就兴奋不已,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从基隆一直讲到了台北,直到进了总队军营之后方才告一段落,整个过程中龙天一直在做一名最忠实的听众,虽然丁念祖没有叫过一声苦,但从他疲惫不堪的脸色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趟袋鼠国之行远不如丁念祖说得那么轻松,从离开台湾开始,丁念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一想起台湾面临的困境就让他忧心如焚。


“首长,该兑现承诺了吧,嘿嘿”,丁念祖狠狠地恶补了两天的睡眠之后,突然想起了临行前龙天的话。


龙天会意地点点头,拿起电话询问了一通之后,便带着丁念祖离开了军营,两人直奔淡水造船厂而去。


眼前的造船厂经过了重新扩建,规模扩大了两倍多,还新增设了一个中型船坞,几十名船厂的工匠围着一条钢铁怪物正忙忙碌碌地做着调试和维护工作。


“首长,这就是你说的铁甲战舰?”丁念祖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相信。


“行了,我的参谋长大人,上去试试就知道了,保证让你大开眼界”,龙天不由分说拉着丁念祖走上了舷梯。


龙天为了铁甲战舰的事情已经忙了一年多了,与上次的快艇一样,船厂和钢铁厂的工匠们又一次为龙天的异想天开而瞠目结舌,三艘快艇让他们相信了钢铁是能浮在水面上的,没想到快艇出厂之后,龙天又紧接着搞起了更大规模的项目,要在水面上浮起一块更大的钢铁。


如果光从形体上来看,这艘铁壳船并不大,远不如海警现有的三桅战船,不同的是这艘船通体是用钢铁打造拼装而成,而且没有风帆,很难想象这么一个笨重的铁家伙能“自己在水面上航行”,说出来真有些天方夜谈之感。


不过疑惑归疑惑,有了造快艇的基础,利用现有的造船技术,再加上不断地摸索和尝试,能工巧匠们最终还是把它给整了出来,本来一个多月前就该下水试航了,不过龙天迟迟没有同意,就是想等丁念祖回来之后,由丁念祖来剪彩并且首试“处女航”。


船上的大烟囱冒出了滚滚黑烟,铁壳船缓缓地驶离了船坞,在驶出了淡水河之后,经由淡水港驶进了大海之中,丁念祖瞠目结舌,他的嘴巴张得老大,脸上洋溢着神奇而又无比幸福的笑容,这正是他梦寐以久的铁甲战舰,龙天今天帮他圆了这个梦想。


两人并排站在船艏,丁念祖此时的心情可谓是喜忧参半,高兴的是终于得偿所愿,遗憾的是现在这艘船归郑彬了,他只能呆在一边过干瘾,一看到身后郑彬那得意洋洋的神情,丁念祖恨得直牙痒,只不过不好在龙天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首长,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我老丁做梦都不敢想啊,首长,你哪里是人啊?”,丁念祖高兴地合不拢嘴,连说话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龙天忽地转过了头,“妈的,你小子说什么哪?我不是人,那我是什么?你给我说清楚,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扔下海去,妈的”。


丁念祖嘿嘿一笑,“首长,你的确不是人,你是神啊,是天上派来的神仙哟”,丁念祖嬉皮笑脸地说道。


“妈的,就你小子油嘴滑舌,难怪姜海总吃你的亏”,龙天的心中顿然升起一股强烈的自信。


从新石器时代开始,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在与船打交道了,独木舟和筏就是那个时期的典型代表,祖先们以非凡的勇气和智慧穿过大陆走向海洋,也为我国的航海事业奠定了基础。


封建社会中国曾经出现了三次造船业的高峰:秦汉时期、唐宋时期和明朝时期,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造船业越来越发达,技术也越来越先进,唐朝的舟船就已经采用了先进的钉接榫合的联接工艺,大大地提高了船的强度,宋朝的造船修船就已经开始使用专业的船坞,并且还能根据船的性能和用途的不同要求,先制造出船的模型,进而依据画出来的船图,再进行专业施工,而龙骨结构则更是中国造船业的一大发明,宋代时就已经普遍采用了龙骨结构。


明朝继承和发展了历代先进的造船工艺和技术,将中国的古代造船业推向了顶峰,放眼世界,这个时候还没有哪一个国家的造船业能与中国相提并论,正是因为有了如此雄厚的基础和实力,才促成了郑和七下西洋的举世瞩目的壮举。


为了造出跨越时代的铁甲船,龙天可谓是挖空心思也费尽了心机,作为现代社会的军事发烧友,舰船知识当然或多或少地要具备一些,一艘船的心脏当然是它的动力装置,所以蒸汽机成了龙天的首选,这个任务自然由马雯婷担纲,毕竟她是学机械的。


除此之外一切都得由龙天“闭门造船”了,龙天对于舰船的研究远不如汽车那么丰富,只能一点一点地回忆和摸索,然后就是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与工匠们共同研究探讨,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上天有意眷顾,龙天在山洞里找到了一个现代游艇的模型,估计是老猫哥留下来的,凭借这个模型,龙天很快就在电脑上把设计草图给画了出来,剩下的事情就是钢厂和船厂的工匠们的了,龙天则客串了一个并不合格的“工程师”的角色


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死了龙天和马雯婷的无数脑细胞,历时一年时间,一艘跨时代的铁壳轮船终于大功告成,轮船的动力装置是往复式蒸汽机,采用螺旋浆推进,轮船总长43米,型宽6米,垂线间长41米,型深3米,设计吃水1。5米,核载人数30人,设计时速12节,总排水量为150吨。


制造完成之后,龙天围着轮船看了又看,突然间“缉私艇”三个字脱口而出,现在看来这艘船还是属于“艇”字辈的,虽然离龙天心目中威武高大的现代军舰相去甚远,但在这个时代里,能造出这样的轮船实属天开眼。


台湾缺煤,为了解决蒸汽机的燃料问题,龙天和马雯婷经过商量之后,最终决定改用燃油,虽然朝庭在变相地封锁台湾,但石油却不在禁运物品之列,其原因当然还是在这个时代里,石油没有什么大用途,用燃油可以减少轮船的载重量,增加续航里程,当然如果出现用油困难时,煤和木材都是替补燃料。


蒸汽机与汽轮机和柴油机不同,它结构简单,造价低廉且管理维护非常方便,对于制造工艺的要求并不高,缺点是热效率不高,象马雯婷造出来的这台蒸汽机,充其量只有10%,而且重量较大,为了把这台沉重的蒸汽机安装到轮船上,龙天在山洞里呆了近一周时间,敲敲打打之后把叉车给修理了出来,这才解决了搬运安装问题,目前马雯婷已经在研制起重机了,马雯婷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好笑,只要龙天一有奇思妙想,受累的总是她。


“咦,首长,这是什么玩意儿?我怎么越看越象是火炮呢?”,丁念祖拍了拍艇首甲板上的一个铁家伙,好奇地问道。


丁念祖这一问不要紧,龙天立即收起了笑容,脸上露出了浓郁的愁容,轻轻地抚摸了一番之后,龙天仰起头长长地哀叹了一声,“不错,这是火炮,是出来不久的九二步兵炮,这是小梅遇害前刚刚制造出来的,为了这门炮小梅废寝忘食,如果。。。。。。唉,不说了”,龙天转过身朝着大海抹了抹眼睛。


“什么?步兵炮?放在船上能用吗?”,丁念祖在安慰了几句之后,疑惑不解地问道。


龙天摇头哑然失笑,反问道:“你怎么和钱江一样?谁告诉你步兵炮不能用在船上了?”。


丁念祖的这个问题和朝倭之战时的钱江一样,当时在忠州牧龙天用水营炮打了一场陆地战,照样把倭军杀得大败。


九二步兵炮:


口径:70毫米

炮管长:8.79倍口径

炮全重:0.2吨

炮全长:2.7米

炮全高:0.6米(带防盾)

高低射角:-10度至+75度

弹重:3.8公斤

炮弹初速:198米/秒

最大射程:2788米

最小射程:100米


在设计轮船的同时,龙天开始着手舰炮的研制工作,作为现代人,他何尝不喜欢现代的大口径舰炮,不过那也只能留待日后了,龙天对于火炮研究得并不透,能把迫击炮弄出来已经不容易了,这还得感谢国民党残部留在山洞里的那门迫击炮实体模型。


受迫击炮的启发,龙天思前想后,最终才确定了用简单实用的轻型九二步兵炮,这种火炮灵活机动,只要有5个人就可以随时拆卸和安装,战场适应能力非常强,可以平射和曲射,兼有迫击炮的优点,如果战场需要,还可以停泊在近海掩护部队抢滩登陆。


谢天谢地谢佛祖,废料仓库的角落里躺着一门散架的九二步兵炮,龙天发现它的时候忍不住抱着生锈的炮管狠狠地亲了一口,亲得满嘴都是铁锈。


除了安装在艇首的一门九二步兵炮之外,船上还配备了一挺7。62MM口径的班用机枪,龙天把军火库里最后的三十挺机枪全部搬了出来,并优先配备给新成立的海警铁甲舰大队使用。


可以说除了抗撞击性能较差之外,无论是海上炮战还是接舷战,龙天的这艘轮船其战斗力可谓是独步天下了,由于吨位太小,还不能遂行远洋作战任务,不过如果是在近海作战,轮船再加上快艇,龙天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打败任何海上来犯之敌。


“谢谢首长,谢谢马县长”,丁念祖和郑彬朝着龙天庄重敬了一礼,稍顷两人脱下了军帽,朝着大海低头说道:“谢谢小梅”。


轮船沿着海岸线往北航行,渐渐地众人的眼里出现了富贵角的身影,龙天脱下了军帽,默默地站立在船头,陷入了无限的沉思和悲痛之中,丁念祖和郑彬相视一眼之后,也和龙天一样默默地摘下了军帽。


“开炮,向小梅致敬”,龙天大声地下达命令。


五名海警战士快速地跑了过来,炮口呈75度斜角,一枚铜壳炮弹塞进了炮膛,“轰”一声巨响,海面上溅起一道巨大的水柱,很快弹着点又被浪头覆盖了。


“首长,这是我们的第一艘铁甲战舰,我建议就命名为‘小梅号’吧”,丁念祖走到龙天身边,拍了拍龙天的肩膀说道。


龙天的视线有些模糊,他在努力地抑制住自己想流泪的冲动,片刻沉默之后他摇了摇头,否决了丁念祖的提议,忽地转过身来,眼中冒着熊熊的火光,咬牙切齿地说道:“不,就叫‘屠倭号’,今后这个吨位的铁甲战舰就叫‘屠倭级’战舰”。


“屠倭号”的首航成功,为后续更大吨位的铁甲战舰打下了扎实的基础,淡水造船厂暂时停止了木制帆船的生产项目,转而全力以赴制造后续铁甲舰只,在马雯婷的指导下,台湾蒸汽机厂也已经上马,蒸汽机的制造和使用,标志着台湾从此提前进入了“工业革命”时代,具有划时代的伟大意义。


经过台海冲突和朝庭的变相封锁,台湾一度陷入了资源危机,最惨的时候连部队的实弹训练都停止了,为了解决扩军后的武器装备问题,龙天不得不提高了铜和铁的进口价格,而且热烈欢迎走私人员,正所谓“亏本的生意没人做,杀头的生意有人做”,在高额利润的致命诱惑下,台湾一度成为走私胜地,大批的铜铁向台湾滚滚涌来。


这其中琉球国商人林唯一是最值得称道的,自从拿到了火柴和味精的代理权之后,林唯一利用琉球国的贸易窗口之便,短短的一年之内就一跃成为琉球首富,在台湾最困难的时候,林唯一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的商船成为台湾战略资源的稳定来源。


丁念祖在袋鼠国探宝成功之后,龙天立即在台湾搜罗征用了大型海船一百余艘,开始来往于台湾和袋鼠国两地,虽然一年只能来回一次,不过有了自己的后方稳定基地,龙天和马雯婷再也不必为资源的问题发愁了,兵工厂的机器又隆隆地轰鸣起来,一批又一批枪支弹药运进了军营。


“首长,有个问题我想了好久,总是不太明白,你帮我参谋参谋”,丁念祖满腹狐疑地走进了办公室。


“哦?说说看”,龙天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丁念祖有些疑惑地说道:“首长,我今年去袋鼠国,在几个东南亚的小藩国停靠时,他们对我们还是挺热情的,不过等到我回程停靠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变得不冷不热,象吕宋、爪哇等国均是如此,连看我们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才几个月的时间变化就如此之快,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爪哇和吕宋就是现代的印尼和菲律宾,都是明朝的藩属国。


龙天听完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会不会是朝庭今年在征讨我们的时候,派人给下属藩国通报消息、向他们施加压力了呢?”。


“不会吧,首长你忘了,我们船队挂的都是明朝的龙旗啊,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是从台湾来的呢?”,丁念祖说道。


龙天:“那就怪了,你经过的藩属国都是这样的吗?”。


丁念祖点了点头,“差不多,就属那个爪哇最坏,刚开始都不许我们靠岸,后来我送了他们负责管理港口的官员几碇黄金之后,才勉强派出了补给船,连淡水都卖出了酒的价钱,妈的,如果换作姜海的话,我估计,嘿嘿。。。。。。”,丁念祖一想起姜海就想笑,如果换作姜海这个炮筒脾气,他早就一炮轰过去了。


“那就怪了”,龙天深吸了一口凉气,他百思不得其解。


“叮呤呤。。。。。。”,两人正说话间,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是海警支队长郑彬打来的,“报告首长,我们截获了一艘可疑商船,他们挂的是朝鲜王国的旗帜,不过船上竟然有大批倭人,现在这艘船已经被我们俘虏了,请示一下是不是照老规矩处理?”。


海警支队上午在台湾海峡例行训练的时候,发现了一艘可疑海船,虽然船上悬挂着朝鲜王国的旗帜,不过一见海警战船立即转向就跑,郑彬出动了“屠倭号”和三艘木制战船,经过一番海上追逐之后才截获了这艘可疑商船。


这艘船上除了十几个朝鲜水手之外,其余的三十多人全都沉默不语,郑彬细察之下才发现竟然都是倭人,便押着这艘可疑船只驶进了淡水港,等待龙天的处理意见,如果这艘船悬挂的是倭国旗帜的话,郑彬早就下令开火了,“屠倭号”铁甲舰自加入海警现役以来还没有实战过呢。


“你先等等,我马上派人过去,你先把俘虏都看好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龙天隐隐察觉到了明显的不对劲。


“丁参谋长,你带人过去审问一下,哦对了,把那个朝鲜来的李二旦带上,他懂倭语,我总觉得这里面问题很大,你一定要问出个明白来”,龙天皱着眉头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