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八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谈到长辈,陈雪就换了一副面孔,双手扶膝,端端正正恭恭敬敬地道:“那是家父。”那副恭敬的模样,李锦江还以为刚才她纵声大笑的并不是她。

没等李锦江感慨过来,陈雪顿时又变了,只见她上身向前一倾,双手托颊,对着李锦江问道:“正好,我也想问你,你是什么来头啊?我父亲还是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为一个毛头小子搞这么大阵仗的。”

没等李锦江回答,陈雪转头看向黄琳,道:“好啊!黄琳。我还以为你这几天是怎么了,茶不思饭不想的,话都没精神和我说上两句……”

话犹未尽,陈雪斜眼看着李锦江,却对黄琳说道:“没想到是找到了心上人了。你的埋伏也真够久的。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她的位置斜对着李锦江,李锦江看着她,却见到她忽然对着自己眨了几下眼睛,下巴向黄琳点了点。

李锦江顺着她示意的方向,向着黄琳看去,此刻的黄琳,李锦江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种独立与英气勃勃,已经全然没有了。

只见黄琳神色有些忸怩,垂着头,脸对着她眼前的桌子边沿,眼光根本就没敢望李锦江这边看上一眼。即使在漆黑的夜色下,李锦江仿佛也可以看到,黄琳的脸,正羞红着。

毫无预兆的,陈雪居然一下就把自己内心全都捅了出来,黄琳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勇气和坚强,在这两句话面前,全都崩溃了。她的脸对着桌子边沿,心中正忐忑不安:陈雪怎么这么口无遮拦!怎么能把这些说出来!这多……

她心中大羞,却又忍不住去猜测李锦江的态度:自己的内心现在让叶公子知道了。叶公子会怎么想?他会怎么看自己。会不会认为自己投怀送抱,看低自己?不!他也是从国外回来的,他在过这么多的国家,不会和国内那些老顽固一样的……

陈雪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很是得意。她知道,自从黄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后,黄琳就一直在任何人面前都扮出一副坚强与独立的模样。现在就是这样,纵使黄琳喜欢这位叶公子,恐怕她也不会轻易表达出来。

而看这位叶公子,他的模样十有八九也是喜欢黄琳的,但似乎他太不懂女孩子的心了。陈雪坚信,如果要由他们自己来慢慢把这层关系挑明,只怕都已经时过境迁,两人面对各自的家境,绝对难以抛弃一切勇敢的在一起。

父亲向来不喜欢与那些帮派匪系打交道,从这点上看,叶家绝对是正经的生意人。而看父亲的郑重,叶家的地位、财势绝对很高。这样的人家,怎么会接受一个青帮老大的女儿,而且还是庶出,至今没有见过光的。

这样的例子,父亲周围的那些官宦家庭已经上演了不止一轮。许多和自己一样,都是受过国外文明教育的年青人,只是他们没有自己这么幸运,没有一个睿智并开放的父亲,最后都迫于家族的压力,唯心的娶了自己不爱的人。

陈雪一想到这一点,就决定把黄琳与叶培华的关系给挑明了,让两人尽快的进入角色,抛弃一切的走在一起,而不是再上演一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

再看了一眼黄琳与叶培华,心中对两人做了一番对比,陈雪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她忽然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鲁莽的就把这层窗纸给捅破了呢!这样对黄琳,究竟是福还是祸?她脑中转过了这么一个念头,随即就把它从脑中抛了出去。

不自由,宁可死!受过国外文明教育的自己和黄琳,绝对不会再心甘情愿的,走旧中华女人走过的路子。自己父亲豁达,黄琳父亲呢!那个品性恶劣的匪帮头目,绝对不会讲什么文明。

想而易见的,他这么宠着黄琳,也就是打算把黄琳养得极端优秀了,好送出去给那些权贵作姨太太,好巴结那些权贵,使得他的匪帮得以更上一层楼。不然,他怎么会连一个身份都吝于赐给黄琳!

愤愤然的想到这里,陈雪更加坚定了把黄琳与叶培华拉拢在一块的决心。她伸出手去,拉住黄琳的右手,再伸出手去,扯过对面李锦江的左手,把两人的手拉在一起,道:“好啦!我知道你们心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现在就不用装了,大家都说清楚了不更好么!都是到国外学习过文明的人,爱情是自己的,就要靠自己去争取。难道你们都还不懂么?”

说罢,陈雪忽然想到自己的六哥。她知道六哥与张毅云的两个儿子,自从看到黄琳后,就一直对黄琳起了淑女之思,如果他们此刻看到会有什么表情呢?

陈雪想到了三人看着叶培华干瞪眼的样子,直感到好笑,顿时便想笑出声来,随即感到了不妥,赶紧掩口,压抑着笑意,道:“好了。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搅你们了。”说罢不待二人反映过来便转身离去。

陈雪转身一走,黄琳便恢复了几分勇气,手轻轻往回一扯,想把自己的手从叶培华手中抽出来。不料叶培华力气要大的多,手一松便再握紧了,没有抽得出来。

黄琳还待再抽,只感到叶培华的手顿时加大了几分力气,把自己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随即,手背也是一暖,却是叶培华把右手也握了上来。

李锦江看着黄琳,黄琳的这副模样,让李锦江心中涌起了一副要爱护她、保护她的心绪。他探出上身,把头伸了过去,在黄琳面前只有一尺的位置,看着黄琳的面颊,柔声说道:“我知道你的心,因为我的心也和你一样,在喜欢着你!所以,不要害怕,只要你喜欢我,我喜欢你,那就绝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分开。”

李锦江顿了顿,想到初见黄琳时的模样,想到黄琳那些显然有些功夫的保镖。李锦江并不知道黄琳的真实身份,黄琳出于一种自卑的心理,没有对李锦江说明,而黄琳给李锦江的那个地址,李锦江早就抛到了脑后,也没有派人调查过。

李锦江不知道黄琳的身份,自然就只能从他知道的方面推测。从黄琳的保镖以及黄琳能够很快查到自己在上海的住所,李锦江很快推断,黄琳肯定是出身于一个权大势大的家庭。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黄琳才担心家中会干涉,进而导致两人走不到一起吧。或许……象那样的大家族,黄琳早已经被家族中安排好了婚姻,这才让黄琳担心吧。

李锦江脑中一瞬间转过了数个念头,见黄琳没有说话,便算定自己所料无误。他充满自信对黄琳说道:“你不要担心家里面会怎么反对你。我李……里面的叶氏家族,有足够的实力,会让你家族中的长辈毫无异议的嫁给我的!纵使他们再不答应,哪怕粉身碎骨,我也会……”

黄琳一直听着,心中更是感到不停的心虚。对方的家中,果然是有着无比巨大的实力,显然是那种传统的大富大贵的家族。自己的父亲干的事情,能让他们赞同么?自己算是一个私生女,那在文明的国外都是低贱的身份,对方的家族会同意么?

此刻,听到这位叶培华公子居然用自己的安危性命来表示,黄琳赶紧伸出自己没有被握住的那只手去,掩住了这叶培华公子的嘴,急道:“不要说了,问题不是在你这儿!”

李锦江用右手握住黄琳的手,把黄琳的双手握在自己的双手中,充满自信地道:“相信我!什么问题都不会存在的!”说到这里,李锦江不禁想到了自己身后的整个第九师的兄弟,只要有他们在自己背后作自己坚强的后盾,自己会有什么好害怕的!

黄琳再也不说话了。所谓物极必反,羞到了极点,黄琳骨子里那股倔强的劲头上来,就如当年黄金容不让她去美国时一样,顿时坚强起来。

黄琳不再躲闪逃避,也不再逃避,鼓起了自己心中残余的勇气,抬起头直面对着李锦江,看着这位已经闯入她心田的叶大公子,看着他充满信心的面容,不觉痴了。

两人的关系一旦挑明,便没有了那么多的生份与猜度。李锦江没有顾忌,心情一放开,顿时语句流畅、话题众多,时不时的还拿几个笑话出来,逗得黄琳笑声不断。

其实,李锦江根本不用找话题,心事一旦透露,黄琳便放开了心怀,任由李锦江握着自己的双手。此刻,她的眼中只有李锦江,根本就再也没有了任何人,也根本不在乎李锦江说什么,她所在乎的,只是那是李锦江说的。如果不是那些经过后世精炼的笑话实在精辟、实在有笑头,黄琳或许连李锦江说些什么都不会注意。

这一切,陈光府等五老和另外的数双眼睛都同样看在眼中,不同的是,五老眼中的是理所当然,心中想的是怎么利用这为国家为民族取利,另外数双眼睛中的却是滔天巨火,心中想的是怎么把李锦江剁成千百块的拿去喂狗。

这数双眼睛中,有两双正是当初盯着李锦江与黄琳的那两双,此刻已经多了一双出来。如果陈雪看到这三双目光,定然会认出他们的主人,因为这三人正是陈雪方才所想起的三人。

起初那两双眼睛的主人,一名张立国,一名张立民,正是张毅云的两个儿子。这二人是随父亲前来,但两人的目的,却不是认识化名为“叶培华”的李锦江。

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来、又从来不曾闻名、更不知道会有什么才干的年轻人,根本就不会引起这两兄弟的什么兴趣。他们一来到陈府,目光在人群中寻找,搜寻这陈雪的身影,更重要的,是看陈雪是不是会带着某位他们心仪的女子前来。

待两人搜寻到陈雪的时候,他们也搜寻到了陈雪身边那位令他们心仪女孩。只不过,两位女孩身边那个细皮嫩肉、油头粉面、弱不禁风……总之是令人望而生厌的——男子,令他们止住了脚步。

托李锦江那身难以晒黑的皮肤的福,两人在一瞬间便给李锦江找了数十个决没有褒义的形容词。因为,此刻的李锦江已经在与黄琳在舞池中跳舞了,而且还显得颇为融洽。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深刻的嫉妒与恐惧,还有——疑问!从来对任何男人都不假颜色的黄琳怎么会和一个男人跳舞?这人不正是开始陈家伯父隆重介绍的男子?他怎么会认识黄琳?难道是陈雪介绍的?难道陈家伯父在有意撮合黄琳与他?

两人立时慌了手脚,本来因为竞争有些生份的兄弟之情,在此刻空前的深厚起来。两人很快就制定了兄弟合作统一阵线,很快想到了一切可以助力的手段,想到了以前的另一名竞争对手,决定把对方也拉拢过来,形成一致对外的大革命形势。

这人,就是陈光府的六儿子——陈宗海。

“什么!有个小子在缠着黄琳?怎么可能?不是你们……”两人找到陈宗海,一说情况,最初的惊讶之后,陈宗海有些狐疑的看了张立国与张立民二人。张立国与张立民赶紧把情况前后说了一遍,并带着陈宗海亲自去看了看,陈宗海这才相信。

陈宗海由于办事未回,没有参加之前的筵席,等他回来被张立国与张立民派人拉到后园的时候,他才听说了黄琳居然会与一个陌生男子亲密跳舞的事,才知道自己妹妹居然胳膊肘往外拐,帮别人追求自己的“准六嫂”。

知道陈宗海现在才回来,张立国与张立民知道自己期待的信息泡了汤。怎么办?难道三人能够跑去问陈光府,问一问这姓叶的究竟是什么来头,问一问陈光府这么安排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两人还有杀手锏:“既然这样,陈兄就去找你妹妹问问看,看看那姓叶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找我妹妹问!”陈宗海脸上顿时泛起了苦笑:“你们有所不知,我这个妹妹什么都可以帮我办,就是一涉及这黄琳,那就什么都不肯为我办了。我以前就试过,想打探一点黄琳家的消息,可直到现在,黄琳家究竟在城北还是城南,家里面还有什么人,我到现在都还是不知道。”

陈宗海此话一出,张立国与张立民心中顿时凉了半截,找陈雪的路子已经被彻底堵上了,接下来怎么办?不知对方的底细,不知今日的原委,怎么采取行动?难道鲁莽的跑出去和那姓叶的争风吃醋?可万一,那姓叶是黄琳亲戚呢?

三人冷场了许久,张立民试探着道:“陈兄,要不我们买些你妹妹喜欢的东西贿赂她,再诚恳一点的请她稍微透露那么一点消息?”

张立国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弟弟的话,道:“别笨了!这么久以来,陈兄还会有什么手段没有试过,你真把陈兄当笨蛋啊!不用你的脑子想想,笨!出去别跟别人说是我弟弟!”

看到这两位喜欢斗嘴的兄弟又有斗嘴的迹象,陈宗海赶紧打断:“你们有所不知,我岂止是百般方法用尽,简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可是,我妹妹一提到黄琳,就连露口风的话都没有一句!”

张立国正要说话,张立民忽道:“不好!你们看,那小子居然摸黄琳的手!”

三人转头看去,正好看到李锦江双手握着黄琳的右手,随后,又看到了李锦江握着黄琳的双手,两人亲密无比的说着话。三人彻底傻眼了,这下,谁都知道,李锦江和黄琳绝对没有血缘关系。

许久,张立国方才反应过来,他沉思片刻,道:“陈兄、立民,我们必须立即行动起来了!陈兄,你去找你父亲,想法设法探点口风;立民,你去问问爸爸,看看陈伯父有没有说过这叶培华的来历;我去找盛叔叔和周叔叔,刚才我见到他们四人聚在一起,似乎在谈点什么,我去看看能不能从他们那里了解些什么。陈兄,你看这样妥当吗?”

陈宗海思索片刻,道:“无论我们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明晚,我都准备一个晚会,把这叶培华邀请过来。如果我们能够打听到他的底细,那么就针对他的情况,想点法子让他出丑。如果我们打听不到什么,那么到了晚会上,我们再设法探他的底看看。”

张立国道:“那我们便分头行动吧……立民!”见到陈宗海已转身走开,张立才犹豫一下,还是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弟弟,郑重的叮嘱道:“咱们现在必须统一起来对付这个叶培华,决不能再搞内讧。这个叶培华也不像是普通人,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如果探听到什么消息,一定要说出来,不能自己藏着。”

张立民一愣,嘴上嘟囔了几句,抱怨哥哥对自己不信任,却没有反驳。刚才他打的,就是这么一个主意,现在被哥哥说破,就不便有所隐瞒了。只是,真的会什么都不隐瞒吗?这一点张立民自己也不敢肯定。

这些,陈宗海就没有再注意到,如果他当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或许,对于黄琳,他还有几分机会;或许,李锦江的上海之行结果会不大一样;或许,中华的未来会因此而有所改变……只是,陈宗海当时忙着去找父亲,已经转身而去,张立国之后与张立民的谈话,他并没有听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