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四十六节 民心所向

又一次看到了一片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石原莞尔无奈的下令撤退。虽然他下定了决心,就算将自己的命填进去,也要活捉杀神,但看这情形,就算这支队伍全部耗光,也可能伤不到“杀神”的一根汗毛。

石原莞尔是一个冷静的智者,不是那个容易暴怒的“大刀”,他该冷静的时候就冷静,该拼命的时候就拼命,不会做无谓的牺牲。通过这一战,石原莞尔虽然,没有达到目标,但他摸到了对手的一些作战特色,这种经验对他来说,也是一大收获。

鬼子想走,卫华自然要送上一程,先前叫做,敌进我退,现在轮到敌退我进。

枪声爆炸声,再度响起,石原莞尔一路丢盔弃甲,等到退出城区,发现身边只剩下五十多个人了。三分之二的勇士,为帝国尽了忠。

石原莞尔无可奈何的拔出手枪,朝天打光了一个弹匣,此时已是黑黢黢的铁西城区,大喊一声,“我会回来的!”

卫华没有听到,要不然会给石原莞尔一梭子,让他永久性的闭上嘴巴。

长时间急促的奔跑战斗,让卫华体力严重透支。一坐下来,浑身酸痛,骨头都散了架。抬头仰视着刚刚升起的一弯新月,大嘴张着,粗重的气息,急促的运动着,如同拉风箱。热汗淌了出来,打湿了早已被泥土和鲜血板结的病号衣,贴在身上滑滑的,被风一吹,又冷冷的。

这样的战斗还能持继多久?大约还有一天吧。

今晚日军还会不会来进攻?有一点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日军不是不善于夜战,而是因为日本在白天作战,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自身的优势,用最小伤亡获得最大的利益。在夜间由于光线不好,容易混乱,造成较多的意外伤亡。所以,日军一般都在白天作战。

能不能趁着夜色,再给日军一点教训?

卫华咬着牙抬了抬手臂,感觉沉重的如一座大山,只好放弃了单枪匹马,独闯鬼子阵地的想法。

休息中的卫华,身体在慢慢的恢复体能,头脑却越来越活跃,他注意到四周不同了,感觉缺少一点什么。夜很静,静到连虫叫声都没有,两耳间只有嗡嗡的耳鸣声,这才猛然醒悟,炮声什么时候停了?

对于陆机指挥的炮兵师,卫华不知该如何评价,刚开始打得很好,给了鬼子以重大的伤亡,到了后来,就不行了。鬼子退了还在打,纯属浪费炮弹。鬼子用小股部队,进攻时,这些炮弹打得稀稀拉拉,都不知打到哪去了。卫华军事知识不多,但作为一个现代人,还是知道一些,诸如步炮协同、定位、根据前方步兵的要求,进行火力覆盖和火力支援,等等常识。

而这个炮兵师,在这方面一点都没有。就好像是对着一个地方瞎蒙一样。

月色中,忽然响起了一阵瓦砾被踏碎的咔嚓声,卫华紧了紧怀中的枪,将枪口指向发声处,伏了下去。

两个人影出现在巷道中,待近了,才发现是丁二和李大为。丁二受了伤,右手小臂用绷带吊在脖子上,左手拿着盒子炮。

李大为还是一个囫囵,这一整天他的运气都很好。身上除了一些刮伤之外,就没有别的伤口。

卫华掏出手枪,朝两人的脚下,开了一枪,啪的一声,火星四射,两人吓了一跳,然后趴在地上,狐疑的朝这边张望。

卫华喊道:“是我!”

“卫司令!”两人大喜,跑了过来,“哈哈,总算找到你了。兄弟们都急坏了。”

“你俩咋唬个什么?”卫华铁青着脸,“幸亏,你们遇到的是我,如果换作鬼子,你们这会儿已经进了鬼门关!在巷战中要贴着墙壁走,千万别弄出声音来,我白天不是教过你们吧,一到晚上就忘了?”

想到刚才那一枪,两人头都缩了起来。耷拉着耳朵听着卫华训话。

卫华当了一天一夜的假司令,还真当出司令的感觉来了,无论对方是什么人,都能用司令的感觉给他们说话。依靠着后世玩CS的经验,一些七拼八凑的对战争的理解,以及这二天的实战经验总结,训起人还是一套一套的。感觉,嗯,感觉,就像那个黑心经理在训人一样。那位黑心经理,管这一套叫实时教育。就是员工有了错,立即纠正,并且当场开一个小会,提醒所有的人,都不要再犯同样的错了。这大概是一种潜移默化吧。

“……如果听到有枪声,你们所要做的不是张望,而是立即卧倒,等自己安全了,再寻找敌人。”卫华一口气将自己所知的巷战知识倒了出来,这才问道,“找我做什么?”

“呀,”两人听得如痴如醉,直到卫华说完了,还在思索着卫司令的话,卫华抓起一把碎石,扔在了过去,两人才惊醒。“陆参谋找您回去,有要事相商。”

“好,扶我起来!”

“卫司令您受伤了?”两人大惊,这才发现卫华一直在地上坐着的原因,是因为有伤。

“我昨天就受伤了,你们不知道?”卫华好气又好笑。

两人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卫华虽有重伤在身,但他的行为动作表现得比健康人还灵巧,经常人让忘记了他身上的伤。

“哦,哦……”两人拉着卫华起身,借着月光,看到卫华浑身是血,由衷的敬佩。卫华身上的伤有多重,两人是清楚的,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支撑着打完这一整天的仗?

卫华呢?如果知道两人这么想,怕是会脸红。因为,这具不似人所有的躯体,并不是他的本体,倒像是某种生化机甲,卫华的灵魂钻了进去,开动着它,做任务。等任务完成,灵魂就会返回本体。如果不趁机多压榨它的能量,多赚一点奖励点数,他会后悔死的。这就如同别人的马,别人的鞍,累坏了不心痛。至于伤口的痛疼,其实,痛过了也就不那么痛了。这是一种人体天生就具有的生理机能。

陆机从炮兵师回来。

脸色不太好看。

他也认为炮兵师打得不太好,但又无法责怪他们。因为,这些人从未有过训练,能将炮弹打出去就很不错了。奢望他们打准,也太强人所难了。

陆厂长见儿子脸色难看,问了问原因。叹道:

唉——,枪不如人,炮不如人,工厂学校样样不如人,终归是人不如人啊。

若是再给中国几年时间,多一些有文化的人,情况就不会这么糟了。

可惜没有。

父子俩正叹惜着,卫华回来了。

“卫司令!”整个会议室的人全都迎了上去。今天这一战,又是卫司令大显神威,打退了鬼子啊,在众人的心中,卫司令就是一尊战神。如果说,昨天还有人,对卫华的来历有疑问的话,现在则毫无疑问了。甚至,假如卫司令和少帅两人摆在一起,他们都会选择卫司令。因为,跟着他,有钱又能打胜仗。

忙了一天的安吉儿,这会儿累得骨头都散架了,一见到卫华,就像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身的酸痛,全都忘记了,仅凭一个人,就将卫华扶到了床上躺好。

众人正要说话,忽然门外一阵喧哗,一群工人闯了进来,丁二、李大为等人,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紧张的掏出了枪。

工人们进来,一个个将袖管挽起,露出粗壮的胳膊,嚷嚷着:“卫司令是不是要血,抽我的吧。”

原来这些人,就是昨天晚上给卫华献血的人,这会儿听说卫司令又是浑身是血的回来了,急着赶来献血。

陆机心道:这就是民心啊,昨天我还需要出去找,今天,他们主动送上门来了。随后心中又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假如少帅也受伤了,他们会主动跑来献血吗?以前可能会吧,但今后……?陆机摇了摇头。

安吉儿见他们争先恐后,吵得厉害,板着脸道:“病人需要休息。要献血的,请到隔壁去房间等着。”

工人们一话不说,就去了。

会议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