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一 二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日军“哈东六县联合治安肃正办事处”野崎茂作大佐接到日军在筒子沟惨败的讯息,得知日军先头部队的中佐、少佐、大尉十数位军官无一幸免,全部殉职,死伤几近三百人,勃然大怒,急调龟本继任日军先头部队指挥官的职务,指挥苇河境内的日、伪军,火速追击苇河游击队。

野崎茂作又擢升藤田峻为大尉,率领原龟本大队及张欠九部,在张广财岭西麓搜索前进,防止苇河游击队撤进大山。同时,野崎茂作急命延寿境内伪军窦宪章部南进,阻截苇河游击队向北进入延寿境内。

王守成却不知道野崎茂作大佐在调兵遣将,率领着意气风发的一中队,杀入延寿境内,挟筒子沟胜利的余威,一鼓作气,先在延寿境内的东豆角沟打下一座集团部落,为一中队补充了枪弹给养,然后虚晃一枪,掉头东进。

窦宪章听到苇河游击队出现在延寿境内,惊出了一身冷汗。

抹着额头的冷汗,窦宪章咧嘴叫苦:“妈拉个巴子的,抗联去哪里不好,跑到延寿干啥?替日本人出头,打得好了也难免折损人马。这年头如果成了光杆司令,放屁都不响。打不好,弄不好就是卲本良的下场。卲本良没打过杨靖宇,惹恼了日本人,死得不明不白的。他娘的,夏天的时候来了个抗联四军,打得老子几乎伤筋动骨,幸好老子没犯傻,让日本人出了头。现今又冒出这么一股抗联,该咋整好哇?”

思前想后,苦无良策,窦宪章悄悄喊来自己的小舅子宋异夫,两人关起门,躲在内室商量对策。窦宪章是个大老粗,遇事就愿意和自己的这位内弟商量。

宋异夫替窦宪章出主意:“姐夫,现今毕竟是日本人坐天下,明眼人都知道,长春的满洲国是个牌位。不替日本人出力,日子不好过。替日本人出头,和抗联干仗,又是份吃力不讨好的差使。抗联是啥?都是些不怕死的亡命之徒啊。”

窦宪章连连点头,说:“这些老子知道,你快捡有用的说。”宋异夫心里不高兴,暗想:“妈拉个巴子的,原来你当我说的是废话呀。”想归想,这番心思宋异夫却没胆量当着窦宪章的面说出来。

宋异夫说:“穷鬼们闹抗联,说到底还是被日本人逼得没活路了。咱们的老百姓,有吃有喝再有乐子,你就是给他枪让他造反他都不会干。我琢磨着,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人和高官厚禄、金钱美女过不去。姐夫,咱们一面虚张声势,派重兵围剿抗联,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另一面对抗联许以高官厚禄、金钱美女,威胁利诱,双管齐下。我想抗联的人未必不识时务,还不乖乖地投靠咱们?”

窦宪章咧嘴大笑,伸手挠了挠油光锃亮的光头,笑着夸奖:“到底是上过学堂的人,肚子里有弯弯肠子,鬼点子就是多。”宋异夫得了窦宪章的赞赏,油头粉面,满脸光彩。

可是窦宪章接下来的话,就让宋异夫高兴不起来了:“异夫,劝降抗联的事就你去,别人老子怕没你嘴巴这样能说会道。再说,这种事让旁人去办,老子也不放心。”宋异夫张大了嘴巴,眨了眨眼睛,脸色如土,犹如吃了七八个苦瓜。

窦宪章看着宋异夫,恶狠狠地问:“咋了,你不敢呀?”宋异夫吞吞吐吐地说:“姐夫,抗联可是群亡命之徒啊……”窦宪章鄙夷地说:“瞧你这副熊样,还能干成啥大事?老话说的好,‘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你是老子的使臣,还真怕抗联杀了你咋的?这事办好了,回来就不用干副官了,老子就封你个参谋长。”

宋异夫心里实在是不情愿,可是既惧怕心狠手辣的窦宪章,而参谋长的位子确实也充满了诱惑,狠狠心肠,咬牙说:“好,我去。”窦宪章咧嘴大笑,说:“好,这才像老子的小舅子嘛。”

当王守成看见宋异夫的时候,见宋异夫身穿长袍马褂,鼻子上架着副金丝框眼镜,头发梳得锃亮泛光,以为是位爱国青年要投奔抗联队伍扛枪抗日。

听清楚了宋异夫的来意,王守成脸沉似水,冷冷地盯着宋异夫。

宋异夫被王守成瞧得心里发毛,只怕这些亡命之徒做出没有礼数的事,强做镇定,说:“古语云,‘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我的话请阁下三思,阁下要明白你们的处境……”

王守成忽然仰面大笑,只笑得酣畅淋漓、回肠荡气:“哈哈哈,我告诉你,‘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那是因为尊重对手。可是你算哪国的来使?说你是日本人的来使,你却是中国人。说你是中国人,你却在替日本人说话。回去告诉窦宪章,他卖国求荣、甘当汉奸,把这种人当成对手,没的贬低了自己。他就是想当老子的对手,老子也不尊重他!瞧你也像读过书的人,却没半点读书人的骨气,甘愿为汉奸卖命……哦,别害怕,今个儿我也不杀你。”

王守成脸色突沉,厉声说:“死罪虽免,活罪难饶。我就留下你一双耳朵,让你先偿偿替汉奸卖命的苦头。”

宋异夫心里骇怕,浑身抖得犹如筛糠,结结巴巴地说:“咱们都是在江湖上混的人,你不能不讲义气……”

王守成勃然大怒,破口大骂:“我肏你娘!老子和汉奸讲义气,就是不和自己爹娘讲义气,就是不和中国人讲义气,就是要给祖宗留下千秋万载的骂名。你给东洋鬼子舔屁眼,想让老子也和你一样下贱,真是昏了你娘的头。今个儿割下你一双耳朵还是轻的,日后战场相见,决不轻饶!”

赶走了宋异夫,王守成余怒未消:“这些混帐王八蛋,没骨气的孬种,替东洋鬼子欺负自己的老少爷们儿,比东洋鬼子还要坏,更可恨。如若被老子逮着了机会,老子就要狠狠地教训这群混帐王八蛋!”

惊蛰来报,在前腰岭发现一座日本人设立的开拓团农场,要不要打。王守成拔出盒子枪,压上子弹,说:“当然要打。东洋鬼子在咱东北杀人放火,可想过要放过穷苦老百姓?”郑洪彪、惊蛰都摇了摇头。王守成沉声说:“今个儿咱们就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王守成、郑洪彪率领游击队员,冲进农场。屯子里的五名日本宪兵看见大队中国人荷枪实弹冲进屯子,举枪就打。惊蛰双枪齐发,五名日本宪兵中弹倒地。

游击队员杀红了眼睛,不管是白发老人,还是垂髫孩童,也不管是举枪欲图反抗的男人,还是穿着和服趿着木屐的女人,凡是日本人即开枪打死。

日本的移民开拓团农场内叽哩哇啦的惊叫声伴着枪声四起,尸横街巷,血流沟渠。

王守成抬脚踹开一座木头房子的门,举枪冲进。只见一位日本女人,坐在火炕上,怀里抱着婴孩,正在给婴儿哺乳。

王守成的盒子枪机头大张,抵在日本女人的额头。

望着黑洞洞的枪口,日本女人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恐,抱紧了怀里的婴儿,“扑嗵”一声,跪到地上,哭泣着,鸡啄碎米似的磕头求饶。

王守成低头盯着衣衫零乱的日本女人。女人的乳房露在了和服外,圆润、光洁,如羊脂般细腻润洁。女人怀里的婴儿并不知道杀身的大祸已然降临,瞪着小眼睛,好奇地盯着抵在自己母亲额头上的盒子枪。

王守成缓缓地举起盒子枪,枪口向上,慢慢退到木头房子外。

一名游击队员跑过来,看出王守成脸色有异,就问:“大队长,屋子里有东洋人吗?”王守成微微摇头,艰难地说:“没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