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女兵讲述她们的军营生活 部队生活中成长

女兵,英姿飒爽里透着特有的柔美;新兵,认真执著中露出稚气的脸;女兵,坚毅刚强下藏着属于她们特有的心事;新兵,跌倒爬起间呈现出明天的希望。


孙辰:真没想到


从山东入伍的孙辰家三代都是军人,打小听着部队故事长大的她一直觉得自己起码也能算得上是半个“军事专家”。可近日在新兵连里的见闻却让她没想到。


到部队的第一天,孙辰刚走进班里,就有战友端来了洗脸水。看着热气腾腾的洗脸水,孙辰一愣:部队洗脸也可以用热水?犹豫了半天,她向班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原来孙辰的父亲是1989年退伍的老兵,曾在青海服役的他告诉女儿,自己当兵的时候,部队无论冬夏,洗脸洗碗洗衣服,用的都是冷水。所以,孙辰在来队之前就做好了接受冷水“洗礼”的准备。


听了孙辰的话,班里顿时笑成一片。班长蔡宜霖笑着说:“吃完饭我先带你看看营区,给你介绍介绍真正的部队生活。”


出乎孙辰的意料,寝室窗明几净,学习室里配备了现代化的多媒体教学设备,每个房间里都装上了空调,屋顶上一排崭新的太阳能热水器24小时供应热水,现代化的大厨房可以保障100多人同时用餐。每个新兵连都配备了篮球、足球、电子琴、锣鼓等文化娱乐器材,还有彩电、组合音响,局域网也接到了新兵班排。新训连还准备通过组织新战士参观驻地旅游景点,开展新老兵联欢、才艺表演和演讲、歌咏比赛等活动,丰富新战士的业余生活。


孙辰在给父亲的电话里欣喜地说:“爸爸,部队真好!有太多的地方是我想不到的。”


杨婷:我想起了妈妈


大家都说新疆女孩高傲,其实不然。来自单亲家庭的杨婷很早就学会独立生活和关爱身边的人。和几个大城市里来的“娇娇女”相比,15岁的杨婷具备和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可就是这个成熟、坚强、懂事的女孩,说起自己在部队吃的第一顿饭时却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杨婷是回族,饮食习惯比较特殊。临来部队时,杨婷怕自己的饮食不习惯,就让妈妈买了满满一行李袋牛肉干。到了部队,杨婷就特别留心炊事班,看着炊事员们在厨房里又是剁排骨,又是炒肉片,杨婷暗自叹气:看来今天得吃牛肉干了。


到了吃饭时,原打算吃两口白饭就离开的杨婷,一走进饭堂就愣住了:她们班的饭桌上是清真菜。原来,从档案中得知杨婷是回族之后,连干部马上通知炊事班给她做了“小锅菜”。炊事班长为了让她吃好在部队的第一顿饭,又专门外出采购了一次,特别做了几样地道的清真菜。经过研究,连队还临时决定,把清真菜订入每周的食谱,保证杨婷能够吃好。


看着桌上金黄的炒鸡蛋、喷香的炖羊肉、美味的牛肉汤,杨婷忍不住流泪了。副连长王丽娟赶忙走过来柔声问道:“杨婷,怎么了?菜不对口味吗?”


杨婷边哭边使劲摇头:“这些都是妈妈常做给我吃的,我想起了妈妈。”


李佳:副连长真情留人


李佳这个月刚满17岁,是新兵连里年龄最小的战士。别看她的年龄小,她可是有5年艺龄的“老演员”。李佳从小能歌善舞,很有文艺天赋,11岁就进了当地一家著名的艺校,接受了整整5年的专业舞蹈训练。2007年12月,武警8660部队到山东招收文艺兵,从小羡慕武警女兵飒爽英姿的李佳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到了部队没几天,李佳却说什么都要回家。班长蔡宜霖千方百计地给她做思想工作,可李佳翻来覆去地就只有一句话:“我要回家!”百般无奈,蔡宜霖只好把情况上报到了连队。在仔细了解了情况之后,副连长王丽娟主动找到了李佳。


原以为又是一顿“政治攻势”,谁知王丽娟却闭口不提李佳闹情绪的事,反而坐到她身边和她拉起了家常。看着王丽娟真诚的眼神,李佳也渐渐打开了话匣子,把自己闷在心里好几天的想法都倒了出来。原来,李佳就读的艺校管理比较松散,自在惯了的她一时无法适应部队严格的管理和紧张的生活节奏,竟萌生了回家的念头。找到了问题的症结,王丽娟决定采用“攻心战术”。她发现李佳的抽屉里有不少励志名言,她明白,李佳的年纪小,光讲大道理她不容易接受,要想解决她的思想问题,就得“投其所好”。于是,王丽娟利用训练间隙和休息时间,有意无意地坐在李佳身边,给她讲起了自己当新兵时,班长是如何关心帮助自己的,给她讲新训时战友之间难忘的情谊,给她讲自己遇见困难时也有逃避的念头,但总能在关键时刻作出正确的选择。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常使李佳陷入沉思。


渐渐地,大家发现李佳有了改变,在王丽娟给她讲完第十三个故事后,她紧紧抱住王丽娟说:“副连长,我不走了。”


现在的李佳工作积极,训练认真,各方面都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人也显得懂事了不少。说起那段故事她还有些不好意思:“是副连长的13个故事把我的心拴在了部队。我相信自己能适应部队生活,能成为一个优秀女兵。”她说。


王琦:练就过硬本领


今年入伍的23名通讯女兵在新训结束后,将作为接线员担负起部队的通信保障任务。作为接线员必须有一手绝活,不仅要把数百个相近的号码牢记于心,还要能够分辨出号码对应的部门和个人。所以,背电话号码、快速反应等业务训练课目就成了女兵们的“主业”。


为了帮助战士克服训练中的枯燥、厌烦心理,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通讯中队想了不少办法。这不,电教中心里,新兵连正在组织通讯班的新战士进行业务小竞赛。这次比的是快速反应,23名女通讯兵分为两队,每队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回答出大屏幕上的100个电话号码分别属于什么部门。比赛时,第一队新战士被“卡”在了最后一个号码上,第二队的队员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眼看着时间一秒一秒耗尽,大家不禁暗自着急。这时候,一个名叫王琦的新战士站了起来,自信地说:“报告,我觉得这是个假号。号码册上应该没有这个号码。”最终,比赛因为王琦看出了数组中的假号,而以第二队获胜告终。


其实,刚开始业务训练的时候,王琦的成绩并不好。有着男孩子性格的王琦对自己的评价是“粗心大意、‘善于’丢三落四”,这就犯了接线员的大忌。粗心的她时常张冠李戴,把号码弄混。那些天,王琦一直因为业务成绩上不去而闷闷不乐。


“这属于实际操作中的问题,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只有依靠大量练习。”当过5年接线员的班长这样告诉王琦。这下可激起了王琦的干劲,来部队前就发誓要当个好兵的她,决心把业务练好。王琦取消了自己的所有休息时间,利用节假日、午休,甚至上厕所的时间,自觉加班加点苦练,一找着机会她就拉着班里的战友考自己。没事的时候,她还喜欢一个人呆在学习室里,盯着墙上的号码表。用她的话说,这是“把自己泡到号码里,和阿拉伯数字培养感情”。一个月下来,抄号码的小本子翻烂了3本,王琦的业务也越练越精,渐渐地成为了佼佼者。


“现在哪天要是不练业务了,反而觉得不舒服。我算是和阿拉伯数字培养出感情啦。”说这话时,王琦掠掠自己的短发,笑得那么灿烂。


陈佳:难忘“第一次”


女兵陈佳的日记本里,记录了她来到部队的每一个“第一次”。


令陈佳印象最深的应该是自己第一次叠被子。部队有句话叫做“出门看队伍,进门看‘内务’”,这内务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叠被子。陈佳早就听说部队对叠被子要求很高,必须四叠三折,有棱有角,四四方方。所以班长一说教大家学习叠被子,她就抱着被子在寝室等着。看着软乎乎的一床被子在班长手里三翻两折,玩魔术似的变成了“豆腐块儿”,陈佳心想:也没有那么难嘛。有道是,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压断脊。在班长手里蛮听话的“豆腐块儿”,不知怎么在自己手上就成了“豆腐渣”。两三个小时转眼即逝,看着自己面前这堆毫无进展的“豆腐渣工程”,陈佳气得直想哭。当然,现在的陈佳和其他新战士一样,学会了叠被子,但当时的感觉始终留在她心里。她在后来的日记中写道:“叠好被子靠的是每天认真地练习,最重要的是要有恒心和耐心。”


几乎每一个女兵都有过这样的“第一次”。


第一次练正步,李沁在训练场上犯了迷糊,一听到班长的口令,就走出了同手同脚的“一顺拐”来。巧的是正在训练场上拍照的连长徐国浩还替她留下了这一“光辉形象”。


第一次体能训练,一开始班长就让全班战士围着操场慢跑1000米。在家时连羽毛球都很少打的殷佳佳气喘吁吁地以为训练就要结束时,班长却告诉她,这才刚做完热身运动。


第一次写家信,朱梦刚写下“爸爸妈妈”4个字,泪水就盈满双眼,等到情绪稍定,才发现班里其余的战友也是对着信纸直掉泪。


也许,正是无数个“第一次”的累加,才使女兵们渐渐走向了成熟,也正是无数个“第一次”,使女兵们认识了军营,认识了自身的价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