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陷阱!小五

5、最新客人


“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的‘牌友’?你真让我打牌就糟了,我根本不会!因为我没时间!”秦泰刚问她。

三姨太“扑嗤”笑了。

“我突然想,怕他俩把你抢走了。不能让他们知道你是来买宝山的!否则他们会把你直接拉到谢楠家去!然后把你的钱三家分了去!我们就喝西北风喽!”三姨太哈哈乐着。

“我承诺了我绝对兑现!我给菲律宾打了电话,先送来一千万现钞。警力押车送来!”秦泰刚说着,看了看姜老板。

姜天寿乐了,太令他狂喜了!他问:

“一千万美钞?”

“对啊!一点不错!最好今晚就签了约!”,秦泰刚打开一个铁盒,拿出一根很粗的雪茄,他给了姜天寿和三姨太各一支。三姨太忙擦着火柴,给秦泰刚点烟,但他已经用手雷式打火机点燃了。

“最新式武器啊,我第一次见。”三姨太拿着秦的火机看,她用手试着去打。泰刚告诉她这是美国货。他们正说着,女仆进来说门外有个客人要见老爷。

“什么人?”姜天寿问。

“他说是台梓市的,钱庄的!”女仆答。

“让他进来。秦先生回避一下吧?”姜天寿问。

“可以。你那两个兄弟还不来呀,谢楠家很远吗?”

“很近的,十几分钟就到。坏了,他们很可能带来坏消息!”

一个很黑很瘦的低个人走进来。他双眼炯炯有神。

“您就是姜天寿老板吧?”姜天寿没有站,但他点了点头。

“我是台梓市的,宝龙钱庄的陆仁杰,是陆文朋介绍我找您。听说您发了大财,存进我们钱庄吧,我给你高息”。

坏事。陆林认识陆仁杰,他是陆林的当家子,陆林叫他叔叔,千万不能跟陆仁杰碰面。爸爸怎么会介绍他到格泽来呢?

“你能出几厘?”

“我出三分。”

“真的?太好了,不过需要过几天!”

“过几天?”

“三天吧!”

“咱们一言为定!”

“不!签个合约吧!”陆仁杰说。

陆林在隔壁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他盼着陆仁杰签约后赶紧离开。如果他今晚留下来就会坏了他的大事。他和姐姐、贺梓、贺伯雄精心设计的大陷阱就陷不成了!

姜天寿乐得合不上嘴了。有来送美钞的,又有来送利息的,看来这一辈子、两辈子也花不完了。陆文朋的山买对了!再有几座宝山都买了它!给儿子姜鹏飞娶一车媳妇。生一火车孙子。

正说着,吴祖恩、马腾飞来了。

姜天寿示意他俩先不说。当着客人的面,不议论宝山的事。姜天寿让陆仁杰留下来,可以在府上住,也可以去酒店住。陆仁杰答应去酒店住。明天再回钱庄。

姜天寿吩咐武道光去酒店订餐,顺便给陆先生安排一个房间,要搞一个大间,他准备跟新客人好好聊聊。

三姨太待在秦泰刚房间,不一会儿吴祖恩和马腾飞过来了。他俩说没有谈成。吴祖恩说:

“贺伯雄不在家,去新加坡筹款子去了,贺梓告诉他们,三天内就能还上,她是不会弃权的!”

“这怎么办啊?秦先生。”,三姨太一脸地懊丧。一千万美金啊马上到手了呀。她思量着,实在不行,就买了贺梓的产权,给她三千万元也绝对值,三千万美金值两亿元啊。

姜天寿带着陆仁杰来了。陆林故意不看陆仁杰,陆仁杰也故作惊讶地问:“这位是……”

姜天寿说:“我给您介绍,这是美国矿石研究院驻菲律宾的正式代表秦泰刚先生。”

陆仁杰握着陆林的手说:“秦先生年轻有为啊!”,他见姜天寿和三姨太说话,向陆林使了眼色。

姜天寿又给秦泰刚介绍说:

“这位是台梓市宝龙钱庄的老板陆仁杰先生!好,咱们去天寿大酒店去,我好好招待大家。吴祖恩、马腾飞,走,都去吧!”

姜天寿让他的贴身保镖丁克安排好车辆。秦泰刚心里明白,陆叔来前,姐姐陆枫肯定告诉了他一些秘密。说不定陆叔是来给他送信的,说不定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发生了,相当紧急的情况要出现了,所以陆枫派陆叔来安排什么。

姜天寿的大酒店非常火爆,灯火通明。霓虹灯变化着红、绿、黄、橙、蓝、紫的颜色。吴祖恩、马腾飞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如果不听老大的,不挖那陷阱,自己也相当地拥有实力啊!可当时鬼迷心窍。一看那钻石层图像,心里就发痒啊,非挖不可呀。挖了三百米了,一千多万陷进去了……

马腾飞说:

“当时,我知道你挖了三百米,他们说钻石层在三百至五百米之间,我想啊,你已经挖了三百米,我挖二百米绝对没问题,可是挖了一百米就无法挖下去了……”

“谢楠也是这样想的,她认为咱俩给她挖了四百米了,还有一百米,就能触到钻石层……她挖了九十米就……耗尽了钱财!还欠老大五百万啊!想不开,喝药自杀了,真没想到啊!”

陆仁杰带着一个提包,进了312房间。这是武道光给他安排的,不一会儿,陆林走来关上门说:

“陆叔,一定有什么重要情况,是吗?”

“对,你姐派我来告诉你,布克可能向日本一个朋友透露了钻石层的问题。日本黑社会的头头,他叫安晋纯一郎。他要来找姜天寿买宝山!他是真买假买还不清楚,估计要出一个亿美金!你在他来之前,务必先成!他可能最近几天到。所以你今晚必成!”

“如果他明天来了,今晚你成不了,你必须想办法制约他”

“不能多说了,否则会引起姜老板的怀疑,走,去餐桌。”,陆林说着走出房间。

姜天寿听吴祖恩、马腾飞说着贺伯雄的情况,他显然有点生气: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给他脸不要脸,实在不行,我收拾他,给他点颜色看!”

吴祖恩急着劝慰说:

“别介,寿哥,楠妹骨尸未寒呀,不行,寿哥就买了他的,既使买了,你也会赚很多钱啊!”

马腾飞也插言:

“寿哥对弟兄和小妹一向亲如骨肉,何必动粗呢?吴兄说得对,贺伯雄说了,优先卖给您,您买了他的产权,即使他赚了您的钱,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那是小妹的家人啊!”

三姨太心想,这两个家伙准是和贺伯雄串通好了,作了贺家的说客,她突然一想,说不定他们三家拿到钱平分!啊?这能了的?如果他们有了钱,肯定会报复姜天寿。想到这,她把老爷叫出去耳语。姜天寿频频点头。

姜天寿和三姨太想到一起了。见陆仁杰来了,俩人停止了耳语,姜天寿回到餐桌,示意老二、老三不再议论这个话题。

姜天寿看了一眼陆仁杰说:

“秦先生呢?你们认识?”

陆仁杰脸色很镇静地回答:

“姜老板开玩笑,我要认识秦先生就好了。早把他拐跑了,宝山轮不着你了!陆文朋肯定卖给他了,你说对不对?”

姜天寿自感太多心了,连忙应和:

“那是,那是。我有点曹操了。这个世道,太让人疑惑了,对不起,陆老板。”

他们正说着,陆林来了,他说:

“对不起大家,让你们久等了,肚子有点不舒服。”,他抱歉地向大家笑了笑,然后坐在姜老板的左侧。

姜天寿心里犯嘀咕,武道光告诉他,秦泰刚去了陆老板的房间。一个美国驻菲律宾的代表,主动去一个陌生客人的房间干什么?难道他要从钱庄老板那借钱?如果他们早就认识了,是不是联合在一起,施实一个阴谋诡计?

他想,今晚必须搞清他俩的关系,否则无法成交!他准备用两个计谋识破他们。

他端起杯说:

“陆先生,你是从天上突然掉下来的最新客人,来!结识您很高兴,来干一杯!”

陆仁杰和姜老板碰杯后说:

“我不胜酒力,但这一杯我肯定干!”,随后一仰而尽。姜天寿向老二、老三使眼色,示意他俩轮流向陆老板灌酒,而他俩故作不解,反而先敬老大,再敬三姨太,说这是多年的老规矩,老大立下的老规矩。姜天寿没办法,又多喝了两杯。武道光是姜天寿的心腹,他明白姜老板和三姨太的计谋。

他抓住机会,端起杯说:

“陆老板,按我们格泽的规矩,我首先要连敬您三杯,因为我们第一次相识,您是老爷的尊贵客人,来!干!”

陆林明白,姜老板肯定怀疑陆叔和他的关系,想把陆叔灌醉,让他酒后吐真言。他想阻止,又怕此地无银三百两。只能眼睁睁地忍痛看陆叔一杯一杯地喝。他不能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陆仁杰喝高了,说话多了起来。

“来来来……三姨太……咱们喝……六杯……六六顺”,他站起来,但站不直了,左右摇摆。三姨太也站了起来说:

“陆老板,我看你眼睛长得象这个陆……”,她突然想起,中午她和秦先生喝酒后,他们在宝山说话,秦先生说我是陆,她说你是鹿我是马。难道他是陆……,陆枫的……弟弟,眼睛很象啊。那个帮贺梓的女人……

三姨太指了指陆林。陆仁杰差一点说出他是陆林。随口说了个“……路……路在何方?”,陆林的心嘭嘭跳着,表情很镇定,但内心十分惊慌,唯恐陆叔说漏了嘴。

“陆就在眼前,你不认识他?”,三姨太如此露骨的直言,陆林装作很生气的样子离开了座位!去了洗手间。姜老板看到了秦先生的表情。

陆仁杰也有点气愤了,他回答:

“路是水泥!路是土!你难道不认识?眼前不是路,是一桌子酒菜!不喝了!我要睡觉!睡觉!”

姜天寿朝三姨太摆手,示意不要再灌,免得惹恼了两个贵客,砸了财路。

但三姨太现在神智非常清楚。秦先生为什么说“他是陆”?他的眼睛的确象陆枫的眼睛。还象……象陆文朋……的眼睛。啊?陆文朋卖给姜天寿山,派儿子再来买?一定是他卖贱了不甘心,让儿子买,买了再卖个大价钱,派来一个陆老板,以高息作诱饵,再来收姜天寿的钱?一个陷阱,一个大陷阱!她感到可怕……但她忽然内心里来了一阵狂喜……

姜天寿见秦先生来了,笑容可鞠地端起杯说:

“秦先生,不必和妇人一般见识,来!喝一杯,消消气!”

陆林很礼貌地举杯说:

“不是生气。我觉着你三姨太不知道轻重缓急,都什么时候了,我这急的要命,而你们还一个劲的猜疑。如果没诚意,你们直言,我耽误不起时间啊!”,说后双眼紧盯着姜天寿。

“对不起,对不起。”,三姨太端起杯向陆林道歉,但她的一双狡黠的眼睛,好象看透了他的心。她一饮而尽。陆林暗叹三姨太的洞察力!她的眼睛在告诉他:她已经明白了他的身份。

马腾飞端起杯,一双热眼望着秦泰刚:

“秦先生,我来敬您一杯,中国有一句成语,叫舍近求远,不知您是否明白?”

秦泰刚还没来得及回答,姜天寿“啪”得一声摔了杯子,厉声道:

“马腾飞!你什么意思?你想吃里扒外?”

马腾飞也急了!“咔嚓”一声,他把筷子摔断了,大声喊:

“我今天就吃里扒外了,怎么着?老三直言,你老大害了我们仨!小妹都被你害死了,你还加害小妹的家人!你买了她的产权不就得了,没几个臭钱,你还舍不得你!”

吴祖恩劝姜天寿不要再发火,当着客人的面,有失大雅。姜天寿极力忍着没有再发火。武道光把陆老板架回房间。姜天寿和秦先生拂袖而去。马腾飞感到奇怪。秦先生对“舍近求远”的反应太平淡了!难道他不想直接从贺伯雄那里购买宝山?五千万就可以了,何必从姜老大那里花两亿多呢?他想不通!他的直觉告诉他,秦泰刚是个谜。

吴祖恩也想不通。但他认为,美国布克让秦先生找姜老大,他已经找了老大,两人挂上钩了,姜天寿肯定不允许他同贺家接触,对他看守得很紧。

夜已深了。有两个蒙面大汉,鬼鬼祟崇溜到312房间。“咚咚咚”敲门声。陆仁杰并没有喝醉,他佯装大醉,他怕说醉话,一旦说了醉话,陆林将面临十分危险的地步。

“谁?”

“警署的,查证件!”。陆仁杰起身开门。两个家伙一跃而起,把陆老板摁到床上说:

“你是什么人?”,一个蒙面汉用枪抵住陆的后背问。

“我是台梓市宝龙钱庄的老板陆仁杰!你们是什么人,休得无礼!否则,我会以牙还牙!”陆仁杰扭着头厉声道。

“还你娘的牙!”,另一个蒙面汉用枪敲着陆老板的屁股骂。

陆仁杰挣扎着叫:“放手!你们不放开我,我什么也不说!”,果然,两个家伙放开了他。陆仁杰穿上衣服。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

“你们虐待我,我明天要找姜天寿算账,他太无礼了!”

“你不得对我们老板无礼!”

“你说吧!你和秦先生什么关系?”

“原来如此!我是他爹,他是我娘,什么关系!就是这个关系!这可能吗?闲扯淡啊!姜天寿呀,我好意让你多挣钱!你却满腹狐臊!既然如此,你们告诉他,我明天立刻走人,合约不签了!”

“陆老板!你在撒谎!看着我!”,高个蒙面站起来,拿枪对准了陆仁杰的眉心。

“不说就毙了你!看,麻袋都准备好了!扔进下水道里!”,陆仁杰有些怕了,他全身筛糠打哆嗦了。他若说了,陆林的命就保不住了。他若不说,他们真的开枪……就死在这了?不!他们决不会开枪,只是恫吓他,恐吓他。如果开枪杀死他,姜天寿还怎样得红利呀!想到这,他说:

“有种的,你就开枪!我看你们老板怎么吃红利?”,陆仁杰斩钉截铁地说。

“你不怕?我真得开枪了!我杀人有瘾呀!”,凶手的后一句话让陆老板有些惊恐,万一碰上一个走火的家伙,就是这个家伙怎么办?他心慌了,心跳速度加快了。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

“我是胆小鬼,我最怕死,我要吓死了,你们搞逼供讯啊!我和秦先生连面都没见过,怎么会有关系?你们别杀我,要真杀我,我就承认有关系,要不杀我,我和他没任何关系!”,陆仁杰双腿打着颤,上牙嗑着下牙说。陆老板的话,让两个蒙面汉怔住了。

看来,陆老板与那个秦先生的确没有关系。

“陆老板,对不起,我们也是没办法。你应该为我们老板想想,他很不安全呀!你也看到了,马三都想吃他,他有顾忌啊!只能让你受点惊吓了!您休息吧,明早我俩来接您!”,两个蒙面人走了。

陆老板擦着额头上的汗,干脆又去洗手间冲了个澡。他笑了。他相信自己的智商能够战胜他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