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陷阱!小四

4、三姨太施计


姜老板的车直接开到阶上,车夫打开门,伸直右臂挡着姜老板的头顶,姜天寿从车里钻出来,一脸的笑容。他对三姨太说:

“我给菲律宾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她说秦泰刚出差了,我问她,去哪儿了?她说他接受院里一项紧急任务,购买一个地方的产权,具体她不告诉,她说保密。”

“我看也不是假的,我给美国布克打了电话,布克说秦泰刚是钻石研究院的正式代表,这下我放心了!”三姨太说。

三姨太给秦泰刚安排了一个套间,里边是一个大的卧室,外间安排了一个男仆。实际她让男仆盯住他,防止他外出与谢楠的家人接触。如果秦泰刚同贺伯雄或贺梓挂上钩,姜老板就彻底泡汤了,三千万美金就打水漂了。

可是怎么和贺伯雄 解约呢?

姜天寿和三姨太合计,商量。

“这样吧,我让老二、老三他们过来,他们已经成了穷光蛋,很听话的,让他们找几十号人,逼贺伯雄交钱!不交钱就把合约拿出来!如果办成了,给他俩各一百万,也让他们知道,你真心管他们!他们也就不记恨你了!”

姜天寿紧皱着眉头说: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贺伯雄去筹钱,万一他交了五百万怎么办?如果他知道秦泰刚肯花三千一百万美金购买宝山的消息,怎么办?这是最要命的事!”

“我有办法。但是老爷要给我提成!”,三姨太扭摆着身子嗲声嗲气撒着娇说。

“好!你要多少?”姜天寿弯下身子,亲她的脸蛋。

“百分之十。”

“啊?这么多?”

“不多不行啊,等你那老大、老二来了,我岂不成了你的鸡尾巴?”

“好!我答应你!”,姜天寿狠了狠心,咬了咬牙说。

三姨太说:

“秦泰刚买山的消息,只能严格保密。不能告诉吴祖恩和马腾飞,我们只是让他俩去督促五百万,三天之内拿不出来,就解约:我想三天之内他肯定拿不出来!”

姜天寿说:

“我怕他俩一督促,反而起了坏作用,伯雄真的交钱了怎么办?”

“不能总是担心,必须做了,必须拿行动了!如果超过三天,秦泰刚真的走了,那才坏了大事!”

“你用美人计留住他!”姜天寿哈哈乐着说。

“你又涮我呀!对你而言是美人计,对我而言是苦肉计啊!他那么强壮,我都怕他!”

“宝贝!别怕嘛!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毕竟你也拿三百一十万美金啊!”姜天寿搂住她的腰,一只手拍了拍她肩膀说。


她给吴祖恩和马腾飞打了电话。十几分钟后他俩来到姜老板家。

他们四个在一起密谋。

“你俩替老兄呛声,如果能解了约,五百万就不要了。看在谢楠是我们小妹妹的面子上,算了,五百万不要了,把那份合约拿来消毁就算了。事办成了,给你俩各一百万元!”

吴祖恩没想到老大要给他一百万,心里充满感激之情。马腾飞觉着一百万太少了!他说:

“大哥有偏向啊,小妹死了,是很可怜,可你一下子给她免了五百万啊,你没给我俩免一分钱……我俩太穷了,给五百万吧!”

“不行!否则一分也不给了!”,姜天寿吸着纯金水烟袋吹出一个烟球,落在马腾飞的灰色卦子上。

马腾飞赶紧把烟球打在地上。吴祖恩见老大生气了,忙说:

“一百万就不少了!还是大哥管我们嘛!大哥别介生气,别跟老三一般见识。他是有点贪……也是太穷了,过惯了有钱的日子,突然穷了,接受不了。放心吧,与小妹解约的事好办。我们马上就去办!”

“好!现在就去!,我等你们的消息!”,姜天寿忽然想出了一个问题。

吴祖恩、马腾飞刚要走,秦泰刚走了过来。

“你们好!”,秦泰刚冲他俩点点头说。三姨太马上向吴祖恩、马腾飞介绍说:

“这是我新交的一个牌友,挺年轻吧?”随后又向秦泰刚介绍:

“他俩是老爷的好兄弟。”并给他俩使眼色,催他俩快点离开。秦泰刚不知道她葫芦里要卖什么药。但有一点他明白:她不想让他结识姜天寿的两个兄弟!可能她怕两兄弟知道他秦泰刚是来买宝山的?

吴祖恩和马腾飞打车去了谢楠家。马腾飞说:

“这个人不是个玩牌的,倒象个玩山的,没准是来买宝山的!怪不得她打电话让我们来急着解约。我们两个也都是被他解约的,他赚得是咱们三个的钱呐!我不心甘啊!”

吴祖恩一想,是啊!表面上是拉弟兄一把,但实际把他仨全涮了呀,现在又装作上帝式地恩赐起来。其实,那些钱都是他俩和小妹的。

“我也不甘心呐!唉!我看这样办。咱找贺伯雄商量,谢楠的支付款项还有四天时间,咱给他借钱也要买了他的产权,决不让贺梓弃权,这样姜天寿就要花大价钱来买,咱让贺伯雄卖三千万,成功了咱们和小妹各一千万。咱们重新有钱啦!我们为小妹呻冤了!”吴祖恩忽然想通了这个问题。

他们到了贺梓家。

贺梓和叔父贺伯雄正准备去烧纸。贺梓给他俩斟茶。他俩忙劝慰贺梓:

“让楠妹在九泉之下放心。贺梓要看开了,姜天寿家可能来了一个大买主,他现在急于让你和他解约,说五百万不要了!说你妈死得可怜!假惺惺的。其实,他想让你弃权,然后他又卖大价钱!”马腾飞一说。贺梓明白,她知道大买主是个假的,是陆枫姐安排的一个超级大陷阱!就等着姜天寿陷进去哩。但她不能告诉他俩。贺伯雄感谢他俩来献计献策:

“你们告诉姜天寿,就说我去筹钱了,四天之内付给他五百万,贺梓决不弃权!再不上他的当了。至于我把山卖给谁,让他管不着,但看在他与贺梓妈共事的面子上,优先卖给他!”

吴祖恩、马腾飞喝了一会儿水,闲聊了一阵子,然后离开去了姜天寿家。他俩在凑时间,准备晚上在老大吃饭,好了解那个“牌友”的身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