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陷阱!小三

3、陌生的客商


姜天寿心里美滋滋的,二千九百万到手了,三股异已势力被他吞灭了。他想自己该出场了,只剩十米了!一定要自己开采!只差十米,就能触到钻石层!万亿美金……世界钻石王。他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三姨太走过来,给他点烟,他说:“我会给你一个世界上最大的钻戒!”

“真的?你骗我!”

“过不了一个月就兑现!”

“可是,开采是有风险的,我觉着你那个宝山是个陷阱”

“陷阱,什么依据?”

“没有依据,只是感觉象陷阱。”三姨太自己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又慢慢吐了一个粗小的烟圈,烟圈向上飘,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细。她说:

“我每次去现场看,都感觉它是一个大陷阱,一个充满泥沼的陷阱!老二、老三被陷进去了,没想到你连你的相好也不放过,谢楠也被钻石的魅力陷进去了,我想啊,如果你开采,还得陷进去……”

“为什么你这么想?”

“我有预感。”

“你是说美国布克和陆文朋骗我们?”

“那倒不是。只是感觉它象一个充满魅力的陷阱!”

“你说,贺伯雄会放弃产权吗?只剩四天了。”

他俩正说着,管家严朴多说,来了一个陌生人,名叫秦泰刚。姜天寿会见了这个年轻人。

秦泰刚,环视了姜天寿、三姨太和管家后说:

“我是美国西尼洲矿石研究院驻菲律宾的代表。最近我结识了美国矿产专家布克。他告诉我,您有一座宝山。我院想重金购买”,小秦说着递给姜天寿一张名片。姜天寿双手接过名片,吩咐仆人给客人倒茶。他非常兴奋。

“你院准备出多少钱?”姜天寿满脸堆着笑容问。

“最低三千万美金!”

“噢,最高呢?”姜天寿非常狡猾,三千万美金已经让他垂涎三尺了,他还企求最高的价格。

“再高,只能是三千一百万了,超过这个价,我必须请求院长,院长还要召开常务会,会议要讨论,多数通过了,才算数。”

“你知道吗?这可是个无价之宝的宝山啊,而且……只剩十米了!十米之下就是钻石层!价值数万亿啊!”姜天寿狡猾的目光瞅着秦泰刚的脸说。

“我从侧面已经做了了解,布克说三百至五百米,并不完全准确,透析仪最深可以透析到八百米,也许你那座宝山的钻石层就在八百米处。即使按你说的只剩了十米,但挖掘十米的代价已经非常大了,相当于刚开始的三百米的代价,而且未必能挖得到”

听秦泰刚一说,姜天寿自采的信心动摇了。三姨太把他叫到了另一间房,两人低声耳语。三姨太怀疑秦泰刚的身份,她说:

“为什么他不直接去找谢楠家,却绕个大圈子找我们呢?”

“也许布克告诉他我们的地址”

“现在关键要看住他,防止他与贺伯雄联系!”

姜天寿认为,当务之急是怎样解除与谢楠的合约。合约中明确,谢楠的女儿有宝山的继承权。还有四天时间,如果贺伯雄筹积到五百万,支付了最后一次的款项,那宝山就是贺梓的了,眼看到手的三千万美金就漂走了……

姜天寿走过来说:

“我有一个重要的朋友已经约会,我必须走了,您呢,午餐在我家吃吧,夫人侍候你。”

秦泰刚回答:

“您尽管去,我随便吃点就可以了,希望尽快成交。”

姜天寿坐着一辆老爷车出了门。

三姨太并未在家吃,她打电话订了一个大雅间。她的车夫开着豪华车把他俩送到酒楼。车夫想回家就餐,但三姨太留住他一块喝酒。

秦泰刚知道三姨太和车夫武道光之间的猫腻。他俩眉来眼去,暗送着秋波。

三姨太久经杀场了。她只所以替代了姜天寿的太太和二姨太,除了她的姿色就是她的智商了。姜天寿终于被她征服了,他打跑了夫人,又虐待二姨太,二姨太忍无可忍,要了一百万块钱回了娘家。

三姨太既贪色,也贪钱,更贪杯。她有着惊人的酒量,她要灌醉秦泰刚,让他酒后吐真言。她怀疑秦泰刚的目的,他为什么不直接找谢楠的家人?说不定他只花一千万美金就百分百地拿到产权了,为什么要花三千万呢?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他为什么舍近求远呢?

“秦先生,你认识这个人吗?”,她把谢楠的照片递给泰刚。

“不认识。”她始终盯着泰刚的表情。泰刚的确不认识谢楠。三姨太没有从秦泰刚表情上看出破绽。

“道光要了人头马两瓶,啤酒三瓶!”三姨太不跟秦泰刚商量,就点了酒。

“我不胜酒力,只能喝点啤酒。”秦泰刚望着三姨太说。

“给我点面子吧,当陪我喝。”她立即给秦泰刚斟了大半杯白酒。自己也倒了半杯,武道光自斟了半杯,一瓶人头马光了。

“来!我们干,碰杯就干!”三姨太说完就仰头喝干了,这让秦泰刚很惊讶,他没想到她如此果敢!她是什么意图,她想灌醉自己还是……。他明白了,她想让他酒后吐真言,他不甘拜下风,也仰头喝干了。

“你知道那山的产权合约在哪?”

“不是姜老板掌握着吗?”

“也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

“那家没钱了,四天之内,拿不出五百万,产权还是老爷的。”

“要等四天啊!太长太长了!院里只给我三天时间!”秦泰刚故作惊讶!

“你们院为什么想买那山?”

“布克让院长看了透析的钻石层图像。院长办公会认为,你们宝山的钻石可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钻石矿,所以决定花最高三千一百万买下。”

“我要是不卖,自己开采呢?”

“你肯定卖,因为开采的代价太大了!我们预算开采费用大概是八千万美元。你自己绝对不会拥有这么大的一笔资金!”

“你怎么如此自信!”,她有点相信他了,他的气质和心态如此高雅和镇定。

“没有自信,就无法成就事业!”

“来,再干一杯!”,道光又要了一瓶,秦泰刚不跟武道光喝,只跟三姨太喝。防止他俩合作灌酒。结果和秦泰刚预料的一样,两个男人都跟三姨太喝,反而灌醉了三姨太,她留下武道光是一个大的失误。但是秦泰刚也喝高了。

她醉了,她让武道光打车回去,她自己开车。秦泰刚跟武道光要了钥匙,他开车去了宝山。

“你醉了吗?”

“我醉了……我是陆……”

“你是鹿?我是马,哈哈哈”

“我要——是——促——成——了,你给——我——多少钱?”

“给——你?你——想——吃——夜草?”

“马——不——吃——夜草——不肥!”

“你——不怕我——向姜老——板揭露你?”

“你——不——会——那样——做!”

“为……为……什么?”

“对——你——没——好处!”

“你……想要……多少钱?”

“一百——万——美、美金!”

“三天……之内成了……我给你!过了三天……我就走了……”

“我——保——证——给你、你促——成!”

三姨太的舌头发硬了,说话时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迸。秦泰刚就是陆林,他是陆枫的胞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