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青春火样红 第二季 时光返航 写在第一节开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97/


写在第一节开始前


将时光的外壳一点一点的剥开,暴露出来的将会是什么呢?那是历史中有血有肉的,优缺点搀杂在一起的所谓日子吧。然后再加上一些诸如经历、挫折,欢乐、痛苦的往事,是不是就构成了一个个故事?每一个人的人生之路都是一本小说,有人这样说。

中国最优秀的士兵在哪里?突然,头脑里冒出这样一个概念。其实这跟你个人的身体还有思想素质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沾不上边的。无论做什么,最优秀的结果,在开始之前,肯定是所有教授知识的老师传达给你的概念。俗话说得好,名师出高徒。写到这里,想起在创造《中国士兵》就要进入警卫兵章节时遇到以前在部队上的老排长时的事情。在看了我的小说一些章节后,他专门加了我的QQ,提醒我如果要写真实的部队,需要注意些什么,什么是不能说的。我说我不会改变你在历史中的样子,而你曾经是怎么做的,你很清楚。你在担心什么呢?一句话问得他哑口无言。其实我不是针对他说那样的话,是因为他的出现让我想起了老队长。老队长基本没跟我们上过几次训练场,出现在训练场上的他也绝对是一副领导的模样。在那样的人的带领下,换位思考一下,那年他也就27、8岁吧!如果是我,我现在还在部队上,我肯定会跟士兵们战斗在一起,吃、住在一起。真正的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兄弟,就像我在《中国士兵》里描述的官兵生活那样的,我觉得那才是一个部队里的人应该有的表现。仿佛我们在集训队里的时候,张继军跟项军教官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还有一个我已经记不清楚他的名字的教官,当时是成都支队声音最洪亮的一个中尉教官。他们,是真正优秀的军人,现在,我可以代表我的老战友阿健,对他们三人下一个定义。我们后来下了连队的队长不行,他太自私,他完全将自己带的连队当作是自己的私家佣人。我记得当时有这样一个难忘的瞬间,当时那个从女子特警队里下派到我们排里锻炼的少尉排长进入他的办公室要先打报告,在获得他的批准以后才能进入。那个排长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新兵蛋子。他是完全的不将所有军衔比他低的人放在眼里的,无论他是一个怎么样的士兵。现在说这些,不是要去诽谤说,完全是本着对历史,对每一个人认真负责的态度在说那些事情。

虽然所有的军事作品中都没有太多关于云南籍军人的描述,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云南籍士兵在部队里是最能吃苦的一些士兵这样一个事实。在都梁著的〈血色浪漫〉里对于云南籍的军人的描述,在最后成型的电视剧中,只有一个首先被派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排雷的镜头。说了谁也不要过多争执,这就是当今部队里的现状。如果发生了最危险的事业,最先被命令去充当炮灰的士兵中一定少不了云南人。写到这里,又想起之前问过一个老兵同事,如果国家真的要打仗了,派你上前线你去不去?我去他妈的去。他说。老子宁愿当逃兵也不愿意为那些sb去当替死鬼。虽然他是这样说的,但是真正需要他上前线的时候,他是会豪不犹豫的在第一时间冲上前扛上炸药包去堵枪眼的,现代战争还需要有人去做这样的事情吗?写到这里,将这些发给读者朋友看,有人谈论起历史的真实性来。历史是由胜者说了算的。我可以写历史,你也可以去写,谁比谁写得更真实,更让人容易接受,这跟训练场上谁比谁更强壮,拉出来比一比就能够看出来,这是同一回事情。呵呵!

然后说说我眼里的特种士兵。现在的中国军队里的士兵大多没有上战场的经历。首先,我想说明这一个还是我以为的事实性依据。看看那些退伍回到地方上的士兵就会知道,他们从一个退伍军人要转变为一个军地两用人才需要多少的时间,又有多少人能够完成这个本质的转变?坦白说,这些年来,我接触过形形色色的退伍士兵,其中不乏那些自称是特种兵的士兵。你除了身体比我强壮,长得更帅一点以外,我看不出你还有什么是比得上我的。曾经,有人这样对我说。那时,我不知道要怎么反驳,我只是笑了笑,就当那事过去了。你会做的事情中有多少是我不会做的,我会做的事情你会做多少?现在,我可以这样还是微笑着对他说,当然,实际情况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见过一个最牛的自称是特种兵的人。那是一个当了12年兵以后专业在地方上从事保卫工作的人。他说,国家非常对不起他。他曾经多牛呢,他在部队上是干保密的。我当时听到这话觉得好笑。我也是退伍军人,我对他说,请问部队上的保密是干什么的?就是干保密工作的。他说。那就是传说中的特种兵了?我问他。不是,我们比他们更辛苦,我们是从他们中最优秀的士兵中挑选出来的。特工?我又问他。哎呀,你一个新兵蛋子你知道什么呀你,懒得跟你说,他最后对我说。既然你这么优秀,国家都没有重视对你这个人才的培养,那看起来,一定是国家的损失了。最后,我微笑着对他说。

真正的士兵,他们是强壮的体魄加上健康的思想的结合。每年退伍的士兵成千上万,像军人一样的人越来越少。我表弟考上侦察专业的时候,我想送他这样一句话,作为一个希望他如果真的想在大学毕业之后又穿上绿军装的祝福跟嘱咐的话。我想,所有的士兵优秀与否,也可以以这样一个概念来区别,如果一定要判断一个人是否为真正合格的士兵的话。

无论到任何一个单位,我都会成为那个单位的警卫兵,如果需要这样一个岗位,有这样一个岗位的话。关于在就要开始第一节的创作时,我最后留下这样一些心里话,在退伍七年过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