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1)新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当狗仔他们撤回偶像山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营房里却传来阵阵笑声。他有点诧异,刚在门口现身,就见一个人向自己走来,紧紧地抱住了。一看,不是高华东吗?再看屋子里坐着好多人,却大都不识。

“老弟,你也憋不住了,跑出来转悠,大本营交给谁看守?”

我一笑,说:“别急着大本营的事,我先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这位是谷一林政委,挺进团林维先团长,黄桂元团长,傅秋涛团长,李志高团长。说这些老同志别看年龄不大,却都是老革命了,有的还在延安抗大学习过。”

狗仔高兴得跳起来,说热烈欢迎主力部队的同志。

谷一林政委笑道:“哪里来的主力部队?我们就是主力部队。这样,你去召集排以上的干部开个会,传达一下新四军军部精神。”

乖乖,李小顺部原先只有三个排长,现在居然来了十五个,真是大发了。

我首先向与会的同志报告了张家明书记从皖南赶回来的情况,叶挺军长要求将湖东地方游击队升格为正规军,暂编为第九支队。司令张家明,政委谷一林,并将现有四个连扩充为四个团,具体扩编还是听谷政委详细介绍。

谷政委首先肯定了湖东游击队抗日功绩,在张司令领导下迅速发展壮大起来,不但使湖东敌人闻风丧胆,就是周边县市敌人也是寝不安枕。现在的革命形势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日军自从占领武汉以后,再也无力南侵了,中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国民党也由最初的积极抗日,变为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就是我们今后最主要的作战对象不仅仅是日军,恐怕还增加国民党顽固派。在皖南,顾祝同,上官云相十万大军围困了我新四军军部九千人,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哇。我们怎么办?用毛主席的话来说,以革命的一手反对反革命的一手。我们不会任人宰割!所以,我们新四军非但要在江南,在江北也要扎下根,并不断发展起来。新四军陈毅部活跃在苏北,粟裕部活跃在苏中,我们要活跃在皖江,我们要建立稳固的皖江抗日根据地,广泛地发动人民群众,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中来。根据叶挺军长的命令,皖江湖东游击队扩充为新四军九支队。现有四个连连长就任副团长。第一团林维先任团长,李小顺为副团长,驻湖东;第二团黄桂元任团长,黄镇青为副团长,驻庐江;第三团傅秋涛任团长,章节兵为副团长,驻无为;第四团李志高任团长,阮小亮为副团长,驻桐城;营连长由团长副团长协商决定。

会议结束后,战士们都很高兴,部队终于第一次拥有了正式番号,归入了新四军编制,而且不用离开家乡,各方面都照顾到了。

会后,狗仔一把拉住我,沿着一条幽僻的山路散步。我知道他有满肚子的话要问,一时倒不知如何开口。闷了好一会儿,他才问:

“老表,张书记这次回来,有变化吗?”

“比过去瘦了,大约是因为压力太大吧。”

“我是问,他有没有变成游强国司令之类的人?”

“不,没有,性格脾气都还是那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只是有点急躁,大概是因为革命形势将发生重大变化,心里郁闷。”

“那就好,只要还能说上话就成。”

我俩又闷头走了好一会儿,狗仔又问:

“这次改编为什么四个团长全用军部的人,湖东一个都没有?”

“张书记说,这四个人都是叶挺军长从延安带到新四军的老干部,眼看皖南形势危急,他怕有什么意外,无法向毛主席交待。再说这些老干部都是革命的火种,一撒到地方,就能星火燎原。在延安,他们就享受师级待遇了。让他们到地方游击队中任团长,只怕还委屈了他们。好在革命干部并不计较自己的地位。”

“那叶军长自己呢?”

“他已经决定与新四军共存亡了。”

狗仔听了,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末了,说:

“这也没办法,这也是一个战场指挥员应尽的职责。”

“所以,以后我们的任务,不是作战,而是休整,扩充,训练,兵力尽量部署在沿江一线,准备随时策应皖南军部行动。”

“张书记对我俩是怎么安排的?”

“不知道。留在纵队司令部是可以确定的。至于做什么工作,恐怕还没安排。”

“我只想带兵打仗。”

“表哥,现在局势风起云涌,打仗的机会多的是,不要着急,以后有你打的。”

“这怎么说?”

“在中国,日军由于战线铺得过长,兵力已显不足,现在只是勉强维持着,迟早都要崩溃。这是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一文早就预料到的。再以后,恐怕国共要逐鹿中原,争夺天下了。”

我的话,听得狗仔一楞一楞的,最终说了一句:

“还是认得字有文化好啊。”

“你也可以学吗。你才二十几岁,肯定能学好。”

狗仔极其认真地点点头,说:

“以后回到狼头山,呆在司令部,你多教教我。”

“好啊。目前我们一道,陪着谷政委,将另外三个团长送到部队,传达改编精神。”

正在这时,一个战士急匆匆地跑来,说是抓到了五个日本妇女,林团长让我们去一下。

当我们俩回到团部,只见林维先团长李小顺副团长正站在院子里,面对着五个身穿和服的妇女发怔。因为语言不通,彼此双方都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那五个妇女只急得流出泪来。

我高华东也不懂日语啊。我们谁也不懂,无法进行交流。

这时一个肤色较黑的女子说出了一句闽南话,我听了一震,记得我小时候隔壁曾住着一家广东人,我还因为好玩跟他们学过呢。现在虽然时间长了,大致还能听懂几句。于是,我一笑,就让她继续说。

原来,这个女子叫林平兰,是被日军强行从台湾征集,到军中从事性服务,做慰安妇。她们五人中只有小林惠子一人是真正的日本人,另一个台湾人叫司明菊;两个韩国人,一个叫做金泽珠,一个叫做朴淑爱。这五人做慰安妇,没有一个出于自愿,当时日军只是说征召劳工,做服务员,这些女孩子,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一听有事做,工资高,哪里想到是做这种事?她们来到上海,方知上当受骗了,一路上饱受蹂躏,吃尽了苦头,每天都要接客三十人以上。那些日本大兵,也不知明天活不活得成,哪个会怜香惜玉,只把慰安妇整得死去活来。有多少女人受不住,自杀而死。也有女人被日军军官强奸致死,强行杀害的。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实在过够了,早就想一死,但始终找不到机会。昨晚狗仔带部队夜袭桂家坝炮楼,她们以为必死无疑,哪知新四军放了她们。她们出来之后,无处可逃,再也不想回到日军中去了。生怕被子日军逮捕,又跳进了火坑。一晚上,就躲藏在防护林里,不着方向地往前走,一路哭哭啼啼地,几次三番地想寻死,跳江自杀,可是她们太年轻了,才二十左右,真舍不得死。今天在林中啼哭,被渔民发现,报告了部队,被战士抓了回来。

我将林平兰所讲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说给在场的人听了,众人沉默不语。狗仔说,她们怪可怜的,也是战争的受害者。

我再用征询的目光看看谷一林政委,好半天,谷政委才说,派人将她们送到狼头山区吧,教育一段时间,看以后的表现再说。

我又谷政委的话讲给她们听了,她们满心欢喜,同意我们的安排,说她们今后要重新做人。我找来周小九,让他带两个人把五个女人安全地送回狼头山根据地,交给张书记。事完后,不要再出来找我们了,就呆在警卫营,等待我们回山。

周小九撅撅嘴唇,很不高兴地答应了。临走路,还向我直瞪眼。

随后,我们一起讨论了李小顺部队的整编问题,在偶像山停留了两三天。我们也想以李部作例子,探讨和总结相关经验和教训,以利于对另外三个连整编工作的开展。直到整编结束,我们才离开偶像山,赶往其他部队。

一个月后,我们才回到狼头山。

狼头山区,显现出一幅新的气象来。司令部早已从鹰愁谷搬了出来,就设在大山村老祖屋里。从浮山中学赶来投军的学生娃子已学会了打枪站岗放哨,成为警卫营的主力。原特务排的排长周正东成了警卫营营长。哈哈密瓜,总共还不到一百人,四五十条枪,就编成了一个营,张家明司令扩起部队来,比我们年轻人玩的还邪乎。

周小九一见到我,就笑了,大声嚷嚷,我现在当连长了。

狗仔乐了,逗他道,请问连长大人,你带多少兵?

三十个。周小九一本正经地答道。

狗仔说,那你现在还不够格当连长呢。新四军的编制,一个连再小,一百来个兵也要吧。

说得周小九一愣,有点不知所措。

我推了推他,说,周连长,这还不容易吗?你再找七十个人做部下就是了。

一句话说得同小九大喜,明天我就回周塘,拉几十人来。

我问,上次让你送回的五个女人,张书记是怎么安排的?

都做了卫生员了。那个日本女人学过医,带着四人做帮手,成立了野战医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