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在接到三旅以近乎完美的作战方式,轻松打掉腊戊的近万援军后,指挥作战的方红顺大喜,马上命令在腊戊郊外集结待命的步兵一旅按计划实施行动;同时命令步兵二旅对包德温矿区的英国残余武装收网;又下令三旅立即组织人员修复被破坏的铁路,清理战场的尸体和物资,做好向腊戊开进的准备。


在腊戊郊外的步兵一旅接到命令后,立即向已无多少兵力据守的腊戊进攻。按照旅长唐天标的布置:一营,二营将负责攻击腊戊城区;三营负责攻击英军军营和弹药库,四营负责进攻印度联队驻地和军需仓库,五营负责接管腊戊火车站,在接管火车战之后,留下一个连队驻守火车站,其余的部队乘火车占领通往曼德勒密埃河大桥的各个火车站;六营负责在的密埃河大桥南桥头警戒,保证大桥的控制权在我军手上。


接受到任务的各营开始按计划行动,面对只剩下不到两三百人的英军,一旅并没有费多大的劲就拿下了腊戊的一切军事据点和重要设施,未损一兵一卒。接管了火车站的五营,六营,除了留下五营十七连驻守火车站外,其余的部队乘坐缴获的火车,押着印度司机以三十公里的时速,向着曼德勒方向开进。沿途五营除了接管火车站外,还在每隔十公里的地方放下了一个连的兵力,以保证铁路的安全。到了密埃河大桥,六营官兵马上在南桥头修建了半圆的环行工事,并撤除了铁路上的一段铁轨。


就在六营工事刚修到一半时,一辆从曼德勒方向开来的火车,发出轰轰的声响,向密埃河大桥开了过来。六营的战士非常的紧张,马上拿起枪准备战斗。火车开到断轨前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先是两个火车司机下来察看,接着就是从后面火车车箱上下来的几个英军和几个印度兵下来看情况。在阵地上观察的六营营长宋建雄一看,马上判断出这肯定是早上从曼德勒发出的火车,还没得到我军占领腊戊的消息。宋建雄马上命令二十一连的连长李世洪带人上去把火车端掉,看看火车上到底装的是什么。


李世洪接到命令后,安排全连每个班出两个枪法好的,对准一个英军士兵瞄准开枪,但是绝对不可以打伤火车司机。随着李世洪的口令声,举枪,瞄准,放,碰,碰的一阵枪响,从车上下来的十多个英军和印军全都倒在了血泊中。枪声响过之后,二十一连马上就是一个集体冲锋,很快就控制住了火车,俘虏了两个正吓得尿裤档的火车司机以及车上的十几个印度士兵。


李世洪打开车门一看,十多节的车箱中除了最后一节车箱是为腊戊驻军拉的军火外,其余全部都是为包德温矿区拉的炸药。李世洪暗自松了一口气,“好险啊!要是刚才对着火车开枪或者是用了手榴弹的话,那整个全营就全完蛋了,说不定连大桥也会被炸毁。”李世洪查明情况后立即向营长宋建雄报告。宋建雄高兴得不得了,这可是大买卖呀!这一车炸药怎么也得一千多吨吧,这可以制多少个炸药包,多少颗地雷了呀!他马上下令全营官兵立即把铁路修复,让副教导员吴清松带两名战士把火车押回腊戊。


消灭了从腊戊赶来增援的敌军后,我军在包德温的部队也很快就肃清了整个矿区,至此缅甸北部以全部落入我军手中。根据下一阶段的作战方案,我军的下一步的主要任务是在英军远征部队抵达我南海海域以前,围攻缅甸重镇曼德勒,将英国军队的主要作战力量吸引到缅甸,减轻我广东沿海的压力。按照部署:这一次主攻曼德勒的任务由四川省军区部队和云南省军区思茅军分区所属的三个边防团组成;云南省军区保山军分区三个边防团担任助攻任务,主要是从密支那方向突入伊洛瓦底江河谷的平原地带,切断曼德勒守军沿河谷平原逃跑的道路;由云南军区副司令员庞国清指挥的四个旅将执行打援任务,占领咽喉要道彬马那,关住沿海地带通向缅甸中部的大门,同时打击从仰光赶来增援的英军,将英军的作战空间压缩在缅甸南部的平原地带。


由于边境到彬马直线距离都有八百多里,而且又是掸邦高原的丛林地带,道路一点也不比中路的部队好走,所以庞国清指挥的打援部队最早都还要十天才能赶到彬马那。为此东线部队总指挥蔡松坡命令主攻部队暂时在腊戊和包德温矿区休整,等到打援部队到达指定位置时再对曼德勒发起进攻,同时命令保山军分区要在曼德勒以西作小规模的徉动,尽可能的把曼德勒的英军往西面调动。


占领包德温矿区和腊戊后,对整个矿区和战俘的管理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整个包德温矿区有大大小小的二十多座矿山,五万多缅甸劳工,每天的产出高达数百万美元,对与刚刚建立政权,财政极为紧张的我军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呀!但是如果继续开采,那么至少都需要一个团的兵力来管理才行,而且还有五千多的英国战俘要管理,这就需要一个旅的人手了。这对于我军目前的作战兵力来说,那就相当的紧张了,方红顺不得不发电要求云南省组织人员前来接管矿区和战俘。


接到方红顺的电报后,云南省政府立即派遣武警云南省总队的机动支队2500人紧急向包德温矿区赶去接管。由于云南边境上的边民都已动员起来修路和运送物资了,云南省又立即发布动员令,紧急征调内地的大理,曲靖,楚雄地区的十万民工组成支前队伍,入缅甸支援前线部队作战。


由于国内的部队还要等上一个多月才能到,方红顺只得命令云南省军区边防四团派人封住矿山,把矿工都集中起来管理,等武警部队到时再移交给地方组织人员开采。


打下矿区的第二天,曼德勒的英军就开始派出一个团的兵力,对我军进行试探性进攻。英军乘坐的火车刚开到离桥头四百多米的位置时,就发现铁轨被人给拆了,带队的英军团长米歇尔上校立即判断出了是中国军队搞的鬼,马上下令部队下车准备战斗。


英军下了火车后,开始派出一个连的兵力小心翼翼地沿着铁路向桥头进行试探,但刚走到离桥两百多米的位置时,就碰上了我守桥部队埋设的地雷引线,顿时就引发了其它地雷连环爆炸,一个连的英军被炸死炸伤了四十几个人,还有七八个人腿脚被炸飞,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就在地雷炸响的那一刻,我军第一道防线上的战士迅速的开枪射击,密集的子弹组成的火网很快就把敌人吞噬得干干净净。


英军团长米歇尔上校看到一个连的士兵几分钟内就全军覆没之后,立即判断出桥头有中国军队至少有一个营的兵力据守,他马上命令部队展开进攻队形。英军炮兵也开始将装备搬下火车,构筑起炮兵阵地,准备对我桥头的守军进行炮击。我军驻腊戊的步兵一旅在接到守卫大桥的六营报告后,旅长唐天标立即命令四营留守腊戊,一营,二营,三营和炮兵营立即登上火车,向密埃河大桥增援。


半个小时之后,英军炮兵开始对我桥头的六营阵地进行了密集的炮击。炮弹一发接着一发的向我军阵地打来,六营的环行工事完全被敌炮火覆盖,强烈的爆炸将不少的工事炸塌,整个阵地上泥土到处飞扬,充满了刺鼻的硝烟味道。由于我军一直注重土工作业,战壕和防炮工事都修得特别的深,英军的大炮口径又都在百毫米以下,所以尽管阵地上弹片横飞,一片火海,但对我军的伤亡到不是很大,只是炸毁了一些表面工事和震塌了几个防炮洞而已。


英军的炮轰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按照英军平常的作战经验来看,这么猛烈的炮火打击,阵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抵抗力量,只要一次冲锋就可以轻松占领。英军团长在炮火停止之后,立即派出一个营对着我军的阵地冲锋。这一个营的英军接到命令后,立即发出雄壮的呐喊声,端着步枪向着我军阵地就冲了过来。


驻守第一道工事的是六营的二十二连,二十三连,共三百多名官兵。当敌人的炮火一停,在前沿负责统一指挥这两个连作战的副营长,才从军事学校毕业的贺文常拍了拍身上被炮弹震落的泥土,从防炮洞里面钻出来,趴在战壕里面细心地观察对面英军的动向。当英军准备发起冲锋后,他立即挥舞着手中的驳壳枪,向还在防炮洞中隐蔽的战士们大声喊道:“快,敌人开始冲锋了,马上出来准备战斗。”两个连的战士立即从各自的防炮洞中钻了出来,迅速地架设好枪支,拧开手榴弹的盖子,紧张的注视着冲过来的英军。


由于我军是依托大桥布置的半圆型的环行工事,所以英军越往前面冲,队形就越密集。渐渐地英军冲到了距阵地五十多米的位置了,在火车旁边拿着望远镜观察的英军团长以为将很快就能占领大桥,但很快他的希望就破灭了。贺文常举枪打倒了一个带队冲锋的英军军官后,发出一声“打”的口令声,我军的轻重武器一齐开火,对着冲过来的英军进行精确的射击。尤其是马克沁重机枪发挥出了它的威力,对准密集的英军冲锋队伍就是一通猛扫,枪口所指方向,成群的英军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接连不断地到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英军一个营的官兵八百多人就这样被报销了。见到阵地前面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英军后,贺文常马上下令部队进入防炮洞,防患英军可能的报复性炮击。


英军的一个营的冲锋被打败之后,英军团长米歇尔惊恐万分。他开始感觉到对面的中国军队不是人,是一群恶魔,只有恶魔才会有这么惊人的杀伤力,也只有恶魔才会在十多分种的炮击中毫发无损。他一面下令炮兵继续对桥头阵地就行更为猛烈的轰击,一面不停地在胸口划着十字架,祈祷上帝能够帮助驱散对面的中国魔鬼。


这一次英军的炮击持续的时间更长,将所携带的炮弹几乎全打光了,炮管也因为长时间的发射,温度高得惊人,如果再打下去的话,就会有炸堂的危险。炮击过后,米歇尔团长下令部队全军出动,倾全力向中国军队进攻。


由于在刚才的冲锋中吃了大亏,给英军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导致了英军士兵冲锋畏缩不前,再也发不出刚才冲锋时的雄壮气概,英军的士兵都是边冲几步,就停下来拉动一次枪栓对着我军阵地进行一次漫无目的的射击,好让其他的士兵冲到自己前面去。就这样一段五百多米的冲锋距离,英军硬是花了近十多分钟时间才冲到我军的阵地附近。而我军却以逸待劳,利用战壕等工事的掩护,用步枪对准英军进行远距离的精确射击,不停地收割着英军士兵的生命。


英军好不容易快冲到我军阵地前时,我军的重机枪又开始发言了,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就向魔咒一样,刺激着英军的神经。面对着接二连三地倒在枪口下的战友,英军开始崩溃了,纷纷向后开始退却。


面对斗志以失的英军,在后面二线阵地指挥的营长宋建雄对着身边的教导员林凤山说道:“我们已经消灭了敌人多少了?”林凤山说道:“刚开始时是一个连的兵力,然后又是一个营的冲锋,这一次的战斗估计又消灭了他七八百人,应该在两千人左右。”宋建雄说道:“老林,你看,敌人一个团的兵力被我们消灭了一大半,现在敌人气势以失,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发起一次反冲的话,很可能就能消灭这一个团的敌人。你的意见呢?”林凤山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意见,你就下命令吧!”


随后,宋建雄马上命令司号员吹响冲锋号。号声就是命令,在前沿阵地的战士立即跃出战壕,发出一阵令敌人胆寒的喊杀声,向着退却的敌人身后冲了过去。在铁路左侧山林中埋伏的二十一连战士,听见号声后,也在连长的带领下,直接地杀向敌人的炮兵阵地。


米歇尔看到我军开始反击后,马上感觉到了危险,就在他刚想下令担任全团预备队的一个连开始组织防御时,我军左侧的二十一连又冲了过来。面对两面夹击而来的我军,米歇尔以为我军应该是有一个团以上的兵力,退无可退的他只得下令全团士兵放下武器投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