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周刊12月10日(提前出版)一期文章题:文化武士(记者安娜·马尔林发自巴格达)的文章。里面透露了美国在伊拉克进行情报战和文化战的一些细节。

一辆“斯特赖克”轮式装甲车正在驶往巴格达一个最暴乱的街区,在装甲车的后舱,美军正在输送可能在今天的反暴动武器库中最具争议性的武器:平民人类学家。他们身着迷彩服和战靴,拿着笔记本,迈出“斯特赖克”装甲车,走向正在排着几个街区长的队伍的伊拉克人中间,这些伊拉克人正在等待士兵和地方政客发放袋装大米和其他粮食。

丽莎·弗登的一头金发被系在迷彩色的头巾里,她站在一个脏兮兮的水洼里,开始与一名排队的伊拉克女人交谈。作为这个小组中的社会学家,她拿出相机,摆好姿势,让同事替她和那个女人合影。随后她又在队伍里结识了一个人,然后去她家的厨房里呆了一个小时,学习如何制作烙饼。

一名本地人找到小组的文化分析家、摩洛哥裔美国人福阿德·拉格扎维,用阿拉伯语偷偷摸摸地告诉拉格扎维说,他看见一名武装分子安装了一枚路边炸弹,但他不想背上告密者的污名。拉格扎维安排他与美国士兵对话,然后命令士兵公开揪住这个男人的领子将他推开,大声威胁说要逮捕他。拉格扎维说:“这样有助于保护他。”

美国陆军从今年开始招收社会学专家并对他们进行训练,还给这个小组取了个经典的部队名字——“人类地貌系统”。这个名称也许无法抓住人们的眼球,但他们执行的任务却很引人注目:这个小组为军队出谋划策,绘制伊拉克掌权派和当地人之间的父系图。弗登说,这个小组还就部落首领与美军之间的关系展开调查,“他们如何利用已有的优势保住权力,以从联军部队手中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美军对社会关系在伊拉克社会中起到的作用理解得太迟,伊拉克人与人之间的划分不仅以地域或宗教为基础,也基于家庭和部落。人类学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理解这些不同的关系,对结盟、评估情报,以及军官所说的避免非计划中的后果起到关键作用。这些小组9月份开始在伊拉克开展工作后,他们的任务覆盖了广泛的领域。

在一个穆斯林节日来临之际,有支部队想向一个部落送去善意的礼物。一名美国军官建议,买200只山羊送给当地的酋长。这个社会学专家小组的主管马修·汤普金斯上尉说:“我们进行评估的底线是,你不知道他们想不想要200只羊,也许他们宁愿要把电网修一修。”

里基·吉布斯上校说,这些信息对部队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他指出,最近有一次,小组看到在一个伊拉克街区贴出了一系列海报,上面用阿拉伯语写着:“对宗派主义说不”,还画着“一些古怪的手绘蛇形图案”。这个小组研究了蛇,得出的结论是,在当地文化中蛇的符号代表了正面的含义。

汤普金斯指出,这件事情体现了部队正在艰难地“接受教训”。例如在“蛇形海报”事件后,有个士兵建议在所有的海报上都加上蛇的符号。

汤普金斯说,这个小组在伊拉克街头遇到的最大挑战恰恰说明了它在战争后方遭遇的最大阻碍:消除人们对美军的怀疑。“仅仅说‘相信我们,我们是好人’,不能让我们走得很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