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童年(鱼)

小时候最喜欢的是去获取大自然给我们的礼物。

合适的日子最愿意晚上去用针做的扎子去田里扎泥鳅和膳鱼,如果实在运气不好,青蛙和蛇也会成为我们捕捉的目标,找到稀少的柴油或者煤油后就盘算着晚上的捕捉行动了,用铁丝扎紧一大块棉球,绑上一根一米多的棍子,把棉球往小铁罐里浸上油,天刚开始黑就可以点燃火把下田去找泥鳅和膳鱼,天气闷热 的时候收获最多,水中的泥鳅都愿意跑出来安静的歇凉,亮光来了也不怎么跑,右手举着长长的针扎对准水中的动物扎下去,成功率是很高的,针做的扎子其实也简单,把一条宽不过两寸的长蔑的头部破开一段,买回10多根长两寸的针,把针均匀的夹在蔑头,用线紧紧扎住就成了最好的捕捉工具,油桶和鱼桶一个人跟随拿着,另外一个人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拿着针扎找猎物,但凡扎到膳鱼它会死死缠住针扎,狠劲往桶边一敲才会掉进桶里,闷热的天气里天一黑就可以看到田野里灯光点点,很是热闹,除了弄不到煤油柴油的时候,我一般是最积极的捕捉者,几个叔叔年纪大我不多,他们是我最好的合作者,捕捉来的猎物我很少带回家,妈妈不会愿意做着吃的,家里很少时间有多的油来烹调,再说有好的菜更会让一家人多吃掉很多大米饭,所以一般存在叔叔家,等到明天早上我就可以体面的去叔叔家骗来一到两顿饭。

能这样取得猎物的季节是很短的,只要是热天,我们会用多种方式去获取这些大自然给我们的恩赐,白天的时间也是可以利用的,太阳最毒的中午,我和叔叔戴着斗笠提着鱼篓就出发了,田里如果刚收获完稻谷,泥鳅受不了热,集中在阴凉的稻草下或者田埂上的放水口避暑,找到田里最阴凉的地方,轻轻下手就可以捧起一把把的泥鳅或者小鲫鱼,但稻田很快就被种上新的秧苗,泥鳅和膳鱼在泥里躲着,只能让你看到一个个的小洞,小心的走在秧苗间,找到一个个小洞,手指轻轻探进去,可以抓到泥鳅,膳鱼更狡猾,一般有出口溜走,所以下手前一定需要找到他们用来逃命的另外一个洞口,双手齐下,只等它窜到你的手里,一把掐住就提出来了,膳鱼在怀孕的期间会咬人,小时候没少被它咬过。

田里的猎物比较小,要想更好的收获得拿上小锄头从池塘或者河边找膳鱼,一旦找到一个大的膳鱼洞,而且确定它在家,悄悄堵住它的一个出口,用锄头就开挖,一直挖到整个洞的底,就可以捉住它,如果洞口在水下,得先用泥土围一个小坝,把水淘干净才动手,池塘和河边的膳鱼是比较大的,印象里和叔叔一起逮过最大的有两斤多,不够10岁的我当时差点被那大家伙吓坏了。

秋天到了的时候,捕捉田地里的猎物更有难度,地里水干了,泥鳅和膳鱼一个个找洞藏起来,拿上锄头挖开一个个洞,就可以看到冬眠的猎物了,它们也不怎么动,直接就捏进水桶,运气不好的时候挖到的膳鱼身上穿着几条蚂蝗,见了就丢,不带回家。

小时候呆过的家乡条件很苦,以至于我现在想起都害怕回到那时候,谁又愿意忘记自己的家乡呢?即便这样苦的童年我一直还是留着其中一些关于美好的记忆,哪怕那种美好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吃不饱的童年从床上爬起来就想办法到外面弄点吃的回家或者弄到东西后跟人家换一顿饭吃,物资最丰富的当然是河水里了。

童年的伙伴很多,我是中间最早学会游泳的,最大的功劳归于我的舅舅,一年在外婆家过夏天,我舅舅直接把我抱到池塘里我腿够不着的深水里,求生的本能让我呛着水游回了岸边,从那年开始我喜欢上了水。

说起水,得先说说我乡下的家,屋后不到1000米的是资江,刚开始学会水的我是不敢去的,水太急,连大人如果水性不好都不敢靠近,屋前走过几条田埂是一条渠道样的小溪,除了汛期,水一般不够一米深,那是我们伙伴一起的乐园了,大部分时间玩到水成泥浆还乐着扎猛子,如果胆子够大,再走一条田埂后就是一条更大的河,水不深的时候,我们就偷着下去泡泡,那里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和刺激。

有足够信心不让河水冲走后,我找到一颗长三寸的钉子,本地用来造船的,下到河里找到岸边的螃蟹洞,看见螃蟹是不敢手去抓的,它大钳子举着,我拿钉子对准它,右手拿着石块敲下去,穿在钉子上的螃蟹就可以让我安心多了,小心放到岸上的篓子里,继续认真的找着一个个的洞口,水很急,一不小心会被冲到下游,但不能慌,慢慢靠近岸的时候就可以爬上去,然后从河岸走回到篓子边,看数量够了就可以回家,本地的河蟹不好吃,拿回家多数会被我妈妈扔掉,如果偶然在水里田里摸到一个鸭子下的蛋,妈妈会很愿意做成一个很香的韭菜煎蛋,那样的美味在我成年后基本没有再尝到过了。

记得84年开始就把田地承包到户,饿肚子的问题基本可以解决了,门前那河也被人承包了,满河的鱼,天天有人巡视着,钓也不行,最大的娱乐场被人家霸占了,下河游泳上岸也得接受检查,恨不得连短裤也需要扒开来看看有没有被藏着的鱼,水被蓄得满满的,鱼虾不可能很容易被捕捉,闷热的夏天少了一个乐趣,邀请伙伴下河去洗澡吧,可以从早上一直泡到晚饭时候,顺便还看着几条牛,让牛在河洲上吃着草,一群小伙伴就在河水里扑通扑通闹,养鱼是要技术的,那时候的承包者把鱼养多了,鱼小没有问题,鱼一天天长大的时候密度太高了,一群小伙伴扑通几下鱼就往水面跳,斗笠就可以接住鱼,三四天的时间只我们小的孩子知道这样扑通着捞鱼回家,最后大人也知道了,接下来满河的人洗澡,不是真去洗澡,就为扑通着河水让鱼起跳,慌张的鱼被赶到了岸上,于是岸上站满了游泳不了的女人和孩子,河中扑通着搅水的也带上了斗笠和雨伞,不过都朝着天,等鱼跳到里面,聪明的鱼也会占进河底的淤泥,一个猛子扎下去慢慢摸到鱼掐住就跑回家,承包养殖的人急了,面对满河的人不知道怎么处理,跑到公社(现在的乡政府)请来两个带枪的警察,于是大家一哄而散,嬉笑着回家煮鱼吃了。那年我逮到最大的是草鱼,有2斤4两,回家的时候就象是抱个小娃娃。

门前的河终于没有人敢承包了,那里又成了我们的乐土,我也慢慢长大了,屋后的资江成了我的目标,资江的水没有屋前这样温柔,尤其是我们家乡那段,被叫做“机道弯”,最急的水流,旋涡四起,水流里用手抓着岸旁的窟窿也很容易被冲到两公里以下的河滩,不管有多危险,有两个理由可以诱惑我去探险,第一是河中间有个不大不小的洲,上面种着“凉薯”和“花生”,只要能够游过去,洲上那老头也奈何不了我们,第二,水边岩石上有很多的洞里藏着“石泥鳅”,能憋气半分钟就可以伸手到洞里抓住它们,我能抓到这样猎物的时候年纪已经比较大了,记得应该是快读初中了,运气好还抓到过比较大的鲶鱼。

童年的生活虽然苦,但也是自己记忆最深的,只说抓鱼的事情也够我说上三天三夜,19岁后我才离开我那又怕又爱的家乡,不管我怎么想办法,也没能忘记我那有泪有笑的童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