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该给崛起的亚洲让路


美国《新闻周刊》12月19日文章,原题:给崛起的亚洲让路 当年欧洲统治全球的时候,亚洲只能屈从。直到美国在二战后接管了世界,亚洲才得到解放。美国的大学为亚洲培养了很多政策制定者。他们用美国实践过的最好的办法来完成各自国家社会的转型。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本该在全球收获很多善意。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美国的声誉今天达到历史最低点。美国的知识分子们认为,布什总统下台后,全球反美主义就会消退。然而问题要严重得多。世界变化了,但美国却没变。


改变了世界的美国今天需要扪心自问,是不是美国也需要适应别人。


印度学者普拉塔普•巴努•梅赫塔曾经说过,印度是一个拥有封闭思想的开放社会,而中国是一个拥有开放思想的封闭社会。这样的比较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中国和美国。美国现在的领导人的所作所为,就像19世纪时中国的皇帝们一样。那时候,中国没能适应崛起的西方世界。而今天,美国没能适应崛起的亚洲。


华盛顿正在慢慢垮掉,亚洲正在逐渐强大。“9•11”后,当美国被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乱局困扰之时,中国向拉美、非洲,特别是东亚打开了机会之窗,贮存善意。


北京还决定同邻国分享繁荣。2001年11月,中国向东盟提供了史无前例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令东盟国家领导人们受宠若惊。因为这就组成了一个17亿人的市场。


同时,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的贸易往来也成为了这个星球上发展速度最快的。冷战结束时,中国与日本的贸易总额只有区区160亿美元,与韩国是38亿美元,与印度是2.6亿美元。到了2005年,中国与日本的贸易总额高达2133亿美元,与韩国是1110亿美元,与印度是200亿美元。


二战期间充当战场的亚洲,50年后终于成为对全球繁荣最至关重要的地区。更重要的是,亚洲也在经历文化自信上的大爆炸。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印度等国发展如此之快。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美国能在亚洲复兴过程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美国的大学还在培养亚洲精英。美国的商人还在亚洲攫取新的机会。而在美国国内,一种保护主义的情绪正在蔓延。美国政客们也没有告诉公众这种情绪有多危险。相反,他们再次扭转政治潮流的正确风向,威胁对所谓的低估了的人民币立法。问题不是人民币,而是美国缺乏竞争力。


很久以来,美国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美国永远是世界老大,不需要适应任何别的国家。现在是抛弃这种想法的紧要关头了。美国人必须停止假装对任何压力都免疫。美国应该学着做一个正常国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