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歌唱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12月22日下午举行的邹树君先进事迹报告会上,威海市音乐家协会主席毕少军、著名作曲家戚建波等人作报告时几次痛哭失声,而台下的700多名观众也纷纷落泪。一位普通的基层文艺工作者,一位不知名的老人,他到底是凭借什么打动这么多人的呢?

“5·23”歌咏会

是他的力作

如今,人们只要一提起威海,就会想起“歌咏之乡”的称号,威海市环翠区之所以被评为全国唯一的“歌咏之乡”,是因为威海举办了30多年的“5·23”群众歌咏会,而“5·23”歌咏会,就是邹树君的力作。可以说,没有邹树君,就没有“5·23”歌咏会,“5·23”歌咏会能唱多久,邹树君就会被人们记多久。

1973年,作为中国音乐学院的一名高才生,邹树君毕业了,当时老师极力劝他留校,可邹树君拒绝了:“我是个孤儿,靠政府助学金读完了大学,人得知恩图报。”就这样,邹树君回到了家乡威海,在市文化馆当了一名普通工作人员。

1974年春天,在讨论如何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2周年时,年仅28岁的邹树君提出来:就在5月23日举办一场群众歌咏会吧。作为歌咏会的主要筹办者和音乐辅导老师,邹树君从此就与“5·23”歌咏会签下生死之约。

最早的尝试也是最难的,那时候,精神和物质都非常匮乏的老百姓不懂唱歌,邹树君就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一次次往基层跑,主动上门辅导。

30多年来,威海所有的农村、企业、学校、军营,都留下了邹树君的足迹、歌声。在他的倡导下,如今,威海的基层文化生活已经非常活跃,每年的“5·23”歌咏会之后,还会有3个多月的纳凉晚会。

“邹老师”有

上千学生

在30多年的基层工作中,邹树君培养了上千名学生。这些学生中,有的活跃在基层文化阵地上,有的则成了全国闻名的音乐家,名气早已超过了老师。

曾创作过《常回家看看》、《中国娃》、《好运来》、《父亲》、《母亲》等优秀作品的著名作曲家戚建波,就是他的学生。

戚建波是一个农村孩子,13岁那年,到村里推广群众文艺工作的邹树君正巧住在他家。邹树君听到戚建波唱歌,就认准了这是棵苗子,从此开始义务教他。

有一件事,戚建波一直记忆犹新。1990年,邹树君提出来,要给没有任何名气的戚建波举办一场个人音乐会。可没人会为一个新人掏钱啊,于是邹树君骑着那辆破自行车开始“化缘”,一百二百不嫌多,三十五十不嫌少。

在威海,像戚建波这样深深爱着邹树君的学生还有很多很多,他们都管邹树君叫“邹老师”。可实际上,邹树君做过文化工作人员,还进过企业,单单没有做过一天的职业教师。

与病魔抗争七年

2000年,邹树君被查出直肠癌晚期,从那时起到去世这七年,他先后做了13次大大小小的手术,病魔折磨得他骨瘦如柴,原本高大魁梧的身躯,后来只剩下不到60公斤。可邹树君依然乐观、豁达,依然没有离开他钟爱的基层文化舞台。

在与病魔抗争的七年里,邹树君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但他都谈笑自若、坦然处之。有时候被抢救过来,面对哭成一团的学生和家人,邹树君就笑着说:“我去天堂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因为那里不缺指挥。”“我邹树君因歌而生,就是上天堂去,我也会唱着歌去的……”

2006年12月5日,是邹树君最后一次到社区老年大学上课。当时他虚弱得像一把稻草,几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邹树君想和过去一样站着给大家上课,可他站不住了,他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声唱出来,只能轻轻地哼着,声音非常微弱:“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而这首歌,也被老百姓誉为邹树君一生的写照。

迟到的中国

音协会员证

在现代经济大潮中,艺术通常与名利分不开,可邹树君无论是演出还是上课,从未要过一分钱报酬,也从没拿艺术和知识换过一分钱。而对于文艺界看重的名,他也看得很淡。

2006年,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傅庚辰来到威海,在与邹老师闲聊中,傅庚辰问起:“树君,你是哪年加入中国音协的?”邹老师说:“惭愧啊,我还不是中国音协的会员呢。”傅庚辰愣了,他说:“你为推动‘5·23’歌咏会、丰富群众文化活动,做了那么多贡献,早就应该是会员了。你这个会员,我亲自来批。”

可这竟成了邹树君终生的遗憾。4月6日,邹树君去世当天,省音协领导给邹树君的学生、威海市音乐家协会主席毕少军打来电话,告诉他:“今天,中国音协的会员证到了。”听到这句话,毕少军泣不成声,他哽咽着告诉对方:“邹老师,今天早上……已经走了……”

虽然邹树君没有等到中国音协的会员证,家乡人却给邹树君送了一个称号,称他是家乡的“乐魂”。

后来,在整理邹树君遗物时,大家才发现,这位当年的中国音乐学院高才生,竟然连一部作品也没留下,他只是一个不知名的改编者,他把许多歌曲从独唱改成合唱,由一个人唱变成了大家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