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涉职场}难忘的派出所打工经历!


85年底从部队复员回来,在等待安置工作的日子里,恰遇镇上派出所那段时间案件多,人手紧,通过居委会的推荐,就把我们几个刚从部队回来的复员军人请去帮忙(做临工,有报酬,相当于现在的协勤吧),无非是巡夜、看管、押送犯人的差事(我们镇是县最远的镇,到县城有将近30公里)。虽说时间不长,前前后后也就一两个月,却是我们首次打工经历,很难忘,也学到了许多新的知识,增加了我们的阅历。


记得有天晚上,某公社押送来一个偷盗耕牛的惯犯。在那个时代,偷盗耕牛是很严重的罪行。因时间太晚了,只好羁押起来等明天审讯后才送县上。这是一个将近四十岁的汉子,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其貌不扬,怎么也不可能与那个闹得多个乡镇沸沸扬扬、谈虎色变,被吹嘘得神通广大的偷牛贼相联系。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他就是那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偷牛惯犯。这个偷牛贼此时也知道自己的罪孽深重,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所以打从进来开始就没有敢多说话,做出一付可怜虫样。当天晚上,所长安排我和另一个战友一起看守他。因没有别的地方关押,便临时把他铐在派出所会议室的长条木椅上。接着所长给我们交待了纪律和应该注意的事项,并叮嘱我们有什么事情必须及时请示报告后,有别的事便离开了。


是夜,我们就留在派出所看守这个家伙。因为是第一次,我们都很兴奋也很担心,隔三岔五就要去检查他的手铐是否完好,生怕他一转眼就逃之夭夭。这是年末的时光,冬日的夜晚很凉,也有点难熬,时间到了下半夜。


“我要喝水。”一直沉默没有说话的犯人开口了。

“喝什么水,深更半夜的。”战友呵斥道。

“我口渴,请给我点水喝。”犯人央求着。

我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犯人就铐在屋角,我们守在门口,谅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招,便说:“不要闹,我去给你找点水。”

不一会儿,我找了只碗,接了点水给他端来。犯人好象真是渴极了,接过去什么也没说就咕嘟咕嘟喝下去了。

四周又归于平静了。

隔了不多久,犯人在长椅上翻滚起来,好象特难受,我们冲了过去,见他面色苍白,口吐白沫,片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们吓傻了,赶忙把所长叫来,所长一看:服毒!什么也没有说,连忙把他送到医院抢救。


经过医院的紧张抢救,这个犯人的命终于保住了,我们长长松了口气。事后所长告诉我们,这个犯人是服用了老鼠药,幸好发现和抢救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同时所长也检讨了他们工作的疏忽,没有及时发现犯人身上藏匿的老鼠药。同时也批评我们,差点好心办了坏事,要知道没有我端的那碗水,犯人是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那粉状的老鼠药的。


我咋咋舌,暗自庆幸。想不到这看似简单容易的看守犯人的工作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和学问,真是术业有专攻,长见识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