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


一张麻脸,一张马脸,目光凶狠,匪气十足。

老桂先是一楞,但立刻就堆起笑脸冲那麻脸汉子说道:“原来是麻爷呀,您这么晚还来喝酒,快请上座!”

麻脸汉子漠然不语,马脸汉子开口说道:“老东西,少他妈的在这里装算,钱准备好了吗?”

老桂问:“准备什么钱啊?”

马脸汉子大怒,跨前一步,手指老桂的鼻子骂道:“你皮痒了是不是,拿我们爷们当猴耍呢!”

老桂连忙作揖赔笑道:“瞧您说得,给我个天作胆也不敢呀!”

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麻脸汉子轻咳了两声,马脸汉字马上乖巧如猫般退到他身后,垂手而立。麻脸汉子先打量了夏少校一眼,没看出什么异常,这才把目光转投到老桂的脸上,冷冰冰地说道:“桂老板,您要是不想出钱,上次就应该跟我说清楚,何苦让我们兄弟大冷天的白跑一趟呢!”

老桂苦笑道:“麻爷,不瞒您说,这几个月生意非常不好做,连本钱都赚不回来,您说得那个数我实在是拿不出来呀!”

“那桂老板能出多少呢?”

“十块大洋,不能再多了!”

麻脸汉子阴阴一笑,扭头他顾,马脸汉子当即从他身后闪出,凶神恶煞般地走向老桂。老桂吓的脸色煞白,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有意无意的朝夏少校身旁靠去。

“十快大洋,打发要饭啊!”马脸汉子边走边挽起衣袖,露出粗壮结实的手臂,攥起的拳头有碗口般大,“今天你要是不乖乖拿出一百块大洋来,老子就拆了你这个破店!”

正在这时,敏双手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刀削面从后厨走出来,脸上带着动人的微笑。敏今年二十三岁,身材高挑,容颜俏丽,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敏的丈夫一年前病死了,两人没有孩子,婆家对她不好,便搬回来和父亲一起住。

敏的突然出现,使店内紧张的气氛稍作缓解,麻脸汉子的目光立刻如钩子般盯住敏,像饿极的狼。店里充满火药味的场面把敏吓了一跳,停下脚步,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夏少校开口叫她,这才想起手里还端着面,急忙快步走到夏少校身边,忙不迭将刀削面放在桌上,慌乱中有面汤溢出,洒在手背上,立时一片通红。

夏少校知道敏很害怕,轻轻拍拍她的手臂,微笑着安慰道:“别害怕,这里有我呢,去忙你的事吧!”

敏点点头,似乎很相信夏少校,转身急匆匆地走进后厨。

敏消失后,气氛又骤然紧张起来。

马脸汉子不怀好意地冲老桂笑笑,“那是闺女吧,长得蛮漂亮的吗,你要不想出钱也可以,让你闺女跟我们走!”

老桂的脸变色了,他最疼爱的就是女儿,绝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愤怒的向马脸汉子喝道:“闭上你的臭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有胆子就来拿吧!”

“呦嗬,你个老东西,还他妈的硬起来了,”马脸汉子恶毒地说道,“有这么漂亮的大闺女藏在家里不嫁人,是不是想自己留着用啊!”

“你你你……”老桂气得浑身直哆嗦,“无耻的畜生,快给我从这里滚出去,快滚!”

马脸汉子探手揪住老桂的衣领,轻松的把他拽到眼前,冷笑道:“我先把你从这里扔出去,然后在去找你闺女乐上一乐,信不信!”

老桂奋力挣扎,怎奈马脸汉子的手像铁铸的一般,难动分毫。

“放开他。”声音不大,却直撼耳膜,发自夏少校。

马脸汉子眉头一皱,斜眼瞧瞧夏少校,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杂种说什么?

夏少校安坐不动,静静地吸烟,抬眼瞟瞟马脸汉子,”说你这个狗杂种放开他。”

只一眼,马脸汉子就感觉像被利刃刮过一般,遍体生寒,可他现在已是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吼道:“我操,你以为你……哎呦……”

灼热的烟头自夏少校手中弹出,准确命中马脸汉子的脸,顿时火星飞溅,烫得的他怪叫着后退,手一松,放开了老桂。

其实烟头并没有烫伤麻脸汉子,只是那爆闪的火星令他感觉很烫而已。红亮的火星转瞬即逝,马脸汉子这才发觉自己被戏弄了,恼羞成怒地扑向夏少校,那愤怒的摸样恨不得要将他生吞活剥!

似乎没看到夏少校手动,摆在桌上的那碗刀削面突然飞起,迎向急冲而至的马脸汉子,这回可不是唬人的火星,是实实在在一大碗刚出锅的热汤面。距离太近,马脸汉子根本来不及反应,本能地双手交叉一挡,面条是拦住了,可滚烫的面汤却浇了一头一脸,还顺着脖子往下流。

马脸汉子被烫得跳脚直蹦,嗷嗷乱叫,活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大马猴。

麻脸汉子脸色一变,伸手向腰间摸去。

“你最好站着别动,”夏少校冷冷地盯着麻脸汉子,“拔枪你没我快!”

麻脸汉子的手僵住了,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他的手指已经触到了枪柄,而夏少校却仍旧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桌下,看不出丝毫要拔枪的意思。

他真的会比自己快?

犹豫,手心开始冒汗。

对手镇定自若的神情让他心里发虚。

可是就这样灰溜溜地认输走掉,以后还怎么出来混啊!

不行,说什么也要试试,没准是诈自己!

麻脸汉子快速握住枪柄。

夏少校没有动。

第一时间打开保险,扳起击锤。

还没有动。

你死定了!麻脸汉子露出得意的狞笑,甚至开始想像夏少校中枪后的惨状。

一把锃明瓦亮的“盒子炮”(德国毛瑟M1896式自动手枪,简称M96。)瞬间闪现,乌黑的枪口对准夏少校。

“啊……”老桂惊呼。

“砰!”枪响了。

麻脸汉子感觉自己的手指并没有扣动扳机,枪怎么就响了,而且枪声也比平时来的沉闷,不大像“盒子炮”发出来的。

“咦!”他定睛一看,发现夏少校竟然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正面带轻蔑的笑意望着他。

没打中!怎么可能呢?

麻脸汉子猛扣扳机,搂空,握枪手的虎口处传来剧痛,低头仔细一看,手上根本没有枪,虎口却莫名其妙地裂开了,鲜血淋漓。

迷惑、惊讶、恐惧,麻脸汉子的表情瞬息万变,他傻呆呆地看着夏少校,干张嘴说不出话来。

“你想说什么?”夏少校问麻脸汉子,“是不是要找自己的枪?”

马脸汉子木然地点点头。

“还有必要吗?”

摇头。

“带上你的兄弟一起滚,不要在回来,不然丢的可就不是枪了,听明白了吗?”

太可怕了!麻脸汉子发誓今生再也不想看见这个男人!

尴尬的沉默中,麻脸汉子扶着马脸汉子,战战兢兢地走出老桂酒馆,撒腿就跑,眨眼间便消失在黑暗中,蹿的比兔子还快!


澡水很烫,十分解乏。

夏少校全身浸泡在一个大木桶里,只露出头部,仰头枕着搭在桶边上的白毛巾,惬意地喝着酽茶醒酒。这种古老的洗澡工具让他感到非常舒服,比军队中淋浴式的洗澡强多了,来山西已经快半年了,还是第一次洗这么爽的澡。

赶走麻脸汉子他们后,夏少校要回驻地,老桂死活不让走,说他喝了那么多酒,天黑路远不安全,不如留下来住一夜,明早再回去也不迟,家里有的是空房子。其实老桂的心思夏少校很明白,他是怕麻脸汉子去而复返,想让自己留下以放万一。

夏少校没有推辞,事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

老桂的家是典型的前店后宅式,除了店面外还有五六间房用来起居,父女俩住绰绰有余。夏少校身处的这间房是专门用来洗澡的,空间不大,青石板铺地,墙上钉有挂衣服的铜钩,澡桶下有矮木蹬供人上下,旁边顺手处还摆放着可放杂物的圆形木桌。

夏少校的烟盒、打火机、大花口撸子、没收麻脸汉子的盒子炮此时统统摆在桌子上。外加一个茶壶。放下手中的茶杯,夏少校随手拿起盒子炮,借着不甚明亮的烛光细细察看,发现竟是一枝汉阳兵工厂仿制的毛瑟M96基本型手枪,枪身上刻有汉阳兵工厂的厂徽。此枪口径7.63毫米,弹匣容量10发,标尺射程1000米,实际有效射程应在100米之内,枪口初速427/s,对目标具有很强的贯穿力。M96扳机的上方有一处极细微的凹痕,是夏少校用大花口撸子打飞盒子炮时留下来的,但丝毫不会影响枪的使用。

国内仿制盒子炮的厂家很多,汉阳兵工厂的产量是最大的,流通也最广,质量和性能也属上乘,当然,如果要和毛瑟原厂造的比,自然要差上一个等级。夏少校快速卸掉弹匣,试了试枪的各项性能,枪况良好,看来麻脸汉子保养的不错。

凭心而论,他认为盒子炮不适合作军用手枪,首先此枪的握把几呈圆柱形,射击时不便握持,只有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才能很好的掌握,其次该枪的重量和体积都过大,携行不易,最后是枪弹的初速虽高,贯穿力强,但停止作用不足,和日军的“三八大盖”一样,只要打不中要害,穿个洞养些日子就能好。

比起他自己的“大威力”来,该枪的各项性能指标都要略逊一筹。

敏提着一桶热水进来时,夏少校刚刚放下盒子炮,正要伸手取烟。敏没有敲门,似乎是一种暗示。妻子死后,夏少校接触过不少女人,,大多都是迫于身计的风尘女子,今夜缠绵,明朝陌路,各取所需。但敏不是这种女人,所以尽管他很欣赏敏的矜持与美丽,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不过分的亲近。

敏走到澡桶前,目光微垂,不敢正视夏少校,暴露出内心的羞涩,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紧,“水凉了,加点热的吧。”

夏少校想不出任何拒绝的理由,“谢谢你。”

敏站上矮木凳,手提水桶将热水注入澡桶中,升腾的热气遮住通红的面颊,愈显妩媚。她喜欢夏少校,这个冷峻强悍的男人让她感到格外的安全。她渴望着他的拥抱,所以鼓起勇气走进浴室。

敏的反应怎能逃过久历欢场的夏少校的眼睛,这种无言的诱惑相当折磨人。他不知道敏的到来是自愿,是报恩,还是老桂的授意。但不管是那一种,他都不想拒绝。

心仪的美人投怀送抱,只有白痴和太监才会漠视。

“进来一起洗吧!”敏放下空水桶后,夏少校发出邀请。

两情相悦,何须多言。

敏是滑进水里的,衣服丢在地上。夏少校靠上来,抱紧她丰盈光洁的身子,感受那对饱满乳房摩擦胸肌的快感,忍不住低头热吻敏湿润的红唇。

敏激烈地回应着,期盼夏少校更进一步的行动。

两人都已成年,很快就将各自体内的情欲撩拨至沸点。

那一夜,是敏成为女人以来最幸福的时刻。她与夏少校纵情缠绵,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的身心,把心中压抑了许久的苦闷全部释放出来。在两人共同的努力下,终于达到了爱的高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