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 第二十八章 旗正飘飘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眼看山头的敌人大部被赶跑,虽然并无大量杀伤。但此番作战目的已经达到,于是任江立刻找到号手,命令他吹响集结号。从山下上来的工兵连和狙击排等人,听到号声,加快了攀缘。

在一棵青冈栎的树阴下,任江召唤了王立行和田丰毅过来,嘱咐他们,必须死死黏住日军溃部,直到对方的炮兵开始转移为止,不过只有15分钟的时间。因为日军的重炮很可能在15分钟之内做出反应。也没有时间对手表,任江便打发他俩立刻指挥部队跟进。

“快!快跟上!”任江不断挥手,让部队加快追击速度。山头上只留下迫击炮排分散开去,对仍在进攻102师304团的日军进行炮火突袭。任江最担心的莫过于日军的飞机的空袭和重炮的轰击。也因为担心那样的情况发生,他才命令部队使用“黏”字诀。

江涛本想找他商谈。一见他如此忙碌,略一皱眉,便带着狙击排跟着大队一块冲下山去。

那一边儿,川洋造中和田中圣道正盯紧对304团的山头争夺战。突然见到从制高点峰定大批的部队狂奔而来。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的部队。一下子不知道发生甚么情况。

潮水般的溃潮无法阻挡。田中圣道原本还妄想打开中国军队包围的突破口。结果阵脚大乱。该大队的大队长已经命殒,怪不得部队溃散如此之快。

山上逃下的日军连武器和装备都不要了,一路上乱丢,砸到不少花花草草。这样一来,他们跑的速度就明显快过华中大队的追兵。仗打得拖泥带水也就罢了,居然连保命的家伙都能舍弃。106师团脓包十足。

华中大队的战士眼看追不到敌人,也开始将身上多余的物件抛掉,轻装追击。武器是不敢扔的,否则追上了敌人,难道用赤手空拳于之对敌?

那股冲击中国军队的日军尚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友部大批的涌将过来,就被挤倒一片。顿时队型全失。尤其原本是自己阵地的山顶,居然朝自己打下炮弹。由此造成的恐慌更甚。

张量海追着一个曹长已经三分钟了,这家伙头也不回,像没头苍蝇般乱撞。两人都能听到对方和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嗓子眼也快冒烟。“站住!他娘的,我看你能跑多久!”张量海一边追击,一边威胁。不过即使对方能听懂中文,估计也不会傻到站住让他砍脑袋。鬼子朝后刚瞥了眼,一个踉跄,被凸起的地面绊了一交。也就是这瞬间。张量海一纵而起,随手一刀,削中了对方的臀部。那鬼子“啊”的一声惨叫,捂着屁股继续逃跑。张量海费劲力气的一纵后,也全身脱力,蹲在地上喘气。刚才一番搏斗甚剧,他实在追不动了。

其他的战士实际也和他情况一下,没命的冲锋,虽然鬼子绝少用子弹问候。可保持冲刺速度的追击本身就很累人。鬼子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后浪推前浪”,“一波接一波”。田中圣道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炮兵中队长刚来汇报了炮兵因为无法对敌军有效的压制,已经收起炮架搭载后退。他凝神半许,“命令所有部队立刻收拢,前线各部队的指挥官必须找到自己的部下。那些仍继续逃跑的士兵,就地执行枪决!”

“是!”川洋造中受命后立刻前往潮水涌来的地方亲自督办。

304团也发现了敌人的变化。由于鬼子已经突入,幸存的人已经退到了第二道防线。要是鬼子再“加把劲”,估计杨家岭这片起伏的丘陵就会是是整个团的亡命之地。他们抓紧机会联系师部要求增援,同时将伤员转移。

对于鬼子突如其来的变化,虽然他们有些清楚,是友军的功劳。但是甚么部队,就知之不详了。

任江赶紧传令,停止追击,同时通令所部尽全力打扫战场。武器和弹药首选,其他的如果来不及,不拿也成。

147联队和113联队正忙着将退下来的部队重新归建。任江定下的计谋甚为“狠毒”,优先攻击敌人的基层指挥官,导致日军大批指挥官殉难之后,士兵无人指挥,一时之间难以重新部署,就为中国军队争取了时间。

来不及统计伤亡和损失,任江带着队伍匆匆忙忙的调头撤出了战场。此场速度与勇气较量的战斗虽然从战斗打响到最后收尾,不到两小时。却另令双方均损失严重,尤其是日军除了失去的武器装备外,士兵士气普遍受到打压。

新华中大队悄然无声地后后撤三公里,寻得一个在山窝里的小村庄落脚。村民见到他们,高兴的不得了,仿佛遇见了亲人。又端茶,又递毛巾,还送上一大筐自家种的西瓜。照他们的说法是,如果你们不吃,被鬼子抢去,还不便宜了那帮畜生。

伍皆朋带着侦察排在唯一的山口处警戒。任江也得以抽空清点下伤亡和战利品。看着浑身是伤,却笑容灿烂的战士的脸,任江欣慰之余,也暗自惭愧。如果自己能想出另一个更妙的办法,也不至于让这帮可爱的战士们用死亡战胜敌人。他承认自己算不上一名合格的战场指挥官,但在抗日大势所驱之下,绞尽脑汁想到自己可以想到的一切办法打击日寇。只有尽力而为,才能告慰那些死难于日军铁蹄之下的无辜国人。

江涛似乎猜到了任江的心思,过来替他寻到一个借口,道:“老任,这一仗必须打。你也不需要顾虑太多。虽然部队付出比预想更大的代价。但这样强攻作战,除了锻炼战士们的意志力外,还能收到心理战的效果。让他们心里有种‘我们华中大队什么硬仗都敢打的’气概。尤其未来变数难以琢磨,往后部队倒不担心碰到恶战了。”

陈斯君听到他们俩的对话,手指拨棱着两支小辫子,走过来说道:“今天啊……我碰到了三大怪事!”

“甚么事?”江涛迷惑地问道。任江也迷惑的盯着陈斯君。

只见她嘻嘻一笑道:“第一件嘛,原本的大谋略家,我们的任先生居然今天如此蛮干。第二嘛,就是今天碰上的日本鬼子居然会扭头逃跑。也真鲜见。第三件就是平日间一本正经的江参谋长居然也会别有用心的撒谎了!嘿嘿。”

江涛和任江两人面面相觎,尴尬的对笑一声。各忙各的去了。

“嗳!你们俩别走啊。一点都没有幽默感!”她一个不顺心,也赌气走开了。

包括刚开始伤亡的20多人,新华中大队共伤亡131人。其中52人战死。轻伤71人,重伤9人。消耗毛瑟枪弹才不过400余发,6.5毫米有坂步枪弹1100多发。手榴弹全部用完。缴获敌人遗弃的和未带走的三八式步枪400多支,九六式和大正十一式轻机枪23挺。九二式重机枪6挺。九七式90毫米轻迫击炮三门,八九式掷弹筒7具。迫击炮弹780多发。九一式手雷2630余枚。子弹35000万发左右。由于时间仓促,其他战略物资均未带回。战场上实际另有有一部分武器被鬼子自己损坏。那个鬼子大队的迫击炮弹和手雷只用了很小一部分,都成了华中大队的战利品。

三连这个加强连如果满员,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轻机枪连队。工兵连赶紧将最后的一批约2000个推进部固定上了九一式手雷。迫击炮排又扩充了三门迫击炮,却感到装弹手人数不足。鬼子的炮兵大队一般都配备专门的弹药排,这对于华中大队的轻迫击炮排说,多少有些奢侈。所有的物资均靠各人车推肩抗。

轻伤员被集中在一起,由女兵护理。好多在白刃战中负伤的战士受伤的部位都皮肉外翻。有些都能见到白花花的骨头。除了几个老兵外,其余都是在年轻人。女兵包扎的手法不甚流畅,他们也免不了哼哼唧唧一阵。每个战士都要经过这段时光。

齐花瑶见到任江过来,上前汇报道:“队长,我们只有些止痛药和止血药。虽然能暂时封住伤口,但是抑制不了伤口细菌的孳生。受伤的战士们很有可能就被细菌感染而发炎。尤其这天还热,温度正适合细菌的生长。而且我们的酒精和药棉也快用完了。”

任江为难地问道:“甚么药能抑制细菌感染?”

“阿司匹林。队长你能搞到那玩意?上次在武汉的黑市上都很少见到呢。那东西一盒据说能在黑市换一根十两重的金条。” 齐花瑶轻叹道。

“我们战士的命可比金子值钱,就算再难,我也会想方设法搞到。你放心便是。顺便顺手牵羊搞些酒精和药棉也不成问题。”

齐花瑶见任江说的信誓旦旦,更有些怀疑任队长到底为甚么如此的把握,也不明白任江心里的小九九。阿司匹林在国军的野战医院都没有,何况现在“穷”的只有武器装备的华中大队,怎么能买的到。不可思议。她想道。

任江慰问了受伤的战士后,独自出村散步。只要有可能,午后散步便是他最大的消遣。

转了一圈回来,便见到一大堆人围在一起,甚是热闹。原来众人在战场上见识到张量海的武艺后,羡赞不已,纷纷要求他露几手。任江在一旁冷眼观了半天,有些酸溜溜的不是味儿。虽然心里知道是自己嫉妒别人,却说不出口。这分功夫不是朝夕而蹴的,需得十年苦功。

看了一会儿,心下更自惭愧。他心道:大丈夫心生暗珠就称不上大丈夫。

他思考着离开,周围的还不断有人给张量海鼓掌助威,很像街头卖艺的把势。

一日转眼过去。任江起个大早,却见别人早已在他住的茅草屋外等候。

“队长。今天有什么安排?”昨天一仗,田大壮被撩起了战斗的雄心。

“居然有人喜欢打仗,莫名其妙?”不知任江作何想法,今天语气不善。

“老任,你这可说错了。不是有人喜欢打仗,而是为了杀敌人而打仗。佛教虽然教导与人为善,但也同时说明除掉恶人有利于俗世,胜造七级浮屠。”江涛居然帮着田大壮,这可是难得一见。

“呵!啥时候你拴一根绳上了。行啊!今天去万家岭转转,说不定能逮到几只兔子。”任江道。

“兔子?”齐花瑶不解地问。

“嘿嘿,这是队长的比喻,就是鬼子。”王立行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还是队长有学问。”田大壮原来也没明白。

此外,奉命前来解围的日第27师团派出配属给它的第101师团第102旅团,从著溪沿永武公路及其北侧向拓林以北地区推进,但被第142师顽强阻击在在跑马岭、龙腹渡以西地区。

经过10月5日、6日上午两日与106师团的正面交战之后,薛岳于6日下午下达了合围总攻命令,其中,第74军、第66军、第4军担任围歼主力,64军担任阻击27师团的主力,60师、预备第6师及142师一部担任作战掩护任务。

具体任务分配如下,主力第74军主攻万家岭以东的长岭、张古山等地;第4军主力向万家岭东北方向大小金山之敌攻击;第58师由狮子岩向万家岭、王家山之敌攻击;第142师在新15师配合下向石堡山之敌实施攻击;预备第6师在81师一部配合下向斗姆岭、凤凰山以东地区推进,歼灭石堡山北端王家岭之敌;第91师一部负责消灭清头口附近之敌,并协助断敌向北逃跑之路;新13师以部分兵力绕到何家山、凤凰山、石堡山西北等处日军发起侧后攻击。

华中大队赶到张古山阵地已是黄昏时分的事。这也不能怪任江这个方向盲,大家已经知道他一路上只是凭着指南针和周围环境定向。可偏生这片山里蕴藏铁矿石的富矿。铁作为金属一般不会在自然界成单质存在,都是被氧化成氧化物的形式,或是以离子形态生存。富矿就是说程度相对密集。因此对周围环境产生不小的影响。四氧化三铁具有磁性,不仅让周围的地磁出现偏差,还让植被的地磁性混乱,不易识别方向。万家岭地区最著名的就是雷鸣谷。关于这个称呼也是有说法的。因为磁场过大,云中的负电荷被聚集到此地,朝山谷中放电。时常发生有雷暴。因此而得名。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存在类似的地域,有些还会像磁带一样将古代记录下的场景瞬间回放,被称作大自然摄影机。

此时此刻日军凭借有飞机支援,顽强抵抗,尤其在张古山一带,日军拥兵凭险据守。51师在师长王耀武的指挥下,数度攻击无效。

眼见着太阳沉入山谷。任江心想,即便要作战,恐怕也需要夜战一场了。 这对于新华中特别大队而言,无疑是一场挑战。

为了解救已经深陷重围的106师团。日军不断派出各类作战飞机实施空中支援。望着头顶陆续飞临的日军各型轰炸机。任江只能望洋兴叹。国军的空军到目前为止是否都被日军炸成废铁,哪怕出来一架飞过来意思意思,国军的陆军也会气势大阵。他却没曾想到,国民政府的空军和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此刻也在长江流域上空进行惊心动魄的空战!

华中大队藏身于305团阵地右后侧的一片密林之中,期待夜晚的降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