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看不透北京的军事集结

认为中国的外交政策是温和自由派与民族主义进攻派之间斗争的结果,这种想法是诱人的,但过于简单。中国太大太复杂,难以用这么简单的二分法解释清楚。相反,中国有很多集团、利益和声音试图推拉中国共产党。希望政府不要那么善变的中国商人取得巨大的成功;有政府关系的智库分析家们曾接受西方国际关系理论教育,他们在美中利益以及误算的危害方面有很合理的说法;独立学者如今要求经济和政治自由;顽固的民族主义者认为中国对美国、日本、特别是台湾过于软弱,希望在亚洲重新树立中国的主导地位;贫穷的农民在痛苦的经济改革中求生存;活动家对腐败成风深恶痛绝;等等。外国人只要肯找,是可以发现这些声音以及它们的观点的。

然而,比较难发现的是中国政府和军方那些作出关键战略决定的人们的想法。而且没有人有信心说任何外部群体对共产党有多达影响。这当然令美国人担心中美关系的未来。向前看的中国人的愿望似乎并不能影响中国的外部行为。北京官方的外交政策声明也无法与它的行为相一致。


如果经济增长和“和平与发展”是中国的主要目标——共产党是这么说的,许多中国人也肯定这么希望的——那为什么中国在从事世界上最重大的军事集结?中华人民共和国享有安全的外部环境:当今的东亚比几十年前要稳定得多。中国明言军事集结“全是关于台湾”,但这并不能令人更安心。一方面,这不符合现代主权概念。而且如果中国的意图随着实力的增强而改变,可以用于对付台湾的军事能力同样也可以在一系列情形下用于对付美国。


中国最近的行为已经引发对其动机合法性的质疑。例如:如果说维持美中良好关系是中国最重要的国际事项,那北京为什么拒绝美国船只在感恩节访问香港?中国为什么罔顾海事公约,拒绝为美国遇险船只提供避风港?它为什么要测试危险的反卫星武器?


那次导弹测试在华盛顿播下深深的疑虑:“和平与发展”究竟是不是只是一句安慰人的口号——当中国仍然没有强大到足以改变现状的时候,它需要散播这个口号。中国官员要么是不明白这种行为的后果要么是他们根本不在乎。如果是前者,,很多乐天派这么认为,,,那么我们可能有机会影响中国的方向。但如果是后者,我们的选择就更有限了。


如果一位美国游客到中国和一群上海商人讨论政治,他或她可能感到放心和乐观。和中国的经济和知识分子精英会晤,人们会以为中国将最终变成民主体,美国和中国将共同努力解决共同问题,加强国际秩序。


这样的预言令人宽心——但只是暂时的。通常不用多久它就向台湾发出威胁,推出对美国海军构成威胁的新型攻击性核潜艇,或者给追逐核计划的伊朗提供外交掩护。可能中国打算在国际体系内成长,但只是不喜欢国际体系中大部分由美国来制定的规则。可能当中国足够强大,它会建立更符合它喜好的新规则。


最近的事件已经清楚表明,我们对中国外交政策的影响力仍然是有限的,而我们所喜爱的中国民主派的影响力甚至更为有限。在北京他们不能发号施令——而且我们真的不知道谁可以发号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