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萍:

你好.

在写信封的时候,我知道也许这是我寄向**部队最后的一封信.再有几天就是你复员的日子了,这让我几天来心绪不宁.

今天,我终于能够静下心来,坐在新装修的办公室里,阳光正透过蓝宝石的玻璃窗,柔和的射到我的办公桌上,那种温暖的感觉,和阳光里飞浮跳跃的小灰尘,让我回想起坐在总机班宿舍书桌前地情景.那时的阳光也是这么毫无顾及、毫无羞怯地照在我们这一帮正青春飞扬的女兵身上。那时的我们真快乐,对吗?

是的,那个留下我历史,你也将要把它当作历史来保存的地方,给了我们太多太多的回忆,同样的也使得我们留恋和惆怅。我总是常常在梦里飞回到往昔的欢乐和痛苦中去,再次体会军旅生涯的酸甜苦辣。

记得新兵连踢正步踢肿了脚,上床上不去,下床下不来龇牙咧嘴的样子吗?打靶归来“日落西山......”嘹亮的歌声还会不会一直在你耳边响呀响的,挥也挥不去?还有没有第一次接错的电话,第一次因为内务脏、乱、差受到的批评?当然,还有“优秀话务班”、“优秀内务班”......

它们是怎样不容忽视且坚定地占据着我的每一寸神经、每一闪记忆。每一次的复员都将我整束整束的情感抽丝般的抽去一部分。真不知,你的复员是不是代表着我这几年与第二故乡感情的中断?还好,你让我认识了几个要好的小妹妹-----陈丽,吴小华,她们那温温柔柔的声音就象一缕细细的红丝线,穿过时空的隔阂,紧紧地系在了惜别几年部队的我们的手腕上,贴近它,就会听到它强劲博大的心跳声,使得所有穿过橄榄绿的人之间没有了陌生感。

萍,此一别离,是不能回头的路。也就是说,部队生活是我们生命中仅有的一次,象初恋般珍贵。

几年后,如果再回到大家共同生活,象咱们歌里所唱的“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的地方,不知道又几易其人了,而我们在他们的眼里怕已经是路上行人,皆为过客了吧。

但是,那个一根银线连通了天南地北的女兵,那个训练场上不让须眉的小将,那个为拿下竞赛第一而急得哭鼻子的丫头,那个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战士。却已经是不能铭灭的烙印印在了部队的军功册上,留在所有复员或仍在服役的战友们的脑海里了。

萍,也许经过一段整修的时期后,从方块军营中走出的你,就要奔向多彩变换的社会了。可是,不是你是忙碌在机关,还是奔波在厂房,即便是工作在最平凡的岗位上,行走在最普通的人群中,也别忘记咱们曾经是一个严于律己,准备要为祖国奋斗终身的兵,这段当兵的历史会象血型一样追随你永生。

我想念的萍,在你即将复员的时候,给你写这封信,既代表了我的惜别之情,又代表了我对你新旅途的祝福之意。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不能在你身边为你送行,希望你在旅途中顺利!

此致

军礼

你曾经的老班长刘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