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五十一、夺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日军炮兵阵地约有近两百多人,炮兵阵地的后面还停着十几辆大车,上面装了很多木头箱子,估计可能是炮弹。

而陈锋这边只有不足百人,而且手中拿的大部分都是步枪和大刀。这个仗可怎么打呢?看到这些陈锋心里多少有点含糊,但他更清楚这七门火炮未来将对关帝庙阵地造成多大的压力。换句话讲,这仗也容不得他陈锋不打。

唯一比较有利的就是鬼子大部分的炮兵都穿着衬衫操纵火炮呢,远处的帐篷里面可能是炮兵指挥所。在指挥所的外面步枪支成了一堆一堆的,而负责警戒的鬼子并不多。

“兄弟,你看到那三个挨着的绿色帐篷了吗。”陈锋猫腰跑到了机枪手旁边指着远处说。

“看到了,长官。”

“待会儿,你别的地方不用管,就朝那边扫射,主要是把鬼子跑过去捡步枪的压制住,不用考虑节约子弹,明白了吗。”

“明白了,长官。”

“全靠兄弟了,等仗打完了,我请大家喝酒,吃烤羊。”

陈锋安排完了机枪火力,然后爬到了前出阵地边上。他把几个带队的排长都叫了过来,几个人在前出阵地上简短地开了个会。

“大伙听我说,这次进攻主要是得速度快。我带五十多个兄弟一口气冲过去,全部只带大刀和手榴弹,你,你,你,带着你们的人跟着我冲。大家冲的时候不要停,要集中注意力把手榴弹扔过去,然后和鬼子搅到一起近战。”陈锋把部队分成了两拨,他对着其中一拨说道。

“明白了,长官,你就放心吧。”

“你们的任务是掩护我们,尽可能把枪打的准一点,然后瞄着那边打,看到那几个绿色帐篷了吗,就朝那边打。等我们把鬼子拖住了,你们就赶快冲过来增援我们。”

“是,长官。”

“大家要牢记,我们人少,没法子和鬼子硬拼,咱们就是盯上了他们的火炮,只要冲上去吧火炮打掉就行。炸完了他们的阵地,所有弟兄都不要纠缠,带上伤员就往回跑。”

“长官,要是他们反冲锋怎么办。”

“你们放心,我就是学炮兵的出身,炮兵一般刺杀训练搞得很差,而且别看他们人多,其实近战的战斗力并不强。只要我们一口气冲过去,他们就瘪了。”

其实大伙心里都没什么底,阵地上的鬼子看上去是我方的两倍,这一对二的作战还真没打过呢。但都是二十岁刚出头的青壮汉子,谁都不好意思说出个怕字来。不止是他们,就连陈锋也心里直打鼓。但他也知道作为一个军事主官,这个时候他必须壮着胆子给大家鼓励。

“大家注意,先尽量匍匐接近,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开枪,负责掩护的以我的快慢机枪声为号,一定要记住了。”

“嗯,没问题,我们几个记住了,长官。”

“你嘱咐一下机枪手。”

“是,长官。”

“弟兄们,咱们打好了,关帝庙上面的兄弟就少死人,大家一定要豁出去打,操他姥姥的,负责掩护的兄弟注意一下,你们注意冲过去的弟兄有没有临阵脱逃的,只要有装孙子的,就地军法从事。”说到最后几句,陈锋的眼中射出了凶狠的目光,看得大家不由地心底一颤。

此时已快到了傍晚,北方的初春依旧是寒意逼人。一名日军陆军辎重上等兵悠闲地听着远处的枪声点着了一根香烟,他知道这枪声是从关帝庙阵地上传来的。“步兵的那些饭桶,居然连这么个小阵地都打不下来,还要炮兵反复炮击,这些混蛋,难道连无能的支那军都打不赢吗?”

他手上都是炮弹上面的黄油,所以捏着烟卷的时候非常小心,他漫不经心地看着远处的群山剪影。中国真是个好地方啊,他不由地感叹道。这么雄伟的长城建筑,真是一个奇迹。如果能够征服整个中国,那么自己的子孙就可以生活在这里了,想到这里上等兵听到了曹长的训斥。

“混蛋,难道没有事情做了吗,你让我感到羞耻,快点去把炮弹重新装进木箱,今天看来不会再有任务了。”

“是的,长官,我给你添麻烦了。”上等兵赶紧把刚吸了几口的烟卷扔掉。

“混蛋,支那军!”上等兵看着曹长脸色突然变了,伸手从腰间掏枪。

啪,啪……两发子弹贴着上等兵飞了过去,刚刚解脱开枪套的曹长应声倒在地上。

上等兵一回头,只见一个身材不高,但举止彪悍的刀条脸的人正举着快慢机对准了他。上等兵一声怒吼,粗壮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扑。那个刀条子脸抬手就是一枪,正打在他的脖子上。

上等兵中弹之后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他感到整个脖子像是被灼热的烙铁烫了一般,血呼呼的喷射出来。这时有人端着手枪从他身上跳了过去,上等兵看着那人动作非常敏捷,几个起伏就冲了过去。然后摸出手榴弹往阵地上面扔。

中弹之后上等兵却没有感到太多的疼痛,只是觉得身体在慢慢地脱力。他几次想挣扎着站起来,但都像是四肢不听使唤一样。这时不断有人从他身上跳了过去,上等兵一边捂住脖子上的伤口,一边看着冲向阵地的那群男人。

他歪倒在地上,所以视界也是扭曲的。他看到火炮战位边上的日军士兵被手榴弹炸得血肉横飞,一部分日军跑向指挥所帐篷边上堆放步枪的地方。傍晚的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所以衬着远处子弹打出来的火道密集的飞舞着。他看到穿着冬季大衣的日军动作显得很笨拙缓慢,冲向帐篷的日军士兵被成排成排地扫倒在地,而拿起枪的士兵也在慌乱中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还击。

在这个上等兵的眼中,阵地上面的主动权瞬间易手。冲上阵地的中国人密集地投掷手榴弹,然后冲过去和日军近战肉搏。那个端着快慢机的人此时轮着大刀正在和两个日军对垒,那两个日军一个手上拿着一根填充弹药的铁棍,一个握着刺刀。两个人的近战经验显然并不丰富,没到几个回合就被大刀砍翻在地。

上等兵再也忍不住了,他硬撑着向自己的阵地上爬过去。而这时又有一群人端着刺刀从他身上跳了过去,这群人加入战团之后就像一支生力军一般,很快将整个阵地的侧翼拦腰切断。

躺在地上的上等兵脸色惨白,身体冒出的冷汗把军服里外全部浸透了。他感到自己心里一阵阵的发慌,而手脚也开始发麻,整个身体尤其是四肢觉得异常的冷。他从腰上挣扎着想摸出水壶,他觉得嗓子干得要命,但胳膊却抬不起来。他侧躺着地上,看到阵地上不时腾起手榴弹爆炸的火光,强烈的困意袭来,让他忍不住打了哈欠。

他感到自己好像要沉沉地睡过去一般,眼前出现了一片片白花花的闪光,最后残存的清醒意识中,他看到那个刀条子脸站在一门榴弹炮边上,正在费力地从地上搬炮弹。

这时一门一百毫米榴弹炮,整个炮身相当沉重。陈锋把快慢机插进枪套,站在炮尾的位置上,拉住左边的把手,然后沿顺时针方向使劲往上抬。因为有几年没摸火炮了,再加上连日厮杀,身上没什么劲儿,陈锋感到把手非常沉重。他将把手吃力的抬到尽头,然后向后下方拉开,打开炮闩。

打开后的炮膛传来了一股呛鼻的硝烟味,这种硝烟味让陈锋感到异常兴奋。他左右找了一下,从地上的木头架子上抬下炮弹,然后费力地塞进了炮膛。温度仍旧很高的炮膛在他手上烫了一个大水泡,陈锋也没觉得疼。他心里想着,这次鬼子也能尝尝挨炮弹的滋味了。

陈锋在地上的鬼子尸体上翻了一下,从牛皮腰包里面找出一把铅笔粗细的引火雷管,他将引火雷管塞进火门孔,然后向右使劲把火闩推上,关闭了火闩。他观察了一下远处冲过来的鬼子,然后用拇指观瞄的办法测定了射击诸元。日式火炮的射击诸元方式陈锋在学校里学过,所以并不费力。

装定完了射击诸元之后,陈锋双手拽住了点火索,然后身体猛地一转,火炮抖动着身子喷出了一道长长的火舌。

炮弹冲出炮管,落在了远处炸起一团火光。这发炮弹打得稍稍远了一点,陈锋打开炮闩从地上吃力地抬起一发炮弹凑到炮膛口。

“长官,鬼子打回来了。”

“我知道,别碍事,让开点。”陈锋观察着远处冲向火炮阵地的鬼子,默默在心中计算着射击诸元。刚才一轮猛攻,鬼子炮兵抵挡不住,兄弟们趁势占领了鬼子的炮兵阵地。现在涌过来的鬼子估计主要以步兵为主。

“把地上的铁棍拿给我。”

“是,长官。”

“你用铁棍把炮弹塞进去。”

陈锋等炮弹装进炮膛之后,插上引火雷管,关闭火闩。装填完毕了这发炮弹后,陈锋把帽子一摘扔到一边,然后凑着脑袋修正了射击诸元。

轰隆,这发炮弹准确地落在鬼子的人群中,远远看过去,冲在最前面的鬼子被炸得尸骨横飞。

“你,带着兄弟们把鬼子拉炮弹的大车都赶过来。然后把车上的炮弹推到地上,快点。你们几个,快去增援他们,一定要把鬼子拖住。”陈锋一边装填炮弹一边一连串地下着命令。

阵地上的兄弟们很快把大车赶到火炮边上,然后从车上往下歇炮弹。

“拿脚底往下踹,那样卸得快。你们两个,跑到那边帐篷左边,注意小心鬼子的子弹,把你们身上的手榴弹全扔他们帐篷里面,哦,对了,扔之前先进去找找里面有没有地图什么的,知道地图啥样吗?堵耳朵,我要开炮了。”

那几个兵连忙堵住耳朵。轰隆一声巨响,陈锋像个孩子一般兴奋。

“是,长官,我见过地图,你放心吧。”

“赶紧去。我操,谁过来一下。”

冲过来一个兄弟,陈锋从手里的引火雷管中分出几根递给他,“去,把那门炮里面都塞上炮弹,然后把这个管子插进去,就插在这个位置。”陈锋示意了一下炮弹装填的方法和插引火雷管的位置,那个兄弟拿着雷管跑到那门炮边上。

陈锋让人把其他几门山炮也拖了过来,然后从地上抬起几发炮弹分别插好了引火雷管。

“招呼那边的兄弟赶紧撤,你们几个,把身上的手榴弹全部拿出来,捆成捆子,要快。”

没过一会儿,三四十枚手榴弹捆成了十几个捆子堆在装定好雷管的炮弹边上,陈锋把这十几个捆子手榴弹的拉弦都拴在一根绑腿带上,然后接了两三根绑腿在后面,整个长度足有十几米。

“吹号,快吹号。”

嘟嘟,急促的号音过后,阵地上的兄弟们纷纷后撤。陈锋端着一支捡的三八步枪朝远处射击,他一边开枪一边偷眼用余光观察着阵地。不大工夫,阵地上面的兄弟都要撤完了,从炮兵指挥所的帐篷那边也传来几声爆炸声。

“长官,帐篷已经炸掉了。里面我们找过了,没发现地图。”

“赶快跑,鬼子要打过来。”陈锋从地上的尸体身上摸出子弹装填上,然后一边开枪一边慢慢向后退。

远处的鬼子冲的很快,不到两三分钟就已经冲到距离陈锋不足百米的地方。陈锋冷静地将弹仓中的子弹打光,然后把步枪背到后肩。他把拴着手榴弹拉弦的绑腿带拉紧,趴在地上观察着鬼子。

只见三个鬼子相互单兵交替掩护冲到了火炮边上,他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其中一个鬼子突然看到地上趴着的人猛地站了起来。他连忙将步枪抵上肩膀,突然一声惊雷般的巨响,他瞬间被巨大爆炸的火球所吞没了。

阵地上面好像一下子被一团火笼罩了一般,火光如同火山喷发,将带着火的碎片抛向天空。几门火炮连同炮弹被一下子撕扯得七零八落,然后重重地砸向四周。大车、炮身、炮管连同地上的土块被一把带着火的铁锹连根铲起,再被泼洒出去。巨大的烟尘伴随着引发的连续爆炸一团一团地升了起来。

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的陈锋连滚带爬狼狈不堪地向远处草丛跑去,他整个后背被烤得如同烧红的铁板烙在上面一样灼热。爆炸的巨响让他耳朵一阵阵地耳鸣,五脏六腑也被爆炸引发的震动给搅和地想要呕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