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87 故事刚刚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杨克尔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家伙。

这一次,他有了差不多一个团的兵力,顿时一把就把地图上的右峰五村一下子按爱了自己的手掌里。

“我们采取多路进攻的方式,部队分成五支,要让新生的会山游击队顾头不顾尾。”

同时,他命令各攻击单位,采取四面警戒,从村子正面稻田进攻的办法,避开老百姓的竹刺阵。

另外,他调来了十辆装甲战车,每村两辆战车,并排当先开路,步兵随后跟进。

一切都准备好了,各路编队已到达了各自的位置。只等杨克尔一声令下,进攻马上就开始了。

凯阅上校和黄道日,就在这个时候来到了。

杨克尔愣了愣。

传令兵继续报告:“同来的有黄道日的部队两百多人。”

杨克尔的眉毛皱了起来,他真的不知道黄道日这个流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正要出门迎接。

那黄道日的哈哈已飘了进来:“不要客气,这本来就是老子的地盘!”

杨克尔心里当然非常生气,可是他知道这是生气的时候,至少也要等到他收复右峰五村后,才可以扬眉吐气。

打起精神沉声道:“报告凯阅长官,我部正准备攻打右峰游击队。欢迎长官前来指导。”

那狗日黄道日是不讲高低的,只一把就把住杨克尔的肩膀:“哈哈,你也动狠了啊!”

凯阅上校一脸皮笑肉不笑,看起来古怪而诡异。

杨克尔不由得心跳加速,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想要摆脱黄道日那他认为肮脏的流氓爪子。

可是,这小子的手就象是一把铁爪子,一抓住了。就越抓越紧。

面色还突然一板:“杨克尔不经报告,擅自调动部队,屡战屡败。司令部决定逮捕你!”

杨克尔想要反抗,被黄道日象狗崽崽般一拖一扔,早有黄道日带来的混混把他抓起来了。

这边混混们也早就动手了。

杨克尔司令部的人,一个都没跑脱,全被下了枪,捉在一起。

黄道日命令杨克尔的参谋长,召集五支进攻部队的长官和二营营长,全部到司令部,接受凯阅上校的训话。

接着,他的混混队伍接替杨克尔的队伍,把村子控制了起来。

那回来的各部长官回来一个抓一个,回来一对抓一双。

待把五路长官都捉齐了。

黄道日这才把那第一路长官提过来,指住他道:“根据可靠情报,你这一路军队中有越共奸细。我奉凯阅上校的命令,审查你的部队,你现在马上要你的部队回司令部来。”

那南越军官见他凯阅上校阴沉着脸,杨克尔闭着眼象是睡着了一样不开枪。那里辨别得到真假,急忙忙打了电话。

再被迫击炮带着,在村中广场等候。

广场四周的建筑上,伏满了黄道日的混混队伍。

这越南军官只觉得这次事大,现在担心的是自己脱不脱得了干系。

有心问一问。

可是那迫击炮又是长发,又是纹身,大白天阳光下,看了也让人心寒。只得把话吞进肚子里。

迫击炮坐下来,喉咙里冒出一句话来:“等会儿来了,你叫他们放下枪进那左面的房子里。就说有大人物要训话。”

越南军官正想抓机会问一句。

那侧面的混混的枪已过来了。

“不服从命令,杀!”迫击炮冷不丁冒出一句。闭上了眼,不再理越南军官。

越南军官顿时呆在了那里。

滑过中天的太阳,不但没有倒威,反而更加火热。

迫击炮闭上眼,仿佛在享受日光浴。那越南军官的眼睛越来越无神,仿佛象中暑了一般。

那被调回来的第一路部队,到是回来得不慢。

没有多少越南士兵喜欢打仗,就这一点而言,他们和他们的美军士兵到是差不多的。

听说奉调回司令部,整个部队都来了个急行军 。

近百号人在黄道日的混混引领下来到广场,越南军官终于缓过了一口气,擦去汗水,鼓足力气道:“大家把武器全部集中放在操场里,到那间大房子里休息。等会儿有高级长官要给大家训话!”

早有混混打开了左面的房子,把架好武器,仍旧汗水长淌的士兵们引入了房子里。

立刻,混混们包围了房子。

不一会儿,这群士兵重新走了出来。

不过是被混混们押解着,向村子的更深处而去。

一个意图反抗的军官被混混们用枪逼着打瘫了,由士兵抬着走。

越南军官的任务完成了,两个混混过来把他也押走了。

太阳继续在往西山落。

五路进攻的军队,一路路地被调了回来。

又一路路地被缴了械。


这时,北越正规军,从芒昌一路杀过来,在芒昌游击队的配合下消灭了美军在芒昌的主力。接着又一路南进,在甘岭西游击队的配合下,连续捣毁战略村,甘岭西的美军不得不龟缩在甘岭西城里不敢出来。

正规军的前锋已直达会山左峰了。


猎人留下了一封信。神秘地失踪了。

原来,他是军统在越南的一个情报站,他是奉军统的命令,为美军提供情报。在他知道,老虎他们是中国人后,他决定转移。


老虎也得到了转移的命令。

他们新的地点是北越总部指定的。

他们转移到新地点的第二天,一个来自越南南方中南军区的工作组。进驻了特别游击队驻地。

这时,黎英已经大好了,一路战斗的特别游击队也终于获得了休整的机会。

那个夜很美丽。

老虎和黎英来到营地下的河边。

月光下,黎英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女人害羞的表情总是很美丽。

这让躺在草地上的老虎有心跳加速。

黎英的声音象蚊子似的:“我给总部打了报告,我要嫁给你。”

老虎却听清楚了,呆呆地盯着黎英。

黎英见他半天没有答复,顿时松开了蒙住了脸的手:“你?”

老虎突然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说:“我也向顾问团总部打了报告。”

两人顿时吻在了一起。

云把月亮遮去了半个脸,月亮还在偷偷地瞧着他们。

夜已经很深了,两人终于恢复了平静。

黎英把身子紧金地偎在老虎的怀里。

老虎轻声说:“我已经想好了,顾问团总部也同意。让你到南宁或者都北京去学习。”

黎英睁开了眼:“不!我的祖国正在遭受侵略,我要和你并肩战斗。”

老虎轻轻地拂着他的秀眉:“我的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只要这一批特别游击队员,接受完中南局的考察。”

黎英摇摇头:“我早想好了。你加入越南共产党,就可以带领越南南方的游击队战斗。那时后,我们在一起,你指挥军队,我收集情报,会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老虎盯着黎英,沉默了。

黎英盯着他亮晶晶的眼睛:“你不愿意?”

“你说话呀,老虎!我求求你。”

老虎久久地长出一口气,轻声道:“你知道我是一个军人。”

黎英点点头:“你是一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军人。”

“我是一个中国军人。”

黎英愣了愣,接着笑了:“我们越南和中国是同志加兄弟,你们支援了我们一切。完全可以把你支援给我们越南啊!我找胡伯伯给毛主席说。”

老虎摇了摇头,坚决地摇了摇头:“我不同意!”

“为什么?为什么?”黎英紧紧地抓住老虎的衣服。

老虎轻声道:“我是中国人,我离不开自己的祖国。”

那一刻,时间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月亮在天空慢悠悠地游走。

夜越来越凉。

“你知道,我是用全部的生命在爱你。”

“我也是!哪怕为你付出生命!”

“你知道我不可能离开我多灾多难的国家。”

“我也是。军人为自己的国家而存在着。”

“我爱你呀!”

“我也是!”


三天后,中南局的工作小组,考察认定,特别游击队的同志,全部可以作为游击队干部派往各地游击队。

接着工作组找老虎谈话,声称,如果他们愿意。阮氏十二雄,可以全部加入越南籍,转为越南共产党员,在中南局指挥游击作战。

关于他们的组织交接,他们可以通过中越两党商量解决。

老虎一口回绝了。

弄得中南局的组长很是惋惜:“老虎同志一路南来,游击队工作刚刚开创局面,老虎的故事刚刚开始,就这样终结吗?”

特别游击队的队员陆续被中南局接走派往各处,离别的伤感,充满了整个营地。冬天也不知不觉来临了。

虽然越南的冬天并不寒冷,就连树叶也不发黄,但雨水却没有了。

一个让阮氏十二雄,信欣喜若狂的事情还是来临了。

随着正规军南进,营地突然来了四个人,他们是猛士、神枪手、老和尚和水蛇。

阮氏十二雄终于聚齐了。

剩下的事情就剩下北返了。

离别最痛苦的日子也接踵而至。

黎英哭了起来。

坚强的女游击队长,哀哀大哭。

因为她已得到命令,离开阮氏十二雄,前往中南局报到。

“也许,你们胜利的日子,我们还可能见面。”老和尚说。

这话在这时,显得是那样的无力。于是,大家都说不出话来。

一个个萎萎地退到一边。

老虎说:“我等着你,用一身。”

黎英抬头望着他。

老虎重重地点点头:“我对天发誓!”

黎英一下子抹去泪:“赶走了美国鬼子,我去中国找你!”

说完,她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很古老的铜像,把他挂在老虎的脖子上:“这是一对。”她的声音很轻:“如果我牺牲了,我们的孩子就拿着另外一个铜像去找你!”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一步步地走了。

老虎久久地愣在了那里,最后双膝跪在地上:“我会等着你,英!”

阮氏十二雄都搞得眼泪巴巴的。

猛士轻声道:“又一个牛郎织女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迫击炮大声地骂起人来:“美国佬,你些狗娘养的,这些事都是你们造成的呀!快快滚回太平洋去吧!让他们团圆啦!”

那个夜,营地一下子变得格外的安静。

大家围在一团篝火,直到很晚很晚,也没有人肯睡去。

最后都在篝火旁睡着了。

黎明时,又被老虎惊醒了,他在到处发疯一样地找人。

大家都不忍心惊扰他的梦,呆呆地看着他。

老和尚终于忍不住了,轻叹一声:“老虎兄弟,黎队长已经走了!”

老虎一下子怔怔地盯住他,久久地,一言不发,倒头睡下了。

兄弟们都走了过来,在他的身边周围躺下。

天慢慢地亮了。

老虎慢慢地坐起来,已是泪流满面:“我是不是很软弱?”

同志们都摇摇头。

老虎轻声道:“黎英夜夜都在身边,突然一下子,真的缓不过来气。”

同志们都点点头。

老虎突然一把泪水抹去了:“兄弟们,我保证只此一次,今后不再发生!战斗还等着我们,不允许我们沉浸在儿女私情中!”

他一蹦而起:“今晨训练科目,丛林负重五十公里训练!”

“哇!你折磨我们啊!”

“是,小子,就是要折磨你!”

阳光下,晨雾里,阮氏十二雄,飞奔在丛林里。

负责营地守卫的越南同志,惊讶地看着被传得象神一样阮氏十二雄。


中南军区的敌工部长是中午时候,顶着骄阳来到营地的。

这时,老虎和兄弟们正在练,黎英教给他们的在树上穿越的技能。

老虎被叫下来。

敌工部长满面笑容地拥抱了老虎:“老虎同志,你是越南人民的功臣啦!”

老虎是个不喜欢听表扬的人,所以他轻轻地一笑:“部长同志亲自来,是有任务要给我们吗?”

敌工部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轻声道:“本来,正规部队马上就要北返,你们按计划也该回北方去。但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让我们不得不请求总部。总部决定,看你们的意愿。”

老虎点点头:“只要打击美国侵略者的事,我们不推辞!”

敌工部长一把抓住他的手:“中国同志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敌工部长一招手,他的随行人员,立刻上来,推出了一包资料。

“你先看看这包资料,我们晚上,再具体的谈。”


这是一包很乱的资料,有电报有报纸。

拿出来,几乎摆了一桌子。

上面都提到了一个老虎在读初中时就听说过的城市西贡,号称东方夜巴黎的西贡。

上面都提到了一个让老虎眼睛睁大的名字。

上面都提到了一次事件,一次南越警察在西贡的成功行动。

老虎找来了阮氏十二雄的所有兄弟,大家传阅了这些资料。

老虎一一地看着兄弟们,兄弟们看完资料平静地看着他。

“我决定去!”

大家都点点头。

一个新的故事就在十二雄这一点头间,开始了。

第二天,营地一空,阮氏十二雄,开始了一场新的征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