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但嫌病弃妻,而且还夜夜莺歌燕舞,宁可花钱潇洒、摆平关系,也不愿意出一分钱为妻子治病,真是丧尽天良!”19日下午,年仅26岁的网友“Rance”在网上发帖,痛骂其在湘潭市某区法院当副院长的丈夫戴某“卑劣”、“专横跋扈”、“违背道德良心”。

这位网友称,自己因患脑垂体瘤需要进行开颅手术,手术后将失去生育能力。丈夫得知这一情况后,“为逃避责任,他竟然在湘乡市人民法院起诉离婚”,甚至还悄悄地拿走了家中的房产证、工资卡等财物……


这究竟是恶意诽谤,还是真有其事?21日,红网《百姓呼声》栏目组记者与网友“Rance”及其丈夫取得了联系。


“他把性病传染给我,却怀疑我得了艾滋病”


21日上午,在长沙湘雅医院伽马刀中心29病室走廊的病床上,记者见到了发帖网友“Rance”。目前,她正在接受开颅手术前的各项身体检查。


“我叫叶飞(化名),是湘潭市某小学的一名语文教师,丈夫戴某是湘潭市某区法院副院长。”她说,与戴某于2006年11月份结婚后,两人感情一直很好。“他今年44岁,比我大了18岁,而且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女儿,但我并不介意,以为一个离异的中年男人会更懂得珍惜与体贴。”


为了证实这一点,叶飞拿出两人在四川九寨沟旅游时的照片。照片中的叶飞洋溢着一脸的幸福。然而,她说,这一切都随着身上的一种“神秘病症”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飞称,从今年4月开始,她不时出现头晕、失眠、低血压等一系列症状,长时间在湘潭市三医院打针吃药,均未见效。随后,戴某带着她以“王敏”为假名,先后到湘潭市中心医院、湘潭市疾控中心等多家医院进行艾滋病检测。在确认未感染艾滋病时,两人不约而同地长吁了一口气。


“他是怕我得了艾滋病。但之前,他得过性病并且传染给了我。”叶飞对记者说,由于自己涉世不深,屡屡被丈夫的谎言所欺骗,他得了性病却只轻描淡写地说是被“小姐”摸了一下而已。


“最需要呵护时,他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11月19月,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叶飞身上检查出又一种的“神秘病症”——脑垂体瘤。医生说,病情如不加以控制,将有失眠、瘫痪的危险。


11月26日,戴某带叶飞前往湘雅医院复查。经国内知名脑垂体瘤专家刘运生教授确诊,叶飞确实患有脑垂体瘤,需要进行开颅手术,但手术后将丧失生育能力。


回到湘潭后,叶飞被丈夫安排到湘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也许是各种病症的折磨,他对我的感情的日趋冷淡。他明确告诉我治病不要指望他。从11月29日到12月5日,他只给我交了1000元住院费,便溜之大吉。”


几天的医药治疗,叶飞很快就用完了预交的住院费。为此,医院先后两次下发催款通知,希望叶飞抓紧时间进行治疗。“我的主治医生打电话找他,他却让我向我父母要钱,并转告医生再也不准我找他要钱看病。”


叶飞说,在她住院治疗期间最需要照顾呵护的时候,丈夫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12月5日,因欠缴医药费,叶飞被迫出院。对此她十分气愤:“他如果真的没钱,我们可以去找亲戚朋友借钱,毕竟是夫妻,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几遭“遗弃” ,法院办公大楼跳楼引关注


12月7日,叶飞来到了丈夫所在法院的办公室,要求丈夫支付自己的医药费,但遭到了拒绝。“随即,我就跑到了法院办公大楼楼顶,准备一死了之。”


这一事实,得到了当地媒体的证实。《湘潭晚报》12月8日的报道称,“这名女子突然被查出脑垂体瘤,于是要求丈夫出钱治疗,可是丈夫却提出先离婚,然后再出钱治疗。双方为此一直争执不下”,后湘潭市某特勤消防中队“乘其不备强行将其救下”。


叶飞气愤地回忆,12月5日被迫出院回家的那天,发现丈夫戴某不但搬出了家,还拿走了她的工资卡和家里的房产证。随后,她接到了法院的开庭通知书,“原来早在12月3日,也就是我住院期间,为了避嫌,他在湘乡市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重病无钱医治、生育能力即将丧失、丈夫的狠心离弃……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彻底丧失了生活的勇气。”她说,所以才有了跳楼的那一幕。


即使是在亲友、同事及双方单位领导的劝说下,戴某仍坚持“先离婚,再付医药费”,双方不欢而散。“这就是一名法官的卑劣所为。”


叶飞随父亲来到长沙,准备接受开颅手术。随后,她在网上发帖,希望大家支持她“和恶势力抗争到底”,并期盼自己的遭遇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她开口就要50万才离婚,否则就要把我搞臭”


根据叶飞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拨通了其丈夫戴某的电话。戴某承认妻子叶飞的确患有脑垂体瘤,但对叶飞的其他说法予以坚决否认。“这纯属无稽之谈,她和她父亲是分明是想敲诈我!”


“叶飞患病期间,我一直都是悉心照料,求朋友打听名医偏方,她倒反咬一口,说我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真是荒唐!”戴某在电话中表示,他已经有一个女儿,叶飞有没有生育能力他并不在乎,这不是他要离婚的主要原因。


“她是患过某种性病,至于谁传染给谁那就说不清了,这种病通过手也是可以传播的。”戴某称,凭他的直觉,不排除妻子在外面有男人,但他未作出肯定的说法。


至于自己到法院起诉离婚,戴某说,“我们婚后感情一直不好,叶飞性格暴躁,经常在家大吵大闹。我甚至怀疑她精神出了问题,上次跑到我单位要跳楼寻死,给我个人和单位都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


“另外,有次她父亲在我家把我眼睛打伤,还摔坏了我手机,她还好意思说我卑劣、专横跋扈。谁都不要相信那些话,他们的目的就是想在我身上搞钱。”戴某称,叶飞曾开口要50万元才同意离婚,否则就要把他搞臭,“以我一个普通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实在难以满足他们父女开出的条件。”


律师:妻子可通过诉讼索要扶养费 法官应成为尊法的表率


叶飞的帖子引发众多网友的关注,并纷纷跟帖留言,对其丈夫“抛弃病妻”的行为表示愤慨。“糟糠之妻不可弃,谁不会有生老病死?”、“妻子病重不能生育,做丈夫的应多加关心、安慰,怎能这个时候离弃她”、“太没有人道了,这样的人也能当法官”……


此外,多位律师对叶飞的遭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红网《百姓呼声》栏目联动律师吴桢权认为,《婚姻法》第20条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付给扶养费的权利”,如果妻子生病需要扶养,那么丈夫有扶养能力就有义务对她进行扶养。夫妻之间也可以通过诉讼索要扶养费。


湖南人和人律师事务所李炎辉律师表示,如叶飞所述属实,那么其作为法官的丈夫不仅没有成为遵法的表率,反而是利用自己独特的地位和所掌握的法律知识,侵害妻子的权益。必要之时,叶飞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丈夫在其能力范围内支付医疗费、照顾自己的生活,甚至可以要求其履行精神扶养的义务。


“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用于医疗支出的费用为夫妻共同支出,因医疗救治而所欠的外债为夫妻共同债务。因此,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妻子可以以自己的名义借款治疗。”李炎辉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