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当星雨问起蓝枫与陈冠宇打了什么赌时,蓝枫就后悔起刚刚不该在她面前说出来。


“这个,是这样的,刚才我去叫他来这里时,他不信我,我只好和他打赌了,他自己说如果我能带他来见到你,他甘愿叫我老大,以后事事都听我的,嘿嘿,没想到星雨姐姐的威力还真是无敌呢。”蓝枫摸着头干笑道。


“好你个小鬼头,你居然用我来打赌,过来,伸出手心让我打一下”星雨笑着佯怒道。


蓝枫也很配合,将手板伸了出去,又有些害怕地缩回来,伸伸缩缩的好像很怕的样子。可怜兮兮地道:“姐姐,你轻点儿哦,要轻轻的,只打一下”蓝枫打蛇随棍上,将星雨姐姐叫成了姐姐,当然了,那家伙心里想的什么,从表面可看不出来。从杀手训练营里历经无数次生死走出来的人,三个字,看不透。


星雨看着他害怕的样子(装出来的),笑着轻轻的在他手心里划了一下笑道:“好了,看你这么可怜,放过你了,你还没告诉我揭什么裙子的事呢”


蓝枫笑道:“想知道吗?姐姐给我签十个名我就告诉你!”


“哦,是吗?小静,小芸,帮我按住这小鬼头,我就不信他不说出来!”星雨微笑着吐出了一串字。方静和苏芸已经笑着冲了上来,将蓝枫的双手一左一右给押住,卡在了单人沙发的两边。


“喂,喂,你们干什么,放手啊,玉女姐姐,神仙姐姐,观音菩萨,哎哟,痒死了,饶命啊,别呵了,痒啊,我说,我全说还不行吗?”方静和苏苏芸押住蓝枫,星雨调皮地伸手呵向蓝枫的腋下呵起他的痒来。蓝枫其实大可以双手一动就将两个甩飞,但他看到冰冷的星雨居然露出调皮的小女儿心态,又不想打破这一欢乐的气氛,另一方面,他还不想显露自己的武功。于是配合地叫痒。任由星雨一只玉手在自己腋下挠动。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感觉。说不清楚是什么。


见蓝枫告饶,星雨才笑着放过他道:“开心果,知道姐姐的厉害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了?”


“不敢了,”两个保镖松开手后蓝枫急忙保证,道:“看来,我只好出卖兄弟了。哎,想我开心小帅果正直一生,居然沦落到出卖兄弟的地步,对不起了,胖子,我……我还是不能说!”蓝枫说着从沙发上弹了起来,避开两个保镖的攻击范围笑道:“姐姐,想知道吗?拿十个签名来换!!”


星雨愣了愣,突然叹了口气幽幽道:“原来开心果为姐姐做点事都要报酬呢?唉”


蓝枫一听心中一震,以为星雨生气,忙紧张道:“不是的,不是的,姐姐,我给你说就是了,我们赌的是…………”蓝枫紧张又语无伦次的将两次和陈冠宇打赌的事说了出来。好像深怕说慢了星雨会生气一样。却没有注意到星雨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


看着蓝枫紧张的样子,星雨心中泛起了一丝异样,根本就没有注意蓝枫说的什么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蓝枫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


蓝枫发现自己被星雨耍了后,突然叹了口气。


“哎,现在的年青人啊————”他又老气横秋的叹道。


“呃——”三人听他这么一叹,愣了愣相顾一愕。


“开心果,你多大?很老吗?”星雨笑着问道。


“我不老啊,我就是说,现在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啊………该回家了”


本以为蓝枫会说出些什么来,却不料他冒出一句“该回家了”,三人又是一愕。他大叹现在的年轻人与要回家了好你一点关系都挂不上。可他硬上强将它拉到一起来。一时三人还没转得过弯来。


“等等,开心果,你说陈冠宇有女朋友?”星雨想起了刚才蓝枫说过田甜的事。


“是啊,怎么了?”蓝枫看到星雨这么严肃,好奇地问道。


“这事多少人知道?”星雨问道。


“不多,就我一个,嘿嘿,他们在搞地下恋情呢。田甜的老爸嫌胖子家穷,又嫌胖子没出息是个穷保安。唉,现在的中年人啊————”蓝枫又老气横秋起来。


“又怎么了?”三女都问道。


“势利!呵呵,当然,我老爸不是,啊,姐姐别生气,你爸爸也不是,方静姐也别生气,你爸爸也不是,还有苏芸姐姐的爸爸也不是,还有韦大哥的…………对了,姐姐,我忘记了我刚才将罗老师的爸爸除外了没?”


嘭——,方静最先倒下,接着是苏芸,星雨最后倒下,倒在了沙发上。


门被敲响,三人才从狂笑中恢复过来坐正,苏芸去开门,陈冠宇冲进来朝蓝枫冲了过来,兴奋地叫道“老大,我通过了,哈哈,我能过了,我的明星梦实现了”


蓝枫平静地并没有多少反应。


“怎么,你不为我高兴吗?你不学得惊喜吗”


“不惊喜,也不高兴!”


“为什么啊,我可就要成为明星了啊!”


“可你以后再也不能与你的甜甜公然出现在一起了,地下恋情有待继续,十年抗战之后,还有八年内战,还有………反正啊,你自己想好了再说吧。”蓝枫在星雨问胖子有女朋友的事有几个人知道的时候,就知道如果胖子真的通过,那他和田甜的爱情又得进入马拉松了。


“啊——,哦——,我懂!”


“年轻人啊,这个世界总是很公平的,有得必有失嘛,是不是?老大我多英明啊,不当明星,可以光明正大的谈恋爱,这才对得起我这张艳绝天下………不,是帅绝天下的脸嘛。”蓝枫老气横秋地又自恋地道。


“哲理!真是哲理啊”陈冠宇拍马屁道。


“废话,小帅哥的话岂止是哲理?还是真理,懂吗?以后凡是本帅哥的话都是正确的,凡是本帅哥的决定都是英明的,凡是………………”某人的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老大,三个凡是理论是不科学的,”胖子提醒道。


“要你说,我不知道吗?我这三个凡是怎么能与那三个凡是相比,不,说反了,是那三个凡是怎么能与我这三个相比,我这是真理,刚刚才提醒你,老大的话就是真理,就不记得了吗”


“哦————”


“轰————”刚刚进门来的韦锐又倒在了门口,地板震了震。楼下的房客穿着内裤跑也房间,大叫“地震了——”


酒店骚乱,而这一蝴蝶效应的始作甬者却正被一个刚收的小弟恭维得飘飘然。


“好了,开心果,别再自我陶醉了,陈冠宇先生,你先回去与家里商量一下,如果家里人不反对,请先作好准备,在我们回S市的时候,你得跟我们一起回去。韦助理给你的合同你也拿回去给家人看看,如果没问题,韦助理明天会过来和你签约。在你接受培训期间我们的待遇也都写在上面了,如果经过培养,你能够达到公司的标准,我们才会与你签署另外的合同。”星雨平淡地说道。从韦锐等人进来时起,她就又恢复了平淡。让蓝枫几乎认为他刚刚的那调皮的小女儿态只是他的一种错觉。


蓝枫被星雨叫他别自我陶醉说得尴尬地笑了笑,道:“那好,我和胖子先回去了”说着拉上陈冠宇就要走。又让星雨给叫住了。


“我只是说陈先生先回去,没说你也回去啊,我还想请你帮个忙呢。”星雨微笑着看向蓝雨。


陈冠宇太过激动,想早点回家将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家里人,急冲冲地拿上合同草案与众人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地跑了。蓝枫在后面叫他他都没听到。


“没义气!”蓝枫不满地嘀咕完了才向星雨道:“姐姐,你说吧,我能帮上什么忙?”


蓝枫心里想的是再帮他一个忙还清人情债之后就算解脱了。虽然他下意识的在星雨面前表现得像小弟弟一样,但是蓝枫自己训练出来的变态性格还是让他心里清明,这也是他性格的优点,虽然百变,但还是不离其宗,因为他当初训练自己的性格时就是为了接近目标,然后将目标杀掉,如果不能在投入角色时保持头脑清明,只怕向目标下手的事都会忘记。当然了,他在星雨面前的角色投入不是为了杀她,而是为了报恩,但他还是不想与这些常常在公众面前露脸的人打太多交道。希望早日还清了人情债后离开他们。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