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四章 山雨欲来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侯一凡淡淡一笑:“这有何难?鸽子能通家信,为何不能通军情?某久有此想法,只是不愿言明而已。”

姚远问道:“这却为何?”

侯一凡不言,继续忙自己的事。

姚远真有些沮丧了,想自己陪上一萝筐的好话,搭上一天的时间,低声下气,人家连一句话都不和你说,刘备请诸葛亮也没这么伤自尊啊。于是转身就想一走了之。

这时,只见侯一凡转过身来,手里捧着一只通体雪白的鸽子对姚远道:“大人如不嫌弃,一凡就以这只‘玉兔’奉送吧,这可是鸽中珍品啊。”

姚远拿过鸽子,一扬手,放飞天空,顿足道:“国家有垒卵之祸,百姓有倒悬之苦,先生却犹然玩物,岂不闻‘破巢之下,安有完卵?’曹军一至,玉石俱焚,汝尚望独全乎?尔辈不足与语!”

说完转身就走。

侯一凡哈哈大笑,道:“大人请留步,一凡冒犯,请至堂中序话。”

二人在堂中共语半天的时间,魏延等人一直在院中等候,听见堂中不时传出笑声,知道相谈甚欢。

等到二人携手走出堂外,姚远笑着对魏延道:“请魏将军着人即刻将侯府整理出来,今后我们的‘飞奴军’就驻扎此处了。”


自到樊城后,姚远就一直跟诸葛亮住在一起,看看“飞奴军”驻地修茸完毕,姚远就想搬到驻地去住。一者工作起来方便,二者也能避免不少嫌疑,因为虽然没有人说,但从很多人的眼光中可以看出,他们认为姚远之所以迅速窜红,并不是靠自己的能力,诸葛亮的因素要多一些,即使没有这层,人主也会对自己下属的关系太密有所顾忌。

诸葛亮也赞成姚远的这个想法,临搬家时把他叫过去说:“德兴,虽主公器重于你,但你毕竟年少,做事千万谨慎,不可急于求成,方今基业未创,用人之际,安危之机,不可不察。”

姚远心中千言,又不便说,再拜曰:“远视先生如师,实望日日得聆先生教诲,今日出住,心实不甘啊。”言毕泪如泉涌。其实姚远知道,这一出去,再要像以前那样事事请教诸葛亮,恐怕是绝不能够了,且不说要避人耳目,诸葛亮本人也不是那样的人,他与亲兄诸葛瑾见面尚且“但语公事,退无私言。”何况姚远?念及此,便愈加难过。

诸葛亮道:“德兴不必悲伤,倘有私事不决,亮可稍尽兄长之责;公事不决,议之即可,只要秉心为公,夫复何忧?”

姚远擦干眼泪,欲待拜别诸葛亮,忽然想起一事:“听说先生不日将随主公至襄阳,可有此事?”

亮曰:“正有此事,不知德兴有何高见?”

姚远道:“远料说服刘荆州之事不难,另有一事还须先生斟酌。前者公子刘琦问先生自救之计,先生拒之,想是‘疏不间亲’之意。”

见诸葛亮点头,姚远又道:“今曹操南下,指日可待。荆州内政不和,储子未定,此乱之源也。以一内乱之州抗中原虎狼之众,胜负可见。曹军若来,我军首当其冲,不可不预留退步。公子素服主公,又雅敬先生,如再问计,不如将计就计,劝其外出,留此一枝生力军以为后备,岂不妙哉?”

诸葛亮笑言:“此为德兴自出之谋乎?”

姚远道:“然也,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亮曰:“吾正有此意,只是尚在琢磨劝公子去何处为好。”

姚远道:“江陵乃荆州重镇,极有军备粮草,为上上之选,然蔡、蒯素惮公子,决不愿派其去此重地,且江陵现已有大将守把,临战换将,必为刘荆州所不取。江夏富饶,水军犀利,且东连吴、越,西接洞、泽,南通湘、桂,北拒豫、扬,据此观南北相争,胜则扬师江淮,败可退保江南。且与孙权连接极便,若两家互为首尾,则大事可定矣。”

亮曰:“德兴之言甚善,然江夏黄祖为刘荆州至交,若无故以公子代之,恐非所宜。”

姚远道:“黄祖老迈昏悖,贪财无德,连年为江东攻伐,不久必败,先生可不与公子言及何处可去,日后自见其验矣。”

诸葛亮道:“德兴言之有理,然汝何以便知公子仍要问计于吾?”

姚远脸一红,心说:还不是历史上说的。搪塞道:“远亦胡乱猜想而已。”


一晃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一个月来,姚远食不甘味,衣不解带,夜不安寝。与侯一凡、魏延等人整日为“飞奴军”操劳。

按照分工,姚远把驯鸽之事一以托付给侯一凡,让他招募人员、购买鸽子、组织训练,自己一概不予插手,只是在需要军队配合的时候才出面协调。侯一凡果然不负所望,充分发挥自己的号召力,在樊城中招募了一批驯鸽能手,购入了几百只经过初步训练的信鸽,夜以继日地劳作,整个人都瘦下来了一圈,但由于有了用武之地,精神倒非常好,对姚远的知遇之恩也很感激,虽比姚远大十几岁,从来都以“先生”称呼。

魏延则主要协助姚远挑选军中常用短语,编辑成册,由于长年征战,军务纯熟,这些事魏延愿干而且也干得很好,更兼他与军队各部常年建立的关系,协调演习也是得心应手。姚远则主要设计制作这套密码系统,并在演习中加以改进。

由于汉时稍有知识的人均能背诵《诗经》,所以姚远最后还是把《诗经》中的词句定为此套密码系统中的“暗语”,这样一来,“暗语”不用携带,因而也不会泄密。“明语”最后与魏延商议,定为五十个,基本上囊括了行军作战所有的用语。除此之外,姚远还编辑了一套谍报“明语”,以备将来派出间谍至敌占区刺探时联络。经刘备允许,姚远在全军范围内经过层层选拔,挑选了五十名机灵、可靠、文化水平较高的士兵作为“译报”人员,由姚远亲自进行了培训。

其间刘备曾来“飞奴军”驻地检阅过一次,对进程十分满意,当即决定,对“飞奴军”赏赐绢五十匹、牛肉二百斤。姚远全分给了部下。

时近岁末,寒风彻骨,汉水冰凌,塞江而下。江边彩旗猎猎,鼓声阵阵,号角长鸣。

这日,刘备与诸葛亮等谋士及关、张等将领环立江边,准备检视“飞奴军”训练成果。

姚远以军籍进于刘备曰:“请主公点检各军。”

刘备以手指军籍曰:“传令前军至江边列阵。”

姚远指挥译报员写好军令,取刘备印盖了,令侯一凡小心装入信筒,绑在鸽子腿上,“呼”的一声,放飞空中。顷时,只见前军仪仗整肃、甲胄鲜明地列队到了江边,颇有气势地齐声唱诺:“听将军令!”

刘备不动声色,以手指军籍道:“命左军至城郊十里亭御敌。”

待鸽子飞上天空,刘备目视一校,那小校翻身上马,飞也似地往城郊十里亭去了。

不移时,小校纵马回报:左军已至十里亭待命。

演习直至正午,并无一点偏差,刘备脸上渐渐有了些笑意。这时,只见一只通体雪白的鸽子自远方盘旋而来,在蓝天映衬下,身姿显得格外矫健。姚远知道,这是侯一凡最宠爱的“玉兔”到了。这“玉兔”可以说是当时信鸽中最名贵的品种,识途能力极强,飞行速度极快,且能适应各种不同的地形和气候,虽经万里,亦不迷途,不达目的,至死不休。当时姚远的“飞奴军”中只有十只这样的鸽子,侯一凡当心肝宝贝般的护着,似这等重要演习,才在姚远的再三督促下,放出了一只。

玉兔一到,姚远知道新野的军情已经到了,高悬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果然,那玉兔盘旋一周,稳稳地落在了侯一凡的肩上。立刻,译报员译出了军情通报:“新野赵将军报:荆州军已接防,我军旬日后返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