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一个战士,只有上过真正的战场,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只有真正饮过敌人的鲜血,经过真正血与火的考验,才能成为一位真正的战士——这是爸爸对冷剑说的一句话,他最信奉的话。

这是雨林的边缘地区,阳光可以透过不太稠密的树冠照在地面上,所以各种附生植物和绞杀植物生长得非常茂盛。随处可以见到直径四、五十厘米的木质藤,地面上植物茂密得更是难以通行。

骄阳似火,一支十四人的小部队已经在武官山的密林中秘密潜行。半个小时后,各个层次的树冠封顶了,阳光被遮挡在绿色世界的外面。雨林中昏暗模糊,闷热潮湿,没有了阳光哺育,草本植物非常稀少,路好走多了。

又到达一处密林,前面隐约有间石屋,小部队潜伏下来,这一潜伏就潜伏了大半天。

28岁的鹰凖特种部队上校教官冷剑和助教狙击手赵明,带领某部武警特警新兵小队进行实战练兵。新兵小队队长,六级士官邓报国,是有执行过任务的老兵。他做小赵的观察员,学习狙击技术,和小赵隐蔽在离石屋400米处。

根据情报,在这儿会进行一次小型的毒品交易,参与交易十多人,武器不多,并没有重武器。

除了贩毒头子,其余的坚决就地正法。

小菜一碟,是实战练兵好机会。

三伏天的丛林,没有一丝风。热,除了热就是闷热,热得犹如置身蒸笼,热得树叶打起卷儿。

汗,从战士们的脸上唰唰地流,冲淡了战士们脸上的迷彩液。三伏天穿迷彩服,加一件防弹衣,能不热?能不出汗?

冷剑纹丝不动,眼睛瞪着眼前80米处的二间小石屋。整个丛林只有这两间小石屋,情报没错,这里是贩卖毒品的交易地。但冷剑心里隐隐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是他的第六感,是他经过无数战火的洗礼,历经数度生死考验过的第六感。

突然,从我国方向远处隐隐约约传来马嘶声,人的嘈闹声。

“准备战斗。”耳麦传来冷剑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命令。

战士们的精神狠狠一震,据95式突击步枪进入战斗状态。

冷剑举着望远镜望着,嘴里轻声喃喃道:“不对头,不是贩毒。”

23个武装人员牵着5匹马进入望远镜视线内,有一个骑在马上的、头戴太阳帽的可能是首领。这帮人拿着的武器杂七杂八的:有六四手枪,有五四手枪,有AK47,56式半自动步枪,也有七九步枪, 81式7.62毫米自动步枪。

他们采取的是种不适合丛林行军的小间距长蛇队形靠近石屋,在行进间拖拖拉拉,散散漫漫的,满脸疲乏,垂头丧气,一帮乌合之众。

但冷剑心里的不祥之意更浓,浓得如置身的密林。

不久,R国方向也传来马嘶声,嘈闹声。

18个统一身穿丛林迷彩作战服,拿统一武器装备的武装人员从远处走来,领头的是个高大的大胡子。恐怖的是,这18人统一手持配有M203榴弹发射器的M16A4突击步枪。

这18人远远就就以“V”字形战术队形散开,边靠近石屋边派人防守一些制高点,走去石屋的只有10人。

老兵,丛林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老兵。

靠,情况错误,还是大错误。

冷剑马上向总部汇报了这紧急情况,总部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这次行动是和地方武警部队联合行动,目的是训练和提高地方武警部队的战斗力。在武官山活动的是恐怖分子,是被我军警打得满地找牙的国内残余恐怖分子,R国的恐怖分子骨干在中R边境接应接应这些残兵败将,而在武观山的行动才是新兵的实战练兵。鹰凖特种部队乔副大队长喝高了,一字之差,任务安排错误。现在武警特警大部队和鹰凖特种部队一个中队,正在武观山伏击那小股贩毒分子。

靠!冷剑面露怒色,但一现即逝,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

冷剑请示上级该怎样办,上级的回答模棱两可,让冷剑视情况而定。但有一点,武官山离R国只有30多公里路,总部要求不能让恐怖分子逃脱到R国。在武观山的部队,3个小时后才能赶到支援。

嘿,不就是打吗?只是把责任推到冷剑身上。

冷剑的眉头紧皱,将情况和总部的意思通过耳麦通知各队员。

这些新兵有的满脸紧张,紧张得拿武器的手在轻轻发抖,手指发白,有的一脸激动,有的兴奋莫名,有的大惊失色。

“打吗?”冷剑征求每个队员的意见。

“打!”虽然紧张,虽然有点害怕,但战士们的语气很坚定。

己方人数少,绝大部分是新兵,没有实战经验;己方的武器都是轻武器,没有重火力支援,只有小赵和一支88式狙击步枪进行远程支援,完成任务的难度非常大,不付出牺牲就能完成任务的难度也非常大。

冷剑布置任务,先干掉拿榴弹发射器的武装分子,然后是拿AK47武器的武装分子。

小赵和冷剑则负责其余8个隐蔽在远处的拿M16A4的家伙,小赵在远程支援。开战后,冷剑则运动敌后方,寻机歼敌,正面战场由邓报国指挥。

少了重武器的威胁,邓报国他们应付起来就比较轻松。

大胡子和太阳帽大笑着,握握手,然后拥抱起来。

其余九个迷彩服也纷纷和境内的恐怖分子握手,拥抱,大声说,高声笑。太猖狂,一点儿也不担心有中国的部队追击。

敌人松懈,情况混乱,对我方有利。

“瞄准指定的目标,打!”冷剑下达命令。

“呯”!

“呯”!

二声冷剑熟识的悠长的88狙击步枪叹息后,大胡子和太阳帽的脑袋立刻变成一个破碎的西瓜,鲜红的瓜汁和白色的瓜瓤撒满一地。清脆的95突击步枪枪声也骤然同时吹响了收割人类性命的号角。

穿迷彩服的恐怖分子一下子倒下3人,伤5人。倒下的3人是冷剑、小赵开枪击毙的。5个新兵紧张,手颤抖,射不准。6个新兵则没有开枪。

浪费这么好的突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机会,冷剑只能在心中叹息,但他理解这些新兵,因为他也有这样的经历!

穿迷彩服恐怖分子毕竟受过训练,听到枪响,马上卧在地上举枪反击,其余的恐怖分子愣了一下才卧倒,却胡乱开枪。

密集的枪响和弹头划空的呼啸,开始充斥整个丛林。

“呜”!“呜”!“呜”!敌人开始发射榴弹。

“找隐蔽!”冷剑大喊。

“轰”!“轰”!“轰”!

榴弹在己方阵地开花,开出一朵鲜红得耀眼的血花,一个战士被炸的支离破碎。

“操你奶奶的!”不敢开枪的新兵终于红了眼,嚎叫着,抓起95突击步枪将一串致命的金属扫向恐怖分子。

美制、俄制、中国制的武器在这些武装分子手里炒豆般响个不停,与受伤或临死的惨叫声混在一起,连同新兵们手中武器的奏鸣,以及时不时响起的爆炸物的巨响,汇成了一幕盛大的死亡金属的交响曲。

又是两声冷剑熟识悠长叹息,又有两个拿M16A4的迷彩服倒下。

“蓬”!

在邓报国隐蔽的地方,一棵碗口粗的树枝被打断,一股血箭冲向天空。

恐怖分子也有狙击手,使用的还是12.7MM的反器材狙击步枪。

“小赵——”冷剑大喊,没有人回答。

半晌,才传来邓报国带哭腔的声音:“小赵为了救我,他……牺牲了。”

冷剑的心如刀割,一齐出生入死8年的战友离他而去了。

“蓬”!

离冷剑不远的一个没有把身体隐蔽好的战士,他的上半截头,在12.7MM反器材狙击步枪强大冲击力下,飞离了他的躯壳,血箭向四周狂射。

“我操!”冷剑的眼红了,“我去引那个狙击手开枪,报国,你拿起小赵的狙击步枪,你一定要干掉他。”

说完,冷剑冲掩体。他的身手十分敏捷而且不断变换假动作,他无论是行走奔跑或者是潜伏,每一个动作的持续时间都在零点七秒以内,选择的位置更是角度刁钻,恐怖分子狙击手连开了三枪,但是根本无法打中他!

“砰!”88狙击步枪又开始发出收割人性命的欢呼。

对方的狙击手被消灭,我方的压力减轻很多。

邓报国一枪一个撂倒了其余拿M16A4的家伙。

新兵只要了开第一枪,杀了第一个人,剩下的就自然流畅了。严格的训练和优秀的军事素质开始体现出来,恐怖分子纷纷倒下。

“呜”!在远方了望的其余8个东突迷彩服赶来了,榴弹纷纷向冷剑那儿狂砸!

又有三个年轻的战士,为了祖国的安全,永远离开他们留恋的热土。

冷剑又冲出来,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枝脱弦利箭般向前冲刺。

“啪!”

在高速运动中,冷剑手中的自动步枪响了,一个隐藏在树后探头,穿迷彩服的恐怖分子的头被一枪击碎,击在双眉之间。

在射出第一发子弹的同时,冷剑整个人向前扑出,高高跃起,划起的弧线就像鱼跃龙门一样优美流畅,就在这种高难度军事闪避动作中,冷剑手中的自动步枪又响了。

“啪!”

又一个穿迷彩服的恐怖分子被他一枪打中双眉之间。

冷剑脸色阴沉如水,在快速运动中迅速调转枪口,动作流畅得让人心中发麻。

“啪!”

“啪!”

……

一个又一个恐怖分子被他在运动战中一枪击毙,绝大多数击中双眉之间。

新兵们沸腾了,手中95突击步枪响得更欢快了。

恐怖分子胆寒了,四散逃命,什么他妈的信仰被抛到九霄云外,这是他们面对一具疯狂的杀人机器的条件反射罢了。

冷剑和新兵们剩胜追击。

30分钟后,丛林沉寂下来。

冷剑拖着沉重的步子和邓报国打扫战场。

冷剑拿着格斗军刀,对每一具恐怖分子的尸体,都在心脏位置狠狠补上一刀。

一股寒气从邓报国心里升起,他拉着冷剑的手沉声说:“教官,这有必要吗?”

冷剑和邓报国面对面,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我们面对的不是人,所以我们不需要对他们怜悯。我们的生存是为了杀人,你们武警的生存是为了救人,这是我们和你们武警的区别……小心”

冷剑突然一拳将邓报国打翻在地,自己也向右倾侧的同时,手中的格斗军刀激射而出。

“砰!”一颗子弹高速刷过冷剑的左脸颊,鲜血霎时喷涌而出。

“小赵给予我第二次生命,冷教官你给予我第三次生命,我只能说谢谢你们。”邓报国说起小赵,声音有哽咽起来。边说还边用力地,把格斗军刀狠狠地插入卧在地上的尸体的心脏上。

“不用谢,在这种情况下,你也会不用思考就为战友挡子弹。这就是战友情,可以为你挡子弹的战友情,支撑起我们中国的军魂。”冷剑的话少有不再是冷冰冰,很动情地说。

此役,歼灭恐怖分子34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我方惨胜,死亡6人,重伤2人,其余6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活着的新兵都面露坚毅之色,冷剑知道他们已经是一位真正的战士了,虽然代价太高。确实,官僚主义给他们的代价太高了,太高了。

杀气腾腾,一身硝烟味的冷剑和邓报国,踢开安排这次行动的丁霸办公室的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