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外交》杂志:超级大国美国胆怯了,怕了

美国《新闻周刊》12月12日文章,题目是"胆怯的超级大国",作者是美国《外交》杂志前总编辑、《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法里德·扎卡里亚。文章说,美国虽然是世界惟一的超级大国,但从9·11事件以来,它就像笼中困兽一样,谁限制它的行动就攻击谁,这种行为的本质是对新世界的恐惧。

恐惧感弥漫美国政界

几年来,美国已经与世界疏远。但是,有一个问题,美国和世界意见一致:世界各地的多数人都希望布什之后的情况能明显改观。

但会吗?毫无疑问,7年来,美国的外交政策在国际上遭到巨大反对。但它是布什政府的独特产物吗?

911事件后,美国感觉受到威胁和包围,决心给自己划出尽可能大的回旋余地。但是,美国人认为自己在采取防御行动的时候,世界却在旁边观望,看着这个历史上最强大的国家像笼中困兽一样,谁限制它的行动它就攻击谁。

这种行为的本质是恐惧。美国人害怕自己周围出现的这个新世界。只要这种恐惧感弥漫美国政治,它必定也在国外产生非常类似的结果。华盛顿真正的任务是与这种不理性的情绪作斗争。

两党竞相制造恐怖气氛

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共和党争先恐后要制造威胁临近的气氛,好像必须采取有力甚至野蛮的行动才能保护美国人民。民主党虽然不像共和党这样大肆散布恐惧心理,却一直不敢和这种歇斯底里作斗争。

看看可能取代布什的共和党参选人。在竞选过程中,鲁道夫朱利亚尼无休止地重复自己的"咒语":"我们的敌人正在世界各地谋划......要来这儿杀掉我们。"约翰麦凯恩对轰炸伊朗充满信心---但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将是美国在7年里第三次攻击穆斯林国家。

要恢复在世界上的地位,美国首先应当恢复自信。美国仍然是世界惟一的超级大国。身份不明的小型组织和少数流氓国家,的确对美国构成挑战。但不能片面地看问题。当布什说到伊朗核计划可能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战时,你就想知道,他是否注意到伊朗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美国的1/68,军事开支还不到五角大楼的1%。

外交重心应转向远东

美国面临的真正威胁不是来自全球化时代的失败者,而是来自全球化时代的胜利者;不是来自昨天的炸弹,而是来自明日的工厂。下任总统的关键任务是改变美国外交政策的重点,把重心从中东转向远东。日后如果有人书写这个时代的历史,占主要篇章的必定不是黎巴嫩战争或伊朗紧张局势,而是中国和印度的崛起以及它们如何重塑世界。

这种力量转变将产生有益而深远的影响,全球将出现惊人增长。阻止潜在的全球增长是不可能的,也不应该作这种尝试。全球增长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高度集中和专注。从中国到智利等国家都在努力赢得成功,美国政府却没有把力量放在任何一个重大挑战或机会上。布什政府只是忙着在伊拉克解决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分歧。

我们即将步入的这个世界需要新的解决办法。新的参与者太多了,旧的框架已经不起作用。亚洲在崛起,但崛起的不仅是亚洲。拉美甚至非洲的经济活动和政治信心也在增加。非政府参与者的力量也越来越强。从半岛电视台到印度NDTV等新媒体都在对时事提供丰富多彩、彼此不同的解读。我们要适应这个"后美国"世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