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人:中国是就像是亚洲的美国,我们就像墨西哥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12月16日文章,原题:中国为了中亚财富进行新的"大游戏"

驾驶18个轮子的货柜车的中国司机在中国--哈萨克斯坦边境上休息,他说,他带到哈萨克斯坦商业中心阿拉木图的货物是苹果。

对于哈萨克斯坦人来说,这种运输极具讽刺意味。阿拉木图地区是最早发现苹果树并最早种植苹果园的地方。阿拉木图是当年苏联的水果基地。"阿拉木图"的意思就是"苹果之父"。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的水果、蔬菜、电视机、T恤衫和轮胎通过中亚的丝绸之路涌入市场。在中国边境上每天都有成百量货柜车向西边驶去。

这些货物是北京在这一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有形标记。这里的几条边界涉及世界上最动荡的国家--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中国、俄罗斯、美国以及其他国家正在这里为财经和战略优势而竞争。

石油、水力资源、战略金属、管道、运输路线和市场都是利益所在。最重要的是能源供应。中国需要能源、俄罗斯想控制分配、西方强国担心莫斯科或北京垄断。

近年来,中国和俄罗斯结成了战略同盟,同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要把在这里建立了军事基地的美国挤出中亚。他们基本上成功了。

不过,由于中国有13亿人口和经济实力,而俄罗斯人口在萎缩,经济也主要依赖能源,看上去俄罗斯越来越处于守势。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尼可拉斯·斯万斯特罗姆说,中国正成功地使用软实力--明智分配的援助、积极主动的外交和大量投资,把俄罗斯挤到了一边。

可能中国印记最明显的是中哈边界的霍尔果斯口岸。在口岸的哈萨克斯坦一侧是一个昏昏欲睡的村庄、一座清真寺和一片草地,牧民骑在马背上。而在中国一侧则是一座延伸的城市、它的天际线上有两架吊车,还有几座大型建筑的雏形,一座白色拱门上插着两面鲜红的中国国旗。

塔里普占·苏雷曼诺夫是霍尔果斯口岸哈萨克斯坦边境服务处的队长。他站在破旧的哨所外面,指着干涸河床对面闪闪放光的中国城市说:"这里就像美国-墨西哥边境。我们是墨西哥人,因为中国人比我们先进很多。"

中亚包括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夹在俄罗斯、中国、西伯利亚和阿富汗的兴都库石山之间,很久以来这里被认为是无人所知地方。

直到大约200年前俄国军队和英国间谍开始在这里争夺影响力时,这一地区才为人所知。鲁德亚德·吉普林把这场争夺称为"大游戏"。

现在北京正在玩一个更微妙的游戏。对于中亚的自然资源来说,北京是一个客户,而不是一个竞争者。它在主动出击,而不是防守,它收购石油公司并通过新的高速路、铁路和管道进入中东的油气市场。

在20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中亚是苏联工厂的原材料供应基地,也是苏联低质量货物的市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货物从这里消失了,先是被土耳其货取代,现在又被中国货取代。

俄罗斯现在陷在石油财富中,它希望恢复其工业,好让自己的经济从石油高价断奶,因此它需要中亚的市场。俄罗斯将中亚视作从沙皇时代和共产主义时代的继承物。中国也需要大量原料,而且中国正苏醒要成为世界大国,中亚对于它来说就是狂野西部--一片充满机遇、资源丰富的土地,也是通向中东油田和欧洲富裕购物区的走廊。

从霍尔果斯口岸离开中国的卡车满载着货物,但车辆回来时却基本上是空的。边界的路上也留下这种贸易的痕迹。从中国驶往国外的车道坑坑洼洼,而回来的车道完好无损。2003年,中国预计与中亚的贸易额在10年间会增长30至50倍。

中国增长的影响力让一些中亚人感到担心。24岁的俄罗斯-哈萨克混血青年阿纳斯塔西亚·朱可瓦说:"旁边有这么强大的一个邻居,有时候人们会感觉不安。"没有人预测中国会用武力征服中亚,但是有人担心一旦出现矛盾,这些国家会对北京的贸易和外交政策没有抵抗力。

911事件后,美国似乎要在这一地区扩大影响力。但是在建立两个军事基地后,美国败下了场。在压力之下,美国已经被迫关闭了它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军事基地。

专家们称,美国从这里撤退部分是因为俄罗斯和中国的压力,另一个原因是这里缺乏利益:一些美国官员认为中亚的石油和天然气太遥远,无法满足美国的能源需求。而且美国也因为批评中亚国家而被疏远。

廉价的中国商品让贫穷的中亚人都变成了消费者。但一些专家说,依赖中国商品令当地工业发展变缓。

也有人欢迎中国的投资者。人均GDP仅1300美元的塔吉克斯坦急需投资。塔吉克斯坦战略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赛弗洛·萨法罗伊说,没有中国人的钱,他的国家根本没法开发矿产资源,只能把自己锁在"帕米尔山脉的宝贝匣子"中。

尽管如此,俄罗斯仍然保持着很大的影响力。对于中亚人来说,莫斯科仍然是他们学术、经济和商业的首都。莫斯科和其他俄罗斯城市吸引着数百万中亚学生、商人和工人。

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族人朱可夫说:"经济上中国已经占领了所有市场,但那是我们的心态仍是苏联式的,我们向俄罗斯寻求文化。"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理阿尔马兹别克·阿塔姆巴耶夫一次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俄罗斯和其他原苏联国家的关系依然很密切。"从很多方面看,它们之间的关系就好像美国和英国的关系。"

不过,一些力量也在把他们分开。所有的中亚国家都在推广他们的民族语言,而俄语曾经是这里的通用语。中亚地区曾经分享莫斯科对马克思主义的世俗信念,现在俄罗斯在重新寻回其东正教的根,而中亚则出现***的复兴。

在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城市奥什,俄罗斯的流行文化依然根深蒂固,但这里的市场上卖的是香港电影和美国流行乐。电台里的DJ一会说俄语,一会说英语,还有他们的民族语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