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二卷 猎杀战狼 第12章 人弹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这个防暴队员刚抱起婴儿,就发觉这个婴儿手足冰冷,是个死婴,是个死了很久的婴儿。

他一激灵,发现问题有点不妥,想挺直身子抓住那个妇人。一个人已狠狠地扑在他的身上,他使劲想挣脱来人,向战士示警。

这时候,悲剧发生了。

“轰隆”的一声巨响,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妇人拉响了缠在腰间的炸药。

人弹,妇人是人体炸弹。

丝士?死士?

妇人就是“蜘蛛”首领手下的死士。

威力巨大的爆炸物把妇人炸得尸骨无存,那个被妇人抱住的中国防暴队员除了避弹衣保护的身躯和戴着钢盔的脑袋,其他的组件全部被炸得粉碎。

挤拥在她身旁的人也被炸得支离破碎。

可怕的是炸弹为了增加杀伤力,有不少的铁钉和钢珠。

铁钉钢珠向四周激射,击倒离爆炸点附近不少的民众。

断肢碎肉,到处飞舞。

鲜血脑浆,四处飞溅。

哀鸿一片,欢乐的海洋顿时变成人间炼狱。

人体炸弹,这个在报纸杂志上频频出现的词汇竟然活生生地再现在所有防暴警察的眼前,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是第一次见这么惨烈的景象,一时呆住了,忘了反应。

梁爽在爆炸声响起时,绷紧的神经已经不用大脑思考,作出了最佳的反应。

他如猎豹般跃起,狠狠地扑向安娜。

他背向人群抱住安娜时,耳中听到“砰砰”的两声枪响,跟着背上被什么硬物狠狠地敲打了两下,钻心削骨般痛。

两颗子弹击中他了。

梁爽什么也不想,顺着飞扑的势能抱起安娜就扑倒在主席台上,在主席台上滚了几滚,然后用自己的身子狠狠地压住安娜的娇躯。

这时,他的耳中听到“嘭”的一声熟识的枪声,88狙击步枪发出特有的清鸣声。

88狙击步枪每次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就表示一个罪恶的灵魂下了地狱,梁爽知道用枪袭击安娜的枪手被狙击手击毙了。

“嘭,嘭!”

88狙击步枪继续欢叫着,又有两个隐藏在人群中的枪手被击毙。

梁爽在扑安娜在地的过程中已经把手枪擎在手上,他单手在大腿蹭开保险,举枪向天连连射击,鸣枪警告。并大声呼喊:“所有队员,鸣枪示警,不准乱开枪,不准乱开枪,这是命令,这是命令。翻译,用广播呼叫人群双手抱头蹲下,蹲下。”

战狼特攻队的成员实战经验毕竟胜人一筹,爆炸声响起后,马上跳上主席台,95突击步枪怒举,护卫着梁爽和安娜。

听到枪声,那些发呆的战士才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纷纷向天开枪示警。

围在主席台前的九个防暴队员(一个牺牲在人体炸弹下),忘了悲愤,齐举防弹盾牌,组成一幕防弹墙。

为了防止有人继续趁乱冲击主席台,几发垂泪瓦斯榴弹射在铁丝网附近。

撕心裂肺的哭声,呼天抢地的呼叫声,震耳欲聋的枪击声,汇成一幕幕的声浪犹如恶海掀起的千丈巨浪,铺天盖地地狠狠地向梁爽的耳朵猛灌过来。

人群如无头的苍蝇般四处乱窜!

人挤人,人逼人,人踩人!

眼看另一场惨剧即将上演。

乱!

混乱!

极度混乱!

惨!

怎一个“惨”字了得?

人类由野蛮进化到文明的过程,从某个角度来说就是由赤裸裸的对抗进入到勾心斗角的过程。

这是人类的进化,也是人类的悲哀。

梁爽身下的安娜出声了:“梁警官,你没事吧,快点让我来广播,控制局面。”

梁爽已经没有精神注意安娜是否吐气如兰了,他清楚安娜语言的魔力和控制突发事件的能力。

于是,梁爽把安娜扶起来,让她弯着腰走动,始终把安娜护在他的胸前,即使有人开枪,也只能射在他的身上。

让安娜弯腰走动是没办法的办法,安娜和雪鹰身高有一米七八,比梁爽的一米七四还要高。

雪狼这时候也汇合在梁爽身边,护着安娜讲话。

安娜甜美的声音仿佛有一股魔力,现场的骚乱渐渐停息下来,人群乖乖地按照安娜的指令双手抱头坐下。

持防暴榴弹发射枪的防暴队员和小酋长的手下,赶紧清理现场,把死伤者抬出去,进行救死扶伤。而那些持真枪实弹的队员则站在高处,对着黑压压的人群虎视眈眈。

丧失战友之痛,使他们的眼睛全都通红起来,如果不是有严明的纪律约束,相信会有战士不受控制地向人群射击。

若果发生警察向人群乱开枪的事件,国家的颜面将尽失。

这就是我们的维和警察部队,铁的纪律,高于一切的爱国情操。

一个孩童突然奔跑出来,哭喊着“爸爸妈妈”,扑向清理现场的防暴队员。

梁爽瞧去,这个孩童就是那个快乐地挥舞白褂子的孩童。

难道他的爸爸妈妈都在这次人弹袭击的恐怖事件中身亡?那他就成了新的孤儿,可怜啊,孤儿在这个贫穷而战火纷飞的国度能生存下去吗?

突然,梁爽手中的枪抬起来,扣动扳机。

“砰——”

尖锐的枪声骤然响起,震慑全场。

那个孩童的右腿飙出一股鲜血。

孩童失去平衡力,顿时扑倒在空旷的地上,口中叫“爸爸妈妈”的声音变成惨嚎声。

愕然!

安娜愕然!

所有战士愕然!

全场所有人都愕然!

下面蹲着的有些人已经用狠毒的目光狠狠地瞪着梁爽,如果不是有十几支枪对着脑袋,可能已经有人冲着梁爽呼喝。

原来梁爽的眼光扫处,发现这个孩童的腰部不正常地高高凸出,随着他的跑动,露出爆炸装置的一角。

孩童是另一颗人弹!

梁爽条件反射地举枪。

这只是一个十一二的孩童,他能开枪吗?

开枪后,如果梁爽的眼光判断失误,枪击手无寸铁的孩童,就是恶性的事件,迎接梁爽的后果将会是什么?对国家形象的损害究竟有多大?

现场的记者必定会以头版头条刊登,特别那些一直喊中国威胁论的国家,更加乐此不惫。但若不开枪,战士和群众的性命安全正在遭受着炸弹的威胁。

在举起枪的那一刹那间,无数的念头在梁爽脑海中如流星般狠狠划过。

手中的枪重如千斤,梁爽第一次发现92式手枪原来是这么沉重的。他的手指僵硬,几乎不听他大脑的指挥。

但他不能不开枪。

他不能眼巴巴地看着这个孩童这样死去。

梁爽爽还是狠狠地扣动扳机。

梁爽的目的是射击孩童腿部等不是要害的部位,不让孩子拉腰间的炸药引线,是想救这个孩子的生命。

“砰!”

枪响,孩倒。

雪狼愕然之后,怒视着梁爽。

梁爽轻叹一口气,说:“这个小孩是另一颗人弹。”

“什么?这孩童是人弹?”安娜和雪狼同声惊呼出来。

安娜是用本地语说,所以全部当地人都能听懂。

“啊?”

这句话不啻是重磅炸弹爆炸,把所有人都“炸”震惊不已。

这个孩童只有十一二岁啊,是谁把他来当作人弹的?

太残忍了!

太不人道了!

人们用怀疑的眼光盯着梁爽。

安娜就这样简单一喊,就把所有当地人对梁爽的愤恨之情无声无息地转移了,安娜处理问题确实能做都不露声息。

雪狼和安娜都用担忧的眼神瞧着梁爽。

战士们也用担忧的眼神瞧着梁爽。

梁爽镇定自若,对着嚎狼打个手势,嚎狼跳下主席台,从一个战士的手中取过防弹盾牌,缓缓地走近那个孩童。

那个呼痛的孩童望着梁爽,眼中迸射出仇恨的目光,面对无数生死喋血的梁爽竟然心生颤动。

这只是一个孩童啊,哪来这么多的仇恨呢?

连年的战争把小小的孩童变成一个个怪胎,和平是多么珍贵啊。

嚎狼越走越近那个孩童。

孩童原来按住伤口的右手突然抬起想放向腰间。

嚎狼冒着生命危险,如饿虎般扑过去,一只手把孩子抬起的死死手按住,他另一只大手狠狠地把孩子的外衣一撕。

现场一片沉默。

因为孩子的腰间确实缠着炸弹。

当地人对枪声和爆炸声已有一定的免疫力,他们沉默的是这次人弹袭击竟然是妇孺。

谁的错?

梁爽的心刺痛,他也明白,他开枪救下这个孩童后,这个孩童扭曲的心灵和仇恨也很难抹平的。

他射击孩童的都不是重要部位,也没有击中孩童的骨头,孩童伤好之后,如果引导不当,也继续会踏上战斗的道路。

一切都惊心动魄,这块未及开垦的肥肉已被十几年的内战中榨干了油水,但贪婪的目光仍没有离开这干瘪的肉丁。这个虚伪的世界终于露出他狰狞的真面目,战争的痕迹刻在每个人的脸上。

急救包每个队员都要随身携带,梁爽一挥手,两个防暴队员马上冲上前,手脚麻利地为孩子捆绑伤口,止血,简单上药。

然后一个队员抱起小孩冲向军车,军车有必要急救药品,边为小孩打点滴,呼叫直升机运送医务人员前来支援。

清理现场和救助伤员继续进行,民众可能对此司空见惯,一会儿就神色如常。

并不是说这里的民众心硬如铁,无论怎样,他们还要努力地生存下去,如果总是生活在痛苦的追忆中,在这个战乱的国度还能生存下去吗?

一切如过眼云烟,如阳光的下的水滴,很快会消失的无踪无影。相信在联合国的强力介入下,这里终究会艳阳高照。

安娜围绕这次针对她的恐怖袭击事件,慷慨激昂地、抑扬顿挫地发表了一通抨击演说,热情地赞颂了中国维和防暴警察超强的军事素质和浓浓的爱心,承诺把刚才的小孩抚养成人,成为新国家的建设栋梁。承诺尽最大的努力找出幕后真凶,为死难的兄弟姐妹报这个血海深仇。

最后她振臂高呼:“打到恐怖主义,建设安定繁荣新家园。”

下面的民众群情汹涌,都振臂疾呼起来。

这次恐怖袭击成了安娜最好的活教材,恐怕是袭击者所不能意料的。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同一事物,要处在不同的角度考虑,就会得道不同的效果。能善于从不同角度看待问题,处理问题的就是强者。

安娜无疑就是强者。

在回去的路上,雪狼瞟了一眼梁爽,轻声问:“队长,你没事吧?”

雪狼的声音罕有地不再冷冰冰,充满关切之意。

梁爽笑笑,说:“有事我还能坐在车上?”

梁爽解下避弹衣,暗暗咂舌,两个弹头还在他的避弹衣里安睡呢!

如果是普通的避弹衣,不是重型避弹衣,梁爽不死也受重伤,怪不得他的后背现在还隐隐作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