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血溅森林 二十八节[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陈子辉握住对方的手是突然意外,这让老赵头没有防备;就在那一握间,一股暗力从对方身体无意的涌了出来;这让子辉非常惊讶;“这是一双什么人手?这是普通人买菜送水的手吗?不是,绝对不是。”

陈子辉不是简单的抗联战士,他已经在参谋长身体学到很多东西,他也是一个精练的指挥员。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这个普通的赵老头是个很不简单的人物,他在伪装下突然的失误,或许是因为他的大意;赵老头一看陈子辉在握手的那一瞬的表情紧张了一下,也似乎感觉到自己在这一瞬间出了自己不该出的错,语气里夹杂一丝惊慌转变话题方向;他抽回手说道:“陈子辉同志辛苦了,还有孙明你不是说今天你们县城的地下党全部都会来吗?”

“赵老头,你不知道。我临时接到任务接陈子辉同志他们,临时通知你说过我们今天会一起集合在这里;因为时间紧急我还没有时间再去通知其他同志;”孙明接过话来,说明了一下赵老头询问的事情。

“全体地下党,特别行动队;”听完赵老头的问话,孙明的回答;陈子辉马上从自己一进县城就有的那种危险感觉中意识到了问题。“这个赵老头绝对不是我们的同志,也不是帮助我们抗日的人民,他应该是日本鬼子里。最少也应该是个伪装成好人的汉奸;”

小顺子突然快速的闪进屋子,附在陈子辉说道:“队长,外面出现很多神秘的人物。因为太黑,我没有看清楚。从他们行动神秘来看,应该是鬼子的特务组织:特高科;”

“对了,自己的判断一下得到了证实;”陈子辉继续让小顺子外出潜伏,他现在已经知道赵老头出现的时间里,这里所有的抗联队员和地下党的孙明已经被鬼子包围了;现在看来赵老头真是为鬼子服务的,他们今天的目的是要消灭小分队和潜伏在他们老窝下的的地下党组织。

“这招真的歹毒;”陈子辉内心冷颤了一下;

“赵大叔,来请喝茶。你为我们抗日队伍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全体抗联战士感谢你;”陈子辉端起一杯茶很尊敬的方式送到老赵头前面;“那里,那里;抗日上我们都该做的事情,前些天我还要孙明带我去你们抗联的新营地,我也准备参加抗联用真刀真枪的杀鬼子;”老赵头一边说一边伸手接茶。

高手过招只在分毫,就算你比对方高出很多。在意外的袭击下,你也会招架不住;陈子辉在冷静中看着眼前的老赵头接茶失去警觉的一刹那。右手抽刀,出手,锋利的刀尖紧紧的抵在了老赵头的喉咙上,左手用力一卡一勒。

老赵头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成为别人手里待宰的羔羊,他很后悔为什么自己失去警惕,自己在那里出了纰漏。。。。。。。。;

“老实说,你到底是鬼子什么人?”陈子辉第一句问话就没有给这个老赵头回旋的机会,直接就把话题插向主题,没有象很多人要问的那些: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陈子辉太了解这些鬼子招募人员的情况,眼前这个能欺骗过地下党孙明他们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汉奸,也不是普通的特务。现在控制住他,说不准还能为执行这次任务有巨大的帮助;

陈子辉突然举动着实让地下党孙明傻了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诧异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说道:“子辉,老赵头是我们的人啊。如果有什么误会先放下刀坐下来好好说吧。我知道你们是抗联特别行动队的,很警惕。可他真的是我们需要的人,他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呀,他帮助我们,他也想杀日本鬼子;”陈子辉没有动摇自己潜意识的分析,而且他的分析是有原因的。他在抗联杀敌的功夫上经过参谋长方长清的指导和训练,早已经不是当年文弱书生;就因为刚才和老赵头那一握手,老赵头从身体里发出的那股力不是普通人,也不是经过一般武术训练的人能有的,防不胜防中老赵头就露出马脚。

“说,再不说割断你的喉咙,你可以蒙骗他们,你逃不过我的眼睛;”陈子辉的刀尖狠狠的顶了一下,锋利的刀尖紧紧的扎在肉里一点。

刀尖顶喉,在这样局面下老赵头连眼都没有眨一下;他确实不应该是普通人,也不是一般的对手,他在用眼睛冷冷的看了屋子里的所有人一眼后张嘴说话了:“奉劝你们还是向我大日本皇军投降吧,我保证外面的士兵不会伤害你们;”

“你奶奶的,你狗日的。你把我们欺骗惨了;”“啪”“啪”俩声巨响;地下党孙明可是个标准的东北汉子,现在一听自己曾经非常信任的老赵头口里说去要他们投降鬼子的话,心里的怒火一下就冲了上来。刚才差一点误会了子辉,还为这个自己都没有搞清身份而为鬼子说话的人求情。这还不说,如果今天晚上不是子辉他们到县城,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抗联的这些战士;那就会因为自己的大意牺牲县城里全部的同志,刚刚一听老赵头话一出口,他靠的距离也最近,一句话没说照着老赵头就是狠狠的俩大嘴巴。

这俩嘴巴真是用恨的力,用恨的仇抽的,老赵头嘴角里涌了一股血水出来;

“你们这些劣等的中国人,还有你孙明也是头猪。哈哈哈,那些根本就没有用的情报,就能让你上当;”老赵头吐了口血水,接着说道:“今天我意外的栽在你们手里,我不服;你们这劣等民族怎么可以战胜我天皇武士;孙明,我告诉你我不是你说的我是什么中国人,我是大日本帝国特高科一级谍报员:横又卫;我不象你们那些怕死的中国人,我是帝国军人,我是天皇的勇士;你们现在马上可以杀了我或者马上投降,按照我的身份我能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也可以过上花天酒地的日子。你们那个什么抗联的高级领导李自清投降我大日本帝国后,现在不是天天姑娘陪,顿顿美酒香菜吗;再说了,今天你们不会走出这里;”

“横又卫”就这个看起来外表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老赵头就是让国共俩党那些谍报人员非常头疼,却来无踪去无影的横又卫;这里那些抗联的士兵不知道“横又卫”是什么人物,但孙明知道,因为他自己也是抗联的谍报人员。陈子辉也知道,因为他经常听参谋长很多重要会议上提起这个名字。

“横又卫”这个日本军帝国的高级谍报员从东北开始到华北再回东北的潜伏流窜,就因为他太不起眼的外表和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不知道蒙骗了多少中国人,包括国共俩党的地下谍报员,指挥员;也正是他精确无误的情报让国共俩党多少高级指挥员,多少谍报员死在他的手里。他存在的威胁几乎不能用荣誉来赞美,他是多少谍报员在东北抗战的隐秘战场上首要除掉的对手,今天这个潜伏在中国长达15年之久的,日本特务机关最神秘最重要的特务居然栽在他从内心压根都瞧不起的一个抗联小小行动队长的手里。中国是个佛教渊源的国家,你可以说你不信,但不等于报应不找你!血仇国恨是公平的;横又卫还忘记了中国广为流传的那这句话:你的做恶,不是不惩罚你,是时候没到而已!

陈子辉没有再给自己手里这个作恶多端,血债累累的日本特务再有说话的机会;他知道除掉“横又卫”不亚于除掉投降鬼子做汉奸的李自清政委,就算今天这里的人全部牺牲了也可以抵消这次行动的失误;他紧握匕首的手狠狠向上一顶一拉,“横又卫”这个特高科里的老狐狸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他在最后一刻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这样短暂的消失,消失在他从来都没有看起过的中国人手里;他在最后一刻还睁大双眼努力的想记下结束他生命的年轻的行动队长。

“横又卫”死了,对日本情报机关是深重的打击。“横又卫”死了,抗日的隐秘战场上少了一个让人提心掉胆的对手。这是个意外的大收获,大战果。陈子辉和孙明其实都不知道“横又卫”的死后,日本特务机关在中国横行数十年的骄人战绩一夜土崩瓦解。陈子辉和孙明当时非常决断的处死“横又卫”,挽救了不知道多少带领队伍浴血抗战的高级指挥员,“横又卫”的死远远超过了那高级汉奸的价值。

几天后陈子辉被美丽幽灵在鬼子围击中解救一个人回抗联后,把今天处死“横又卫”的事情原本的讲出的时候,参谋长方长清只说了:你们太伟大了,你们比消灭三五个日本精锐师团的功劳都要大。

。。。。。 。。。。。。

此时的汉奸何五从内心到身体也在经受死亡恐惧的威胁,满头大汗的何五扶着气喘吁吁的惊魂未定的渡恒疯狂的就向森林外面逃命;

“太君,快。我们从这里出去,”

“枪,我的枪”“太君,不要了,我们带一支枪就好了,枪很重呀亲爱的太君,这样跑得快呀;”俩人踩着软软的树叶慌慌跌跌的就往森林外面跑; 对于逃命的人来说时间过得好慢,路变的是那样的漫长;

一向强大而健壮的渡恒没跑多远,精神恐惧和身体上那深深的创伤让他感觉到了逃命的极限:“何五君,我们到前面大树那里休息一下;”

“好的,太君;你今天也喊我何五休息。不管怎么样,我谢谢太君,太君真好,出去了我何五请你喝小花酒,抱花姑娘,我们那样就大大的舒服;”

“何五君;休息半刻,我们就加快速度。我们要要出去,要快要出去;"渡恒不停的说了起来,他太想马上冲出这吓死人的大森林;他和何五都清楚在这片森林里面,根本就没有生的希望;

从来就没有锻炼过的何五一口气跑百来米就累趴下了:“哎,真他妈的累呀;休息就快离开这该死的森林;他妈的长钢,你真把老子害惨了,吓得老子半死;你这个王八蛋呀,还白白让几个卫兵进来送死,哈哈。”何五心里不停骂,他似乎已经想到这次任务失败后,想到长钢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暗暗大笑;他太不喜欢长钢那种标准的日本帝国军人,一点他妈的不开通,死板冰凉时候的总让何五心惊肉跳。

死亡恐惧和累,何五和渡恒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了,俩人不管什么就躺在地上狠狠喘了几口气;他们俩身体旁边还躺着上百只的狼群尸体,早已僵硬的堆在一起;何五胆小,不敢正眼看这些血淋淋的场面,森林就这片是干净柔软一点,选择这里休息也是最好的选择,可现在就是多了这些死狼陪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没有打中过你们的,你们吓得我都是乱看枪;旁边这个杀你们很多弟兄的,你们的死魂要找就找他;阿弥陀佛。。。。;”何五一边念叨,一边闭上眼睛,这次休息就是要养好精神和渡恒一口气跑出这鬼森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