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个不倒翁似的小头像换成衰哥,一闪一闪的。点击出一个大大的对话框。

小印:老大?

小印:在吗?

亚军:在,一直没见你上来,这两天是不是很忙?

小印:4242

亚军:你上网看什么?

小印:小说最近没时间玩游戏,玩也玩单击的。

亚军:呵呵,我一直没玩游戏了,一直在论坛。

小印:玩烦了觉的没意思了,挂啥论坛啊?

亚军:想不起来玩了,铁血。

小印:哦,我也常去。

亚军:我一直在文化区,ID就是这个。

小印:我去军事区。

亚军:呵呵,我只是看军事,不回帖。

小印:正准备区看集结号呢。

亚军:网上有?

小印:去电影院看。

亚军:我还是等吧,嘎嘎。

小印:已经好久没有能让我想去电影院看的电影了。

亚军:也是,我都想不起看电影了。

......


久违了,电影院,都快不记得以前的样子了。去年曾经从门前经过,围了围墙,听说是要重建,从进出工地的大门,可以勉强看见深深的大坑,应该是向地下发展了。

前些日子,看到篇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文章,写的是作者本人在北京看台北新剧团根据曹禺话剧改编的现代京剧《原野》的一段经历。本来,这是个很普通的故事,作者只是将手里富裕的免费得来一张票送给了开出租的北京“的哥”,如果没有这么一位主角,根本没啥写头。让作者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是,出租车师傅是个“发烧级”的音乐迷,钟爱西洋古典乐,‘的哥’师傅说,不仅看过话剧《原野》,也看过谢晋导演的电影,现在想看看改编成京剧是什么样;还细心研究京剧《原野》的分幕式。让作者感慨的是,谢幕时,‘的哥’起立鼓掌,长时间一语不发地站着,“我想起他起立鼓掌时的神情,我不知道他是回忆话剧版、电影版的《原野》,还是在总体地缅怀着过去。”


缅怀过去,也许吧。

说实话,咱都已经忘记了去电影院,或者音乐厅,可能是音像产品太丰富了,可能是广播事业太繁荣了,可能是网络太普及了。

其实,还有个尴尬的原因。七九年,国际指挥大师卡拉扬指挥柏林交响乐团演奏《贝多芬第七交响曲》,在北京体育馆演出,门票才一块钱。后来各种音乐会演出,大多在体育馆,买票的要头天排队。去电影院看场电影或听戏看演出,是稀松平常的事。现在的大城市剧场、音乐厅多了,但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却走不进去了。就象作者写的:“我们当天票的价位是三百八十元人民币,且不是最贵的。这个价位对新加坡的中产阶级观众来说,也是笔不小的负担。”

很多人都和咱一样,已经没有了去剧场的习惯,习惯于在家独自欣赏,只是那气氛,只能凭想象了。也许是象咱朋友说的“已经好久没有能让我想去电影院看的电影了”;也许因为以前看得太多太多,象那俗话“吃伤着了”,咱真的想不起看电影了;也许可以做的事情太多,比如电视,比如上网;也许我的生活习惯改变了,也许咱以没有了激情;也许......

——“虽然热爱艺术的文化基因还在血液中,但进剧场看戏,渐渐成为一件古老而遥远的事情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