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为什么 燃油税始终 无法顺利推行吗?----征收燃油税将取消公路收费 谁急了!!!

黑幕下的收费站:无知??还是无畏?


出来“收”的,迟早都是要“还”的?


日前,一项关于收费公路违规收费的审计结果可以用这8个字来形容:瞠目结舌、触目惊心!——资料,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称,在调查了北京、河北等18省(市)总里程为8.68万公里的收费公路后发现,“16省(市)在100条(段)公路上违规设置收费站158个,截至2005年年底违规收取通行费149亿元;7省(市)提高收费标准,多征收通行费82亿多元;12省(市)的35条经营性公路,由于批准收费期限过长,获取的通行费收入高出投资成本数倍乃至10倍以上,成为‘高价公路’,增加了社会负担”。——很明显,由于精力和时间有限,审计署所能审计到的范围还是非常有限的,发现的问题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如果能全部审计到的话,问题恐怕要超乎想象。


“此路是我开”!公路收费,问题多多


黑啊!


在收费公路遍地的今天,过路就要缴费,人们已经成了“习惯”,现在私家车流行,谁出去玩一趟跑下来不要个百八十元的过路过桥费的?如果是正常收费倒也罢了,尤其是那种集资修建的收费公路。但这些横亘在条条交通大道上的不少收费站被别有用心地人为异化成为了“挣钱机器”,它们好比人们血管中的毒瘤,严重影响了社会机体的和谐发展。那么,收费站到底有多少“油水”呢?从某省的交通厅长甚至动了去当收费员的念头一事上还不能看出来吗?李审计长说的是统计数字,我们再来看几个具体实例:


北京到石家庄某路段的几处收费站的收费员以向过路司机交付假通行发票的方式,贪污过桥费几十万元。该案件共发现竟然有26名收费站工作人员涉案,而销售这些假发票的陈某共卖掉假通行发票3百多本,得赃款33万元。


“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蓟县某收费站上至站长,下至班长,手中均握有大车“通行权”,车辆不履行正常缴费手续,按月向保护人提供“月供”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就能轻松通过收费站。一个班长工资仅1200,但实际“月薪”远远过万。其站长就更厉害了,自己手中握有一百余辆大车的“通行权”,这些车每月只需缴费最低500元/辆即可通行,当然这些“巨资”都落入了站长他自己的腰包,估计其“年薪”超过60万!完全是金领啊!


辽宁某地一条收费公路,在大车通行时可以由牵驴人收费介绍当作“熟脸车”过关,收费员“免费放行”后再与牵驴人按四六比例提成。据说,经过这种“介绍”后的大车,往往只需付出规定缴费额的50%甚至更低。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贷款仅1.3亿元修建的公路经营收费6年后还欠银行1.1亿元,照目前的还款速度,1.1亿元的欠款要再等33年后才能还完,而当初测算的收费期限也就是6年。而这还是在省公路管理局两三个月就要例检,市公路管理处每月例检,收费站三至五天就会自查一次的情况下发生的。


最近,四川绵阳一收费站也全军覆没,原因是在短时间内卖假发票,贪污大量公款……


不说了,否则就太不摩登了,总之,过重的收费已经让民众不堪重负了,而这种“黑吃白”的做法更是雪上加霜。有报告指出,中国的通行费占人均GDP的比例已经位居世界首位,而美国只有不到0.3%,我国的比率竟然是美国的6倍多!


不能审了就算了,而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些年来,国家在审计方面发现了不少问题,但在具体的处理方面结果就不那么理想了。那么,既然收费公路有这么多问题,一定是需要解决的。这可以从两方面着手,其一,对于已经发现的问题要一查到底,绝不能姑息养奸,用法律来进行威慑。另外,还可以对现有收费公路系统进行整改,尽量剔除其中的不合理、不合法收费因素,从而还路于民。其二,对于收费公路的新增规模要进行严格的控制,同时增大财政资金的投入力度,在总量上尽量提升非收费公路的比例,这样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减少收费公路出现问题的比例。


其实,公路之所以被成为公路,就应该是属于公共产品中的一部分,是应该主要由政府进行投资的,比如美国早在1956年就通过了《联邦资助公路法案》,确立州际高速公路投资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按照9:1的比例出资,不让逐利性资金介入。我国虽然在公路建设方面存在资金不足的问题,是需要多方面筹集资金,但并不能因此就本末倒置,变成了从属地位。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财政的充实,还要进一步减少集资兴建公路的比例,直至取消,这样才能减少我国交通的运行成本,防止对公共利益的损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