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观察:伊朗战争为何屡次触而未发

2007年似乎注定就是“伊朗战争”年。多次事先张扬的“伊朗战争”即将爆发的预言未能实现,但直至岁末人们还在念念不忘地问:美国会不会马上发动“伊朗战争”?即便是美国情报部门12月3日明确说明伊朗早在4年前就已停止“核武器研究计划”,但美国总统布什仍坚持,伊朗仍然危险,不能排除对伊朗发动战争的可能。

在美国情报部门发布伊朗核问题报告后,有分析认为,报告“严重损害了一直宣扬伊朗威胁论的布什政府的信誉”,布什政府发动一场伊朗战争的理由在可预见的未来将不复存在。

然而,布什总统似乎已认定他要发动这个既定的“伊朗战争”。布什12月4日声称,伊朗仍然想要学会如何提炼浓缩铀,如果伊朗找到能够用于秘密研制核武器计划的这类知识,一定会对全世界安全构成威胁。布什这句话道出了很多玄机,最为直接的一点是,“伊朗战争”阴云仍在。

“伊朗战争”理由仍存

美国政府发动战争,是需要通过战争的手段来解决某个或某些通过其他手段难以解决的政治问题。这就是美国官员多次强调的:战争是最后的选择。

那么,美国人需要在伊朗解决什么问题?虽然人们在不断谈论伊朗核问题,而事实上伊朗核问题只是美国与伊朗关系的一个表象问题,并不是美国和伊朗对峙的直接问题,更不能是“伊朗战争”的直接理由。美国人不断强调的是,伊朗在试图发展核武器,威胁着世界安全。布什4日讲话也再一次明确表明,布什政府关心的并不是伊朗的核问题,而是所谓的伊朗威胁问题。

在伊拉克问题上,从1991年的海湾战争到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虽然有着不同的借口和理由,但对于美国政府来说,非常明确的一点是要推翻“对美国利益有危险的”伊拉克萨达姆政府。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国未能通过军事手段将萨达姆推翻,但经过10多年的酝酿准备,美国终于在2003年解决了这一问题。改变伊拉克政权的颜色是美国政府的真正目的。

而在伊朗,美国需要解决的并不是伊朗是否发展核计划,是否研制核武器问题——美国一直默许、纵容、甚至帮助一些国家研发核武器。美国对于伊朗的真正担忧是,伊朗这样一个在意识形态上与美国背道而驰的国家,一旦拥有核武器是否会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威胁。既然美国认定伊朗会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危险,那么美国政府就必须着手解决这一问题。与同伊拉克问题一样,清除危险是美国在伊朗问题上的根本。有了对伊朗现政权的基本认识,美国在解决伊朗问题上可以寻找各种借口。

美国情报部门的报告称,伊朗4年前就已经终止核武器研制计划,而且迄今可能也没有重启核武器项目,即使伊朗重新启动核武项目,也要到2015年才有可能制造第一枚原子弹。这一报告似乎消除了布什发动战争的借口,但同时却从反面认定了伊朗现政府拥有核武计划,伊朗的领导人曾试图制造核武器,只不过经过与欧盟的谈判停止了。

正如布什所说,只要伊朗人有研制核武器的想法和计划,他们随时可以重启这一计划,那么伊朗仍然对美国的利益构成威胁。这种理由比当年萨达姆入侵科威特而引发海湾战争的理由,要有说服力多了。

开战条件成熟了吗

2007年,世界媒体多次爆料“伊朗战争”即将爆发,甚至某个具体的日子都说得清清楚楚,但最终白宫那里没有动静,伊朗那边也没有传出爆炸声。美国政府要发动一场战争,除了需要一个响当当的理由外,还需要一个相对适宜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

目前,美国大量军队仍然陷于伊拉克的泥潭之中;美国国内反战的呼声十分强烈;美国即将面临政府改选,两届将满的布什政府不得不面临离开白宫;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石油和军火两大集团是否已经感到需要发动一场战争?现在是否适宜发动一场战争?毕竟当今的伊朗与2003年的伊拉克有着天然的差别,这些是美国不可忽视的问题。

伊朗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而当年的伊拉克是一个事实上分裂多年的国家。1991年海湾战争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国在伊拉克南北设立了所谓禁飞区,其结果导致伊拉克北纬36度以北的库尔德人实现自治,南部北纬32度以南的什叶派阿拉伯人也实现了半自治状态。从政治和军事上来说,萨达姆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之前实际上控制的仅是北纬32度和36度之间的狭窄区域,其中还包括西部广阔的沙漠地带。而伊朗不仅不存在国土分裂问题,长期以来还一直处于统一状态,支持西方的反对派和持不同政见者多流落国外,不能对伊朗政权构成直接的威胁。

另一个更为敏感而又现实的问题是,伊朗是一个实行政教合一体制的国家。不像伊拉克由于历史原因,占人口少数的逊尼派阿拉伯人处于统治地位,长期以来什叶派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一直从事反对巴格达政权的斗争,民族矛盾和教派矛盾交织在一起,大大削弱了其国力。伊朗从人口上来说,起主导作用的波斯人和阿塞拜疆人占人口的绝对多数;从教派上来说,什叶派穆斯林占总人口的90%以上。这种民族和教派的分布大大减少了国内的矛盾,使伊朗经常出现面临外敌入侵时搁置内部矛盾一致对外的情况。

而伊朗的政教合一体制使得伊朗政权得到宗教方面的大力支持,宗教势力在政治领域的影响力使得“伊朗战争”有着转为“宗教战争”的危险。

重复伊拉克之道?

回顾从1991年海湾战争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历程,不难看出,伴随着联合国和美国不断加强的政治和经济制裁,伊拉克从一个石油强国走向弱国,走向四分五裂。显然,美国今年来三番五次的军事威胁,不断传出五角大楼拟定“伊朗战争”计划,做好战争准备,所谓“不排除战争手段”,这种“狼来了”的信号无非是为未来的“伊朗战争”进行铺垫。

但美国要发动伊朗战争,必须还要解决几个重要问题:

一、大幅削弱伊朗国力。孤立、制裁伊朗是削弱伊朗综合国力的一把软刀子,20多年来美国单方面的制裁已经阻碍了伊朗的发展,近年来美国推动联合国对伊朗进行制裁,必然能够进一步大幅削弱伊朗的国力,尤其是将伊朗革命卫队等宣布为“恐怖组织”,有助于美国进一步遏制伊朗。

二、扰乱伊朗国内稳定。伊朗目前的政权基本上是稳定的,虽然伊朗政坛之中长期以来存在派别之争,美国也曾经寄希望于某个派别来搅乱伊朗政坛的基础,但为了发动战争,最终推翻伊朗现政权,美国仍需要进一步激化伊朗内部矛盾,甚至推动伊朗国内历史上已存在的民族、教派矛盾,以使伊朗陷入四分五裂的状况。

三、寻找最低损失之路。伊朗毕竟扼守世界能源的咽喉霍尔木兹海峡,如果在伊朗战争爆发之前控制这个石油通道,确保美国乃至世界能源供应不受太大影响,确保世界经济不受重挫,必然是美国所需要考虑的问题。

可以预见,2007年未结的“伊朗战争”大戏在2008年仍将继续进行。尽管美国情报已经确认伊朗已停止核武研发计划,但美国仍将继续推动国际社会对伊朗实施更严厉的制裁,并将不断制造“伊朗战争即将爆发”之类的新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