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结号--向你敬礼[剧情介绍]

冯小刚,一个贺岁档期不会缺少的名字。从很多年前的《天生胆小》《永失我爱》到人人基本都会背上几句台词的《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一声叹息》《大腕》《手机》《天下无贼》到毁誉参半的《夜宴》。冯氏风格一直再艰难的改变。一路走来,也有风雨也有晴。葛优也从小骗子到大贼王再到了一代帝王,冯氏的特有幽默也在冷峻的嘲笑着这个只生野草的枯萎的世界。当冯氏战争《集结号》的号声吹响,我们看到的一个熟悉的但是不一样的冯小刚。他依然是在用戏谑的痞气的语气讲故事,讲一个悲壮的惨烈的故事。让你哭不得笑不得。不一样的是,他更为磅礴和大气的手笔,让你能屏住呼吸。

最近一直在给票房做贡献,我只能说目前为止的2007年,最不后悔的票房就是《集结号》。这里面有个喜欢的元素,惨烈悲壮的豪迈。当摄像机的镜头从惨白到灰白再到灰黄最后回归到彩色的时候,一个铮铮的男儿就活在你心里了,尽管他的眼睛已经几近看不到了,他的耳朵几近听不到了,但他眉角的上报告诉你,他是个汉子。

我不怎么喜欢战争片。打打杀杀的冷兵器时代,简单的重复容易让我疲惫。再大的制作和阵容都无法掩盖住那些刀枪的沉闷。所以,我不想从战争的角度去说什么,对于枪械我一无所以对于各类型的大炮我也没有意思感情。从来没觉得枪会有多性感。今天,我们只说人情世故。在《集结号》刚开始炒作之时,我以为又会是《甲方乙方》那样一部荒诞剧,后来传说在釜山哭倒了无数的人,扬言只赚票房不赚眼泪的片子,决定静心等待。在这个真正的男人比大熊猫还珍贵的年月,无数女人拜倒在许三多的牛仔裤下后,谷子地和他的中原野战军中二师139团三营九连的弟兄们告诉你什么是铮铮的汉子,蛮性霸气的汉子。

战争:

1948年的中国,内乱,国共两军对垒,打的不可开交。战争,战争充斥着中国的土地,伤痕累累的土地。谷子地带着他的弟兄们奋战着,在一场不重要的战役中辅导员死了,被敌人炸成了两半,面对投降的俘虏,他大声喊着:拿起你们的枪,拒绝投降!开枪杀了俘虏并掠夺了他们。可是,去了的终究不会回来。这一仗,原本71人九连伤亡惨重,焦大朋说还剩下46颗脑袋。谷子地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禁闭。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他认识了王金存。一个是识字识堵了的年轻人。一上战场就sui了。谷子地告诉他:头顶子弹擦着飞,裤裆钻着手榴弹,就是神仙,他也得sui。

后来的所有故事都起源一句军命: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不惜一切代价,在河南岸坚守阵地,不管几点钟以集结号为令,随时准备撤退。刘泽水给了他弹药和装备。但是没给人。他身边也只有吹号的小梁子的。谷子地要了王金存,反正崩了也是崩了,不如死在战场上。王金存成了代理指导员。九连,共47颗脑袋。战役再次打响。刘泽水告诉谷子地:听不到集结号,就算只剩下一个人,你也得给我挺着。说着,给了他一条烟。台词是平时抠门的最多给半包,这次怎么这么大方。前台才是什么呢?呵呵。。。

军令如山。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对峙。敌我差距太大了。看着密密麻麻的敌军匍匐着,脊梁骨直冒冷气。谷子地告诉王金存:如果害怕就大声喊,管用!塞给他一把枪就冲了出去。死亡的减法在迅速蔓延,36,15,9… 那一个个年轻的生活的面孔就那么没有了。吕宽沟为了给连长一块表死了,姜茂才和坦克同归于尽了,焦大朋在临死前为了给九连留个种说自己听到了集结号。被炸弹炸伤了耳朵的谷子地愣住了,他问弟兄们听到了没。说我没听见吹号,什么也没听见,我不能下撤退的命令。对不起弟兄们。把我兄弟抬窑里去,在他边上给我留个空儿。听见集结号的可以走,我不拦着,我没听见我留下,能动的跟我把炸药集中起来。一个倔强的决定,兄弟们还是都留了下来。最sui的王金存也留下来了。

终于,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生还。

死了,全死了。

冬天,惨白惨白的积雪就那么堆着,和着献血,别样的灿烂。颗粒感的镜头,晃动的人影,惨白或者灰黄的色彩,没有温度,年轻战士的脸映着太阳,别样的壮烈。

后来知道制作是请的韩国的,怪不得风格和气质都像极了《太极旗飘扬》,只是陈旧的色彩更为浓烈一些,战火下的惨烈更为弥漫一些。镜头的快速游走间不会忽略细节的扩大,某个炸飞的手掌,某个坚毅的眼神下的怯懦,某个嘴角的怀疑,某个寂静街道下颤抖的枪声。

二斗

战斗终于结束了,谷子地出现在一个医院里,莫名其妙成了战俘,首先是他无法解释身上那身敌军的衣服,其次无法证实他的身份。他拒绝一个战俘的待遇。曾经的英雄,血气方刚的汉子此时却多少显得有些无助了。

“谁干过炮兵?都是爷们利索点!”

“我!”

谷子地再次回到了战场,他不再是一个连长,而是一个末等兵。年轻的二斗吃烧饼的样子像极了焦大朋。谷子地满脸溺爱的笑了。谷子地加入了抗美援朝的大军,成了二斗的兵。

二斗踩了地雷。谷子地沉着的给他排雷。不停的说:兄弟你别动的。美军坦克。别动,成不成就看这身皮了。靠着什么“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米斯达“等一类胡扯蛋,美军在一句GoodLuck中走了。

好了,把脚拔出来。慢点

炸我缺一条腿,炸你可就全没了

那边大炮响不响,我根本就听不到。那集结号堵着我耳朵,没完没了的吹。就他妈的我没听见。没了就没了,就见着我那47个弟兄了。

勇者无畏。

赫然间想起来谷子地跟王金存说过的一句话:你知道狗为什么咬人么?因为人一害怕身上就会发出一种味儿,狗就专门咬那么种人。只要你不害怕,子弹见着你都得绕着飞。

谷子地还是没有死,只是弹皮进了脑袋,眼睛几乎看不到了。

从此,二斗成了谷子地日后故事里浓墨重彩的一笔。

500斤小米

复原回家,镜头终于开始有了色彩。不再沉闷如迷。

烈士700斤小米,失踪200斤小米。

“我男人叫王金存。”一个柔柔的怯生生的声音。一个屏住呼吸的瞬间。

以为战争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原来死去的46个弟兄还没有消停。谷子地要为他们找回属于他们的500斤小米。

曾经的战场今儿早就成了煤场,黑压压一片片的煤山看不到一点血腥。那46具骨骸只是安静的躺在某个角落。曾经用来保命的钢盔今天已经成了矿工的夜壶,曾经的那些破窑洞今天也无迹可寻。在烈士林,谷子地跟孙桂琴把钢盔挂在了一个个幕排上,谷子地说:爹妈都是给了名儿的今儿怎么就都成了没名字的孩儿了。

二斗执意把他的档案转到了自己部队所在的地方,并和孙桂琴结婚了。

阳光开始越来越明媚了

文革

还是说不清楚那件敌军衣服的故事,谷子地操了,拿起板凳就砸

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给兄弟们正名。

桂琴告诉他二斗给他找到了部队,他不断的说着千万别坑我

大悲之后的大喜,怎还能容忍一丝的欺骗或者失望呢?

二斗帮他找到了小梁子,小梁子告诉他他从来就没有吹过集结号。他们在前线牵制了太多的敌军,如果让他们撤了大部队就没法转移了,所以,他们成了堵枪眼的。泽水也已经死了。差不多的死法,说广播通知撤退信息,可是广播被炸毁了,泽水选择跟谷子地一样战斗到最后。泽水可以安静的躺在烈士陵园,可是他的47个弟兄明明都是烈士如今去成了失踪。谁他妈的能给他们正名呢?

可是尸体究竟在哪儿

他发疯了一样的挖着煤山,他呼唤着兄弟们出来透透气。

一天. 两天…他不知道时间的挖着。知道孙桂琴的再次出现。手里多了一个东西

《关于追认中元野战军独立二师139团三营九连牺牲人员为革命烈士的通知》

脆生生的女声在起伏的煤山中回荡,黄纸在燃烧。谷子地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生者为和而生?为了维护那些在浩大的战争中消失的卑微生命。历史不会记住他们,但是我们自己得记住他们。那些微弱的灵魂才是战争之所以胜利的精髓。那些北方大地上的汉子,血染红了军装了的汉子,他们需要被认同。不仅仅是一个名号的问题。

最后的记忆

谷子地在努力的把尸体往窑里抬,王金存在认真的做记录,他已经没有了腿,眼镜片上血污蒙蒙。

谷子地说一会我冲上去你就拉这根绳,说什么也不能让弟兄们的尸体落在敌人手里。

合上本子,他认真的问谷子地:我没跟你丢人吧。

“下辈子还做兄弟吧”

大吼一声就冲了出去。小钢炮嘎吱嘎吱的响

王金存平静的拉了导线,火光冲天。

。。。 。。。

集结号

茫茫的白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